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文章中,我就曾经提出过“谁是习近平的爸爸”的命题.我的看法是:生理上讲,习近平当然是习仲勋的儿子,但是要是仅仅因为血缘的原因,就期待一个儿子会受到其思想开明的父亲的影响,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心理上讲,习近平以及其为首的一代“红二代”,集体的精神父亲是毛泽东.而习近平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越来越呈现出模仿毛泽东的迹象。

习学毛最像是“好大喜功”

关于毛泽东这个人,很多人作出过评价,我个人最欣赏的,就是一九五七年毛发动所谓“整风运动”之后,当时的民主党派代表人物,担任教育部长的张奚若提出的“十六字诀”。一九五七年五月,在一次党外人士座谈会上,张奚若在发言中指毛泽东“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否定过去,迷信将来”。曾经代表民主党派与毛泽东中共长期合作和互动的张奚若,这十六个字对毛泽东政治性格的描述,可说是生动准确.毛却对这个评价耿耿于怀,日后发起“反右运动”,把民主党派和知识份子一网打尽,在一九五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召开的第十四次最高国务会议上,还特别提到这十六字评价,表达他内心的不满.不过这倒也反过来证明,这十六个字的评价连毛泽东自己都被打动了,可见总结之精准。

今天,如果我们拿张奚若评价毛泽东的这十六个字:“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否定过去,迷信将来”,来对照习近平的所作所为,你就不能不承认,习确实是亦步亦趋地模仿毛泽东的性格,已经开始具备其政治性格的部分特点.其中学得最像的,就是“好大喜功”这一条.我们知道,毛泽东夺取天下之后,对于经济发展,多次提出不切实际的口号和目标,例如“大跃进”、“超英赶美”以及一九五九年的钢产量要翻番等等。而习近平一上台,就画了一张大饼,叫做“中国梦”;然后就是一系列完全是好大喜功的行为,从“一带一路”到亚投行,从每次出访都大笔撒钱到“顶层设计”这样的提法,无不带着浮夸.“好大喜功”更明显的表现,就是建立“京津冀”超级城市的构想。在这个构想下,这个新的巨大城市将有超过一点三亿人口。

历史用近乎闹剧的方式在重複

此外,上海,南京,苏州,杭州合成的“长三角”超级城市和广州,深圳,珠海合成的“珠三角”超级城市的规划,也已经获得中央的批准。所谓的城镇化进程,原本应当是扎扎实实地解决进程农民工的社会福利等问题,实现“人的城镇化”,在习近平的“经济新常态”下,成了建设超级大城市为主的庞大工程。不难想像,付出的成本之高也是不遑多让的。这个大饼能不能烘成,我们还不知道,但是习近平治国的“好大喜功”在此已经清晰呈现.

“十六字评价”除了“好大喜功”之外,“急功近利”这一条习近平是否学到了位,还有待观察;而“否定过去”则是发挥得淋漓尽致。试想,江泽民到胡锦涛时代的中央领导集体,从周永康到令计划,从徐才厚到郭伯雄,统统成了坏人,个个判了重刑,这种对前朝的政治清洗,岂止是“否定”二字可比,根本就是“追杀”;而“迷信将来”这四个字就更不用说了,还有什么比“中国梦”的提法更迷信将来的吗?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否定过去,迷信将来”。张奚若完全想不到,他当年对毛泽东下的这十六个字的评语,现在完全在习近平身上借屍还魂了。历史,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用一种近乎闹剧的方式在重複.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