如果有人问我去过的凤凰古城美吗我会回答,只要是旧日时光的一定会顷刻销魂的,只要是挣扎的笑容毫无疑问是星光灿烂的,也毫无疑问每一步每一个回眸都会引爆艳遇且待惊心的。

就像所有的绝色美女,当你靠近她都会发现雕凿的痕迹,所有的凤凰古城们当你走进她的敏感地带你会发觉,原来古城和女人一样,或曰:女人就是古城。

当一个女人成为商品,无论她多美只能是商业美,当一座古城的每个微笑都充满杀机,这样的微笑再放荡再迷人也只是有价小碟,而真女人和纯古城应该是无价的,一如毕加索疯狂的画面和达利青面獠牙的梦境。

这还是沈从文笔下神秘多情的《边城》吗,这么些老破屋里还存有那些沉鱼落雁的故事吗,这些扑面而来滾烫的眼神中还能囊括老男人沉静的脚步和夺命的呼号吗。

越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话历来是自闭且有语病而且很老土的,就像说越是女处越风情千里,越是井底之蛙越能风华绝唱,女人的味道是一天天打磨一眼眼挖掘一回回抚摸而成的,小城的千古风情是一个个素怀春秋大梦的才子佳人们偷情绽放缓缓而就的。

感觉老外很久不来凤凰古城了,就像老酒葫芦好久不敢问津处女了,就像外星人已经很多年不向地球美人求婚了。

就像一个女人首先要手洗干净,一个古城不能太脏太乱太差,即便像赛金花这样的绝色美人,即便如凤凰这一类千古名城。

2015/08-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