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梦

By

8月 6, 2014

梦,从生理学心理学上来讲,是人们夜晚睡眠过程中大脑皮层里部份脑细胞继续活跃激发出的联想及潛意识感应。梦多指非现实的一种睡眠中心理境象。白天睡眠中做的梦叫白日梦,因其少见故意指不可实现的东西。

人们述说的梦千奇百怪、多种多样,有的兑现凶兆,有的预感愉悦欢欣事物,大致呈现出美梦、好梦与噩梦、坏梦和无聊杂乱梦等之分。由于人的梦境变幻无穷,市井人自然好奇地把梦与复杂万象祸福吉凶的市俗生活结合,两千年前中国就有了《周公解梦》等书及民问算命先生的推断。

有的人有没被污染破坏的自然天眼——第六感觉预感能力,能在白天或夜晚睡眠中提前感知末来时间内将会发生的事情,而且多次灵验实现,笔者即有此预感能力并多次验证,所以非常相信这一需要玄学等科学学科研究的现象。

另有一种梦则是人们把自己对生活人生的美好愿望、理想作为遥远的梦想,希望通过努力能梦想成真,成为现实。

古今中外有多少人带着众多的梦想却难以实现。这与主客观因素有必然的关系。
在封建专制社会,有平民百姓希望并梦想生活美好,更有皇帝也爱梦想江山永固、寿命长生不老。

那些有利于天下的好梦、美梦通过人们的努力应当实现,也受到世人的欢迎;而那些帝王私天下苛政黎民百姓之坏梦、噩梦则受到世人的天怒人怨、人神共愤!
春秋末期战国初期的秦国是七国中最弱小的国家。秦王和变法者商鞅为了实现强国梦,果敢实行一糸列有利于发展生产力激励人们积极性的改革,结果成为强国兼并六国,完成统一的中国。但秦朝专制制度暴虐无道、苛政人民,残酷地压迫剥削百姓父母,让民不聊生。违反了历史的进步性,秦皇欲子孙万代传承江山的梦想在其死后很快就被广泛的农民起义怒潮所推翻。秦始皇身前求仙丹欲长生不老的梦想因违反自然规律也难以实现。

一百年前,临近腐朽没落的大清帝国晚期,清王朝保守势力阻碍镇压能强壮王朝国力顺应时代潮流的戊戌变法君主立宪制改革,令人民绝望,进而由民主共和之父孙中山、黄兴等人领导的民主革命成功埋葬了统治中国近三百年的专制制度。大清帝国梦也破灭了。

七十年前的希特勒可渭狂妄致极、不可一世,他欲用暴力征服世界的梦想也因种族主义、极权独裁专制、侵犯人权失道寡助而归于失败。被民主正义力量战胜。
列宁、斯大林在苏联的社会主义极权专制统治和人权灾难也让共产主义理想和超级大国梦归于失败,东欧社会主义一党独裁专制也在三十年前分崩离析,转型走上民主人权法治的正确轨道。

而五十年前的公平正义符合人权解放历史进步潮流的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奴隶主和奴隶的儿子平等地坐在一起,互为兄弟朋友;……却成为众人乐意共同奋斗的目标而实现!

当今中国和一百年前的清王朝末期很多相似,由于不以是非标准和十三亿人民的最大利益为首要,而是迟迟不愿推行政治体制改革,法治虚化、人权侵害泛滥、贪腐猖獗、环境严重污染、民生困艰、口水民主、冤案问题矛盾堆积如山,“三个代表”梦成了空对空;“和谐”梦也被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冲突化;现在又提出个“中国梦“让人感觉玄幻、空虚。其所谓中国梦也即想在现遭人唾弃的体制不改前题下要发展强大,成为数一或数二的大国强国、从而更加巩固一党既得利益集团私天下红色江山反民主专制万年长之痴人梦呓。只有顺天应人、顺乎民意和世界民主浪潮、确实尊重并保障人权、依法治国制党管吏、把人民利益置于一党私利之上、开放党禁报禁、司法独立、新闻自由、人民军队国有化,转变成维护人民民主人权法治的民主国防军,平反昭雪89“六四等冤假错案,才能羸得民心,凝聚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力量,实现大陆与台湾的民主和平统一,创建多党竞选公仆管家一一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这样的梦才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美梦好梦並必然梦想成真实现。反之:继续抱残守缺,拒不政改,不停打压民主派、反对派,知错不改,顽固坚持一党专制、继续腐败侵犯公民权利,朽木不可雕、病入膏盲、不可救药,象萨达姆、卡扎菲、巴沙儿学习对抗人民民主人权法治,这种梦就只能是白日梦、坏梦、黄梁噩梦。

但愿“中国梦”是广大人民群众心愿向往能够实现的民主梦人权梦自由梦法治梦富裕梦幸福美梦。而非专制梦奴役梦贪腐梦红楼梦镇压梦断肠梦恶梦恐吓梦。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