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若我来到张家界,我会当即感怀:

天工巧夺人渺渺,
钟灵造化意烧烧,
踏破凌绝咫尺见,
仙风无处不飘飘。

那年个年代本人营养不良太过年少,一读到李杜诗章便顶礼膜拜,一见到名山大川就叩拜再三,一想到美女的胳膊身不由己的脸红心跳既而连夜焚香叩拜不止。

20年前若游张家界,我也会提笔破题:

风景凝固成酒
凌乱的画面
梦里的
那一节
撕破

那可是藐视一切的年代,将一切伟大的梦想踩在脚下烂在泥里把所有顽固的信念打碎了再缝合再打碎再再缝合直至破釜沉舟万劫不复。人世间有多少名山大川就有多少回噩梦,大地上有多少种美色世间就有多少邪恶的种子,中国的历史有多长我们的心就多沉重,我们的长城有多长中华民族的内心就有多少扭曲,以往的诗词曲赋有多美我们的未来诗情就多平庸。

假若十年后我再来张家界,我将口吐莲花迎风飞舞,或将点燃无边的雪茄,徐徐袅袅……

2015-08-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