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论方志恒等学者在新著《香港革新论》中倡议「港式双首长制」令我很兴奋,后又看到假才子和郑司律的回应文章,更加相信港人已经跳出框框,为未来政制大胆构想。

我与香港地下党我在2003年8月的一篇文章《建议香港地下共产党公开化——致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的一封公开信》中,曾提出过类似的构想。 (刊于拙著『我与香港地下党』p.172, p180)文中的提议如下:

「······地下工委书记及全体委员们,应勇敢站出来面向全港民众,宣示你们的存在,并为过去隐瞒『党』情道歉,争取大家对你们的谅解,也应为你们领导的特区政府所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向全港市民道歉。」

「······我建议,在新的政制下,从地下站出来的工委书记将作为『祖国的代表』宣示主权的象征,但不涉港府具体事务······这是类似君主立宪的安排······承担『英女皇』般的职位,特显了祖国的一制,即象征式地如目前中国一样,每一个组织和机构都由一个党委书记来领导······」

「另一方面,经由全民普选而当选的特首,则自行组织新一届的行政会议,推行各项政府工作。」

「因为有你们这样一个地下太上皇的存在,香港的回归不是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所谓一国两制只是一个骗局,你们让大家都上当了······把地下的请上地面来,大家明枪明刀地过招,增加透明度,公平地竞争······如此,一国中的两制也就公平地在香港共存了。」

当时,我一面写一面笑自己在写天方夜谭,谁会相信,只会让人嘲笑,但不知怎样我还是写了出来。想不到十多年后果然有人提出难以置信的「港式双首长制」,只是立意各有不同罢了。

方志恒等学者的「港式双首长制」是主张行政长官及政务司司长分别担任「地区首长」及「政府首长」角色分权共治。我的构想主要是面对中共,当时中共已经蠢蠢欲动,使出二十三条立法招式进攻港人的底线,而以失败告终。令我惊觉香港如要长治久安,必须承认中共的存在。他们正利用地下形态,神不知鬼不觉地作恶,把他们请上地面,供奉于一个位置上,成为超然领袖,「可以是一位代表中央主权但不管事的元首」(假才子语)作为一国的代表负责礼仪方面的工作。把他们纳入香港建制之内,立例规管其言行,让他们公开透明地被监察很重要,于是便想到「英女皇」,像加拿大有一个代表英女皇的总督一样。

不过,无论是我的「英女皇」,还是方志恒等人的「双首长」,或是黄毓民的「修宪」,黄之锋的「替代纲领」都要经过修改基本法的程序才能实行,目前来说一切只是纸上谈兵,没有现实作用,也不可能有具体推动实践的步骤。但这并非表示无所作为,笔者认为要实践这些改革,始于立法会选举。只要能够发动广大的民主派选民用票来行动,为民主派议员争取到过半数议席甚或三分之二议席,一切的改革议案方可有机会实现。

争取真普选未见成功,许多人表示失望,有无力感。但其实只要有足够的议席,立法会仍然是另一个角力的场所,是一切改革的可能,是我们的希望。议会斗争,街头斗争及建设公民社会在地抗争,三者都是相辅相承,互助互补,不可存废。建设公民社会在地抗争是议会斗争及街头斗争的基础,为两种斗争提供资源,提供选票,现在许多先觉的港人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希望学者们,学生们明白,只要有足够的议席,一切改革是可以在立法会内完成的。

2015年8月24日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