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一个人阅兵,觉得形单影只,不足以显示天朝神威。既然红花要绿叶衬,到哪里去找绿叶呢?于是,中国头一次慷慨大方地向全天下发出英雄帖。然而,民主国家的首脑不会前来为习近平的军国主义行为背书,宣布接受邀请的客人大都是跟习近平狼狈为奸的独裁国家的小丑。意大利《共和报》分析指出,参与北京阅兵与否,将世界划分为两大阵营,一方以中国与俄罗斯为首,一方是亲华盛顿的美欧、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个阵营泾渭分明。国际媒体报道最多的习近平的客人,是因反人道罪行受到国际刑事法庭通缉的苏丹总统巴希尔。习近平的第一号配角,无疑就是巴希尔。巴希尔的出现,让更多西方媒体报道这起被刻意冷落的大阅兵,对于习近平而言,是不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呢?

巴希尔9月1日,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因反人道罪行受到国际刑事法庭通缉的苏丹总统巴希尔握手言欢。

弗朗茨-史蒂芬•加迪在《耀武扬威的国家爱阅兵》一文中指出,欧洲对阅兵式的影响体现在当今亚洲国家阅兵式的行进方式上,士兵的步伐通常是由普鲁士正步(Stechschritt)演变而来。这种正步在中国、俄罗斯和朝鲜尤为流行。“参加过阅兵式的人都无法否认,踏着军乐节拍、以完全一致的步伐前行时,产生的那种激动人心却麻木头脑的感觉,以及士兵与观众之间建立的让人陶醉的诡异联系。”于是,除了有检阅之权的独裁者之外,士兵和观众都成了哈罗德•罗森堡所说的「独立思想的羊群」。

习近平在阅兵式上的讲话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词语就是“和平”,这一点跟希特勒一模一样:对于独裁者来说,“和平”的真实涵义必然是“战争”。因为,和平的标志,是鲜花,而不是坦克;和平的保障,是每一个能够独立思考和表达的个体,而不是像乌云一样压过来的人体方阵。正如弗朗茨-史蒂芬•加迪所论:“尽管阅兵式非常诱人,给人造成有力的视觉冲击,但它体现的却是军国主义,这种危险的事几乎是所有主权国家的核心。英语的「parade」一词源于拉丁语「parare」,意为准备。纵观历史,「阅兵式」(military parade)都是在帮助公民准备面对战争。”

习近平一个人阅兵,觉得形单影只,不足以显示天朝神威。既然红花要绿叶衬,到哪里去找绿叶呢?于是,中国头一次慷慨大方地向全天下发出英雄帖。然而,民主国家的首脑不会前来为习近平的军国主义行为背书,宣布接受邀请的客人大都是跟习近平狼狈为奸的独裁国家的小丑。意大利《共和报》分析指出,参与北京阅兵与否,将世界划分为两大阵营,一方以中国与俄罗斯为首,一方是亲华盛顿的美欧、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个阵营泾渭分明。

习近平当然是这场阅兵的男主角,那么第一号的配角是谁呢?是站在他左手边的江泽民、胡锦涛、李鹏等前朝元老吗?当然不是。江泽民精神萎顿、行将就木,胡锦涛双手发抖、疑似患上帕金森症,李鹏据说是打了强心针才能站立得住。这几名老贼挣扎着站在一边,只是为了向世人显示他们还没有被“打倒”,他们的子女也不会成为反腐的目标。即便他们的大内总管、虾兵蟹将已纷纷落网,但至少他们本人和他们的家族还是安全的。当然,在习近平眼中,这些老贼已经是“无害”和“无能”之人,再也不能垂帘听政、指指点点了。

那么,这场阅兵的第一配角,是站在习近平右手边的俄罗斯总统普丁吗?普丁的阅兵和习近平的阅兵都遭到西方之杯葛,他们选择抱团取暖,自在情理之中,世人见怪不怪,成不了大新闻。是惟一一个欧洲民主国家的元首捷克总统泽曼吗?在习近平眼中,这个国家或许太小了。而且,已故的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生前是最挺中国的“国家敌人”刘晓波的人,即便泽曼前来“负荆请罪”,也不会让捷克占据重要位置。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南韩总统朴槿惠这个两个韩国人吗?联合国秘书长这一“世界首席公务员”以及韩国这个东亚重要的民主国家的民选总统前来参加阅兵,似乎是习近平这次最大的收获。但是,在当年韩战的战场上,韩国可是中国势不两立的敌人。如今,两个韩国人来参加阅兵,也只是出于韩国本身强烈的民族主义以及与中国的经济利益的考虑,其内心深处未必将中国当作值得信赖的盟友。更何况,朴槿惠虽是民选总统,却是独裁者朴正熙(同时也是日本殖民时代的日军军官)的女儿,她的这一身份对于抗日这个主题未必能增色多少。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埃及军政权总统塞西、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缅甸总统登盛、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北韩劳动党书记崔龙海等人,个个都是臭名昭著的独裁者或帮凶,就更是等而下之、上不得台面了。

谁也想象不到,国际媒体报道最多的习近平的客人,是因反人道罪行受到国际刑事法庭通缉的苏丹总统巴希尔。习近平的第一号配角,无疑就是巴希尔。巴希尔的出现,让更多西方媒体报道这起被刻意冷落的大阅兵,对于习近平而言,是不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呢?

据“人权观察”组织指出,巴希尔早该被送到海牙受审,他不应被任何国家奉为座上宾。由于苏丹政府军在该国西部达尔富尔地区长年犯下杀人、强暴及其他重大国际罪行,国际刑事法院已对巴希尔发出两项逮捕令,其一是二零零九年的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其二是二零一零年的种族灭绝罪。前述逮捕令的法源出自二零零五年的联合国决议案,联合国那年将达尔富尔案件移送国际刑事法庭。当年安理会表决时,中国投了弃权票。而联合国这项决议则要求所有各国合作,协助国际刑事法院调查巴希尔一案。

从此以后,巴希尔只到访那些非国际刑事法庭成员国。中国并不是国际刑事法庭签约国,巴希尔无需担心在中国旅行期间遭到逮捕的问题,更何况,这一次他是习近平的贵宾?然而,国际媒体批评说,北京邀请巴希尔出席纪念二战结束七十周年阅兵式,不但有损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信誉,更显得讽刺、漠视国际正义。

不过,习近平从不在乎国际媒体的批评,“我行我素”一向是独裁者的“英雄本色”,用四川谚语来说就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巴希尔在达尔富尔地区实施的屠杀,跟日本军队在中国实施的屠杀,本质上是一样的。习近平将巴希尔安置在天安门城楼上,难道不正表明习近平认同巴希尔的暴行吗?或者说,巴希尔身上有吸引习近平的地方,那就是残暴与专横。他们彼此成为对方的一面镜子,“对镜黏黄花,相看两不厌”。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