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孟轲说了:“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不耐见儒家那一套,而且非孝。世道不好,说话难,必须解释一下:非孝,不是煽动殴打父母——正如批评政府不是煽动颠覆。家人之间应是爱,是亲情,道德挂帅只会培养伪君子伪孝子。说到孟子,有诗为证:

《诗论孟子》
夫子名轲是吾邻,继往开来亚圣人,
舍我其谁口气大,何必曰利必曰仁。
民贵君轻画大饼,不屈不移作顺臣,
后世盛产伪君子,信以为真有愚民。

跑题了呢。看人家相亲节目有才艺展示,就展示一下下,打油诗,不成敬意,嘻嘻。那个,自鸣得意的,傲娇的真本领,就不展示了,字里行间都透着呢。

总之,徵婚不是为了啥子无后为大,但也不是主张丁克,只是讨厌老古董的调调,不是讨厌小宝宝哦,超喜欢小宝宝的。

说到徵婚,绕不开两句话:大丈夫患志之不立,何患无妻。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第一句,我志已立,似乎该患无妻了。第二句么,这个,咳,这婚就不能徵了。纠结ing……好在先总统蒋公迎娶宋美龄女士时说过,得此贤妻,更助于事业。吾意遂决。

介绍自己先。

话说西元1978年,这世界,我来了。北方内地小县城长大,幼时看两本儿童画:《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自以为学得了造反精神和火眼金睛。此外无话。什么自幼读经史就不提了,中国的经史,非出类拔萃之人不可读,否则一读就变白痴,幸亏我没读懂。汗。

然后上学,上班,乏善可陈。傲娇的是从初中起就不受班主任待见,直到师专毕业。Yeah!班主任这种奇葩,充分证明了中国大陆的学校就是衙门。不受它耐见,傲娇的不行。

说着就到重点了:在县城初中教了两年书,网上玩玩论坛,认识了几个朋友,走上了当反贼的羊肠小道。耶稣说的么,要走小路,进窄门。2002年夏天,和朋友一起一竿子扎到洛阳,做工人状况调查去了。然后就忙着网上四方论战,线上线下结交朋友,全国各地流窜,约见,详谈。但由于宗旨是“秘密结社,武装起义”,所以不大张旗鼓,以点对点为主。

到了2005年春天,一看人也不少了,天也不早了,鸡也不叫了,狗也不咬了,和葛竞天、万里等朋友一合计,中,建党吧。于是我起草了章程,纲领,画了个丑丑的党旗。还写了本《民主之路》小册子作内部教材。其实想叫《民主革命论》来着,太大气,没敢用,低调么。我提着一包打印的《民主之路》手册,全国各地跑着分发了一圈,乐呵呵的预备秋天集会正式建党了。拟定的名称是“中国大陆民主阵线”,简称“中山党”,就是标明了学习孙中山革命党模式。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誓死推翻邪恶统治,推翻邪恶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

2005年5月10号,南通,刚全国跑完,正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呢,被山东国保纠集南通警察给抓了,借口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当时他们自称是公交部下发的案子,仿佛表功请赏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似的。今年出狱后才知是周永康批的案子。周某人已被朝廷定性是坏人了,他进去,我出来,报应不爽。按说朝廷该给我平反哟,朝廷钦定的坏人抓的我,不证明我是好人么?

其实这事灰常单纯,上层杀鸡骇猴,底层邀功请赏,都往大发了整,我被诛心……他们历来如此不顾百姓死活。

审问期间,我冒充仗义,说承担一切后果。本来么,主要的事我都掺和了,又貌似总联络员,不抓我抓谁?

看守所关了将近一年之后,2006年春天才开庭。朋友们帮我请了律师,帮我作无罪辩护。开庭号称公开审理,但旁听席位被国保和公检法全部占据,只有律师和我父母能进,亲戚朋友一个都进不来!那时候朝廷就开始玩这阴招了。

我当庭自我辩护如下:“我的动机是,要民主不要专制,要自由不要压迫,要平等不要特权”,“中国必须民主,民主必须革命”。“我这只不过是一个设想,并未构成现实,无钱无枪,拿啥颠覆?况且并未有组党,连个游行示威也没有,连个传单也没发.何‘罪’之有呢?”“在你们的法庭之上,还有个更高的法庭,那是历史的法庭,人民的法庭!在那里,我们还不定谁审判谁呢!”结果,他们无耻地取消了我的最后陈述,不让说话了。

当时为我辩护的是北京京湃律所的张成茂律师,他为我作无罪辩护之后,对法庭说:“济宁是孔孟之乡,文明之区,希望你们的判决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毫无悬念的,我入狱了。山东省监狱,前身是内战时关押国军官兵的战俘营.

入狱以后,受了点迫害。狱警为了要工作成绩,为了它的“监管秩序”,可不就拿犯人开刀么!我“罪名”颠覆国家政权,收拾我更突显狱警工作能力。体罚,虐待,殴打,侵夺财物以外,更悍然剥夺我探视权四年半之久!当时有朋友质问监狱凭啥不许父母探视,监狱答:“他的态度非常傲慢。”真特么讲理!

