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疑还没有达到小康之家的水准,可偶尔也有几种零食放在家里的时候。妻和我都没有锁的概念,不几天,便发现那好吃的东西被三、四岁的儿子及小友扫荡一空,剩下的便属于价廉物不美的一类,且存在的时间意外地长久。尔后消失,大概也只是妻和我的成绩。

于是我要说儿子你多么幸福:生活在今天的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意愿,选择你自己的食物以及玩具……没有人会苛责你,你是自由的。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便有些心伤,有些泪意了:我曾经为几枚花生、两勺儿砂糖、一个苹果、一颗梨被十几年叫做小贼,为三个姑姑和一个姊姊穿过的前襟和领被鼻涕和唾液浆硬穿着很难受该我继续着穿而不愿穿扔进地窖的花的夹袄被发现被打得呼天抢地也不行而被十几年叫做小贼的缘故。是的,我吃了那几枚花生,那两勺儿砂糖,那一个苹果,那一颗梨,可谁知道谁又不该知道我是因为饿,谁能苛求一个饥饿的孩子面对食物的诱惑的行为!时代的小贼:谁错也不是你自己的错。是的,我把那夹袄扔进了地窖。可谁知道我是因为它是花的夹袄是女孩们穿过又穿过的花的夹袄在学校里男女孩子们都会跳脚拍手嘻嘻哈哈嘲笑又嘲笑,我害羞我爱美谁知道谁不该知道?

时代的小贼:谁错也不是你自己的错!

我是时代的小贼,时代的!历史无情地证明着:谁错也不会是你自己的错。还没有人来,没有人会来为一个他们无意的愚蠢和有意的狡诈伤害过那么长久的幼小灵魂表示歉意、忏悔,代之而行的是我们儿子们的率性与自由。

活着与发展都是人生天赋的权利。当我们不再为活着而冒犯谁们的时候,你或许有了轻轻述说你的心境于人,静静书写你的思想于纸张的欲望。无意的愚蠢和有意的狡诈判你以时代的小贼,我们就应当明明白白:我们这些时代的小贼,谁错也不是我们自己的错!

没有人来,没有人会来为他们无意的愚蠢和有意的狡诈表示歉意、忏悔,代之而行的是我们儿子们率性的述说与自由的书写。

时代的小贼,请为自己辩护:谁的错也不是你自己的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