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觉醒来
整个世界开始扭曲成厚厚的硬壳
黎明的光线如剔骨的刀
让我软弱

一面圆满的镜子
过于自洁,总让我无法触摸
时光里一只小小的蜗牛
拖着常常人生的黏液走过

我被残缺的自己划伤
在一个幽暗哭泣莫名的角落
我知道唯有祢永不改变
把我破碎又把我缠裹

2015年9月9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