坐牢,无一丝怨悔。只有一件事痛心疾首:我父亲长期不能探视,心疼,气愤,焦虑,愁苦,竟于2013年春节后撒手人寰……此仇不共戴天!直到2014年6月份我才惊闻噩耗,终日痛哭,悲伤难抑……

今年除夕前夜,我在狱中梦见父亲,心恸欲绝,当即醒来写了如下几句话:

《声声慢 除夕前夜梦先父》

梦回五更,泪湿双鬓,吾父音容宛然。觉来何处重觅,霁色温颜?今世不复见矣,炎凉向谁问暖寒?恸欲绝,归去何太急,不享天年!

梦里似幻也真,诲我以明德,身教言传。执笔哽咽,望极夜色如磐。而今年近四旬,十年炼狱鬓将残。天欲晓,永忆吾父志弥坚。

因我父亲去世,国内外朋友们激于义愤,或打电话或亲自登门,质问当局,直接导致监狱再也没敢对我下手!我在狱中就对此心知肚明,对朋友们感激不尽。当然,朋友们一直对我十分关注,关心,但我父亲去世,却直接引发了大家的极大愤慨。一想到父亲去世后仍然如此保护我,不禁泪如雨下。就此刻,写这些字的当儿,我的眼泪又来了。

对不起,徵婚咋说也是喜事,不说这惹泪的了。整点搞笑的缓冲则个。

出狱时,官府出动了反恐车,拉了一车武装特警,如临大敌。一反八点半以后才放人的常规,早上六点,狱警都还没上班,犯人都还没起床,就把我送出监狱大门了。为啥?防止朋友们去接我!万一去了,就武力驱散!这不是搞笑是啥子?杀人放火黑社会出狱都许人接,我不行,这特么唱得哪一出!

出狱以后,受到朋友们的欢迎和慰问,或亲来我家,或电话致意。我备受感动,备受鼓舞。只是这些年关心我的朋友太多,我出狱三个多月了,仍未能完全适应社会,只知道其中很少一部分朋友,借此机会,对大家表示衷心感谢.

本人当前情况如下:今年5月9日出狱,现居家调整适应,家住山东省邹城市岗山街道,有水泥房数间居住,院内三棵大树,可蔽风雨烈日。附有本人靓照数张,有点帅,但不是极品帅哥,抱歉,嘻嘻。喜欢运动,平日都有健身。有爱心,养着热带鱼(这个算吧?)。K歌原版歌神……啧啧,优点真系数不完。此段请结合照片阅读理解。

rzyzh1

rzyzh2

rzyzh3

rzyzh4

rzyzh5

rzyzh6

自我介绍虽然是老实交代,但略有春秋笔法,貌似除了骂骂朝廷没别的不良嗜好。缺点错误都没写。为啥?隐私权么!不是没有缺点,只是一般人我不告诉她。如有愿与我接触的女士,我当然不会隐瞒,偏不公开嚷嚷。嗯……先透露一点,我不饮酒,只抽烟,为了将来的女友一声令下好戒烟,以示臣服之心。不许笑,往下看。

先父已故,尚有老母在。我的母亲六十岁了,因我出狱,心情大好,连高血压都好了,明显是长寿之象,赞美耶苏基督。整天价催我找媳妇,好给我看孩子。我这么有主见的人,当然不会受此影响,徵婚一事,纯属巧合。你懂的。

目前,我还在休养适应,毕竟十年文字狱,又不是智商极高,总得有个过程。现在并不主张暴力革命,好教朋友们放心。在狱中总结了个民主宪政六项主张:多党制,军队国家化,三权分立,地方自治,全民直选,充分民权,正在写书《民主的制度》详为阐述。本书核心理念是“一个国家的社会面貌,完全是由她的政治制度决定的。民主制度的用意,就是人民要像专制帝王严防奸臣篡位夺权一样,严格监督、控制政府。要防贼一样防政府,稍不留神,政府就会竭力摆脱人民掌控,反过头来欺压人民。人民需要政府,好比驾着猛虎拉车,极其危险,实属万不得已。”对懂民主的人来说,这都是简单常识,我的目的是用比较好玩的方式写出来,没准能让人觉得有趣味呢?如果枯燥乏味,人家根本就不看么!头两天电脑故障,草稿丢失了!没关系,再写,胸中自有法术在么.看,书还没有,先打广告了,善哉,善哉。

徵婚条件:谈得来,人不笨。情投意合,互相敬爱。年龄不限,未成年不行。外貌五官端正就好,喜欢运动健身尤佳。必须是女性哦。

这个广告,讲自己太多,风花雪月罗曼司几乎木有。不是有剑胆无琴心,更不是不看重女士,更更不是把婚恋附庸于事业,只不过这广告是面向未知的人,并未有特定的一位女士,似不宜于深谈细腻感情——虽然我的情书感人至深,情深款款,但显然不到时候。介绍自己多,则是为了开诚佈公,童叟无欺,如假包换。两块钱,您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嘻嘻。

最后,附送狱中所作《狱中诗笺》最得意的一首:《水龙吟》

天下几个英雄?大钩须用五十犗。任家公子,巨缁抛下,风高浪阔。不爱鲈鱼,要钓鹏鲲,雄奇伟烈。挥万丈长锋,斩取鳌足,砥柱立,擎天阙.

当年秦皇汉祖,逐鹿中原云烟过.何足道哉?王朝更代,民权微弱。黄巢何事?冲天壮气,枉称雄傑。知否天下势,主权在民,终须振作!

本广告长期有效。截止日期另行通知。有意者请加我微信BladeFrank,或电报BladeFrank。请注明徵婚两字。也可拔打电话(+86)13695378964。静候佳音呢。

任自元
2015.08.15

《公民议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