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九日起,中国大陆发生几起值得全球关注的事,尤其是股灾、抓律师和在浙江等地加快拆除十字架。七月九日凌晨三时,女律师王宇一家三口分别被绑架和失踪。当天,上任才十七天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进驻国务院证监会,会同国务院十多个部门排查近期恶意买空卖空股票与股指的线索。几天后,孟庆丰带队直奔上海,查处一千多家贸易公司“恶意捣乱股市”的行为。此时在浙江等地加快了拆十字架,遭到基督新教徒、天主教信徒的反抗。股灾、抓律师和拆十字架究竟有何关系?中共高层早就定调,美国等西方国家颠覆中共的三大法宝:互联网、宪政和基督教。

  “围剿”律师新信息

  截止八月十四日,自七月九日起被刑拘的北京、天津律师有王宇(女)、周世峰、王全章、黄力群、谢燕益、李和平、实习律师谢远东和李妹云(女)、行政助理刘四新;被刑拘的公民有包龙军(王宇丈夫)、王芳(女)、高月(女)、赵威(女)和胡石根(基督教会长老);另广州律师隋牧青、湖南律师谢阳、广西法学教授、律师陈泰和等分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当地公安机关监视居住或刑拘。

  八月一日,李和平律师的弟弟、北京律师李富春被抓走,现共计十八人被刑拘,其中律师十二人。七月九日前,北京律师刘建军和公民吴淦、瞿岩民以“寻衅滋事罪”被刑拘。至今被约谈、传唤、抄家、失踪的律师和公民已有三百人以上,上海律师斯伟江等被限制出境。

  现除陈泰和被获准见律师,隋牧青、谢阳、谢远东、高月等亲属收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但不准律师会见外,其他被羁押律师、公民的亲属均未收到任何被强制措施的通知。

  浙江大拆十字架

  自二○一二年十一月,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主政后,浙江等地就开始拆毁教堂和十字架。二○一四年以来,浙江当局在中共中央统战部等部门的授意下,以基督教中国化为名、以所谓“三拆一改”为幌子,以《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为依据,大肆拆除浙江全境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堂顶的十字架,至今已有一千五百多个十字架被拆,还扬言在今年九月底前,拆完浙江省全境的十字架。但八月十五日前,官方突然放缓了拆十字架的步伐,有传言是习近平在九月访美前作出的姿态。

  今年七月上旬,习近平亲任中央统战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七月十日,浙江省政府民族宗教委员会、省建设厅召开《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的专家评审会议并通过了该《规范》,这就意味着今后所有浙江省教堂十字架只能贴附在教堂外墙的立面内,而绝不能置于教堂的顶部。有了这个规范,七月中旬开始浙江又掀起了大规模强拆十字架的运动,引起全球关注。

  七月五日,浙江省官办的天主教爱国会、浙江省天主教教务会发表公开声明,谴责强拆十字架这一“恶行”。七月二十四日,官办的中国教会部分牧师发布《我们还是为了信仰致中国各地教会关于浙江省强拆教堂、十字架的公开代祷信》。

  七月中旬,温州市平阳教会牧师张崇助发邀请书,邀请全球基督徒前往“围观”十字架被拆,希望能以这样的方式吸引外界关注,令当局有所收敛。

  七月二十三日,温州市泰顺县赵洋村教堂遭强拆,强拆人员带着梯子、手割机、冲击钻等试图拆