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苏共对于马克思之异化,犹如太平天国对于基督教之异化。

上午,当我正躺在床上看《灰丫》时,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这实在是相当严肃的指控。如果苏共尚存,大概会告我诽谤吧。搞不好还会被送到集中营,扣上个反革命反共,挖社会主义墙脚之类的大帽子。

后脚跟的扭伤依旧没好,连带着左脚跟跟膝盖也开始痛了。在床上躺了一上午,一如往日般百无聊赖。如果要说收获,也并非没有,至少这几天小说看了不少。罗森的几个大部头,竹叶青的情色三部曲。想想自己还真的是有够低俗,没办法,谁叫自己活在这个低俗的世界呢。

2.

新疆又出了事情,官方报道一个接一个。是的,他们已经成功掌握了舆论。事情真相如何,谁说的清,谁又想说清呢。只要有“正确”就好。

这个国家一直处于某种迷雾的笼罩下。特别是在藏区和新疆这迷雾更显浓厚。总有一天这迷雾会驱散吧,在人们发现“问题”之后。

“表面是明白无误的假象,下面是高深莫测的真理”,愈发喜爱这句话,简直是对这片土地和活在这片土地的人们的最好批注。

3.

卡马乔终于下了。

他们说中国足球是官方权威最低,新闻自由度最高的领域。身为一个中国球迷的幸福在于,你不仅可以享受足球带来的快乐和痛苦,还可以对中国社会一窥究竟。

为什么自己还是感受不到幸福呢,一个纯粹的看客怎么会有自己的感情呢,再怎样也还是个提线的木偶啊。

4.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想起来了,昨天我做了一个梦,自己竟然去了投票站投票,一个很像优布特留尼西特的家伙正在为他所在的党派争取支持,说些什么听不清,声音却好听的很。中共的威权政府垮台了,曾经漂泊海外的民主斗士和身陷囹圄的异见人士都光鲜亮丽的登上了舞台的中央。他们像人们描述一个又一个美丽的“中国梦”,号召人们从中共的愚民统治中醒来,听他们的话,跟他们的脚步走。

一个实在是遥远的很但又令人害怕的梦呢。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