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的副主席政治局常委的汪东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82152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我得到消息后,第一反应是,他娘的,100岁,我若也能活到100岁就好了。第二个反应是,他娘的,下地狱后见到毛主席,一定会被骂个狗血喷头。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见汪东兴被毛主席骂得一佛出不了世二佛升不了天。

汪东兴死后,魂魄忽忽悠悠飘飘荡荡去了长安大街。那里正忙着为大阅兵捯饬些花坛啊观礼台啊。我好奇,便追了过去,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汪东兴在长安大街上转了三圈,停在原地不动。

我担心起来:“东兴同志,有啥话找毛主席说去,别干扰我大阅兵。明天起纪念堂关门,你赶紧的。”

汪东兴闻言,犹豫了一会,向毛主席纪念堂飘去。

毛主席似乎早就闻到了汪东兴的气息,水晶棺材噼里啪啦作响,很是吓人。汪东兴一进去便赶紧跪下,一言不发,等候老主人训斥。

水晶棺盖慢慢浮起,整个纪念堂顿时寒风习习鬼哭狼嚎声此起彼伏。长安街路灯点亮之时,汪东兴已经跪了足足七个时辰了。忽然,一股黑烟升腾起来,伸手不见五指。待黑雾散去,毛泽东遗体已不见踪迹。汪东兴虽吓得四肢乱颤,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汪东兴,你这老逼样的,还有脸来见我。”毛泽东的声音陡然从四面八方响起,似有千钧力道,把汪东兴震得腾空翻滚三周后仰面朝天重重摔落在硬邦邦凉飕飕的大理石地面上,顿时惨兮兮七窍血流不止。

汪东兴咬紧牙关一声不哼,倒是有点男子汉气概。

纪念堂瞻仰厅里,阴风不停地转着圈,用寒冷鞭打着昔日的中央警卫团头领,毛泽东的侍卫长汪东兴。

汪东兴缓过气来,咬着牙喊道:“毛主席,您在世时,我汪东兴绝无二心。您离开后,我要做一次我自己。即便是押错了,也无缘无悔。”

毛主席恶狠狠的声音又响起来:“我离开?我何曾离开过?我的遗嘱,你为何不按照我的遗嘱执行?”

汪东兴竭力为自己辩解:“江青她容不下我,主席。您在遗嘱里写得明白,让我和张玉凤进入政治局,可是她告诉远新,等她当上党主席,立刻把我和张玉凤踢出政治局。”

毛主席:“口说无凭。”

汪东兴:“苍天在上。您可以去问远新。”

毛主席沉默了。

汪东兴冷得簌簌发抖。

毛主席又开了口:“那你也不能替邓贼做嫁衣裳啊!”

汪东兴大喊:“是华国锋无能。若他来硬的顶着扛着,邓贼起不来。”

毛主席的声音,愤怒中带着悲伤:“一局好棋,被你们下臭了。”

我冷笑出声。

“谁?”毛主席怒问。

“我,习近平。”我坦然道。

“你来干什么?”

我娓娓道来:“江青犯错在先,汪东兴华国锋为了自保铤而走险违背了您老人家的遗愿。华国锋是个软蛋,把一手好牌打坏了。他原本大权独揽,又有汪东兴陈锡联支持,想拿谁就可以拿谁。毛主席,晚辈斗胆多说一句,您的遗嘱,生前干脆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公布,结果可能就大不同了。”

汪东兴不同意:“没有用的,江青照样会违背主席,把我和张玉凤踢出去的。”

“啊”毛主席大吼着,声波直愣愣把我震晕死过去。

待醒来却是南柯一梦。

我想,如果我是汪东兴,该如何面对。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