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家里就听说丽江容易艳遇,走在路上听说张家界处处有艳遇,还没到凤凰古城就听说凤凰一步一艳遇,其实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在中国所谓风流小城的所谓佳人,恰原来全他妈活脱脱隶属某某旗下的商业企图。

如果一个小镇的风流可以卖钱,这样的风流早不是一般意义上小打小闹的小小风流,这样的风流款让五百年前的秦淮八艳望尘莫及,让一百年前的八大胡同叹为观止,让当年的老上海百乐门自叹不如。在今天魔都大上海即便新天地激情挥霍荷尔蒙,但人家明码标价决不赊账。决不像那些个某江某界某个古镇的整日里高呼艳遇,上海的红粉佳人可以有偿约炮,但她们从不轻言艳遇。

分明是色相勾搭,但却美其名曰爱情,分明是货币交媾,但却美其名曰艳遇,分明是肉体含香,但却美其名曰贞洁立其碑为牌坊。

曾有加拿大某老外走遍华夏大地欲寻一处女情定终生,三个月后终于在上海的一家外企被他找到貌美如花的东方美女处,当闺蜜们问起她如何在一夜间神奇的变回处女,她的回答让沉睡千年的上官婉儿从此不敢写诗:5000人民币成就个处女膜修复——现代医学的一个无惊无险的常规小手术。

据说三十年前大上海的最高卖处百万人民币成交,后来这可怜的处价竟一路走低,当上处指数跌破十万有人惊呼这是前所未有的钢铁大底,当我们的处指破万有人大声嫉呼无法如何不能再跌了,再跌下去要出人命的,当我们的神圣处指开始破千,人们突然发觉这世上最不值钱的就是处指,这可是十八年沉睡的荒芫,当年北大荒靠的是烈焰当空的红色理想,那么现在,谁还愿意劳命伤财的替人破处,没到头来竟成冤大头的一个,枉为他人作嫁衣。

当外星人不再娶地球美人为妻,当西方男人再来中国寻找女处,当我们多情的的游客不再去凤凰古城开发艳遇,我们还想干什么,我们还能干什么?

2015-08-17——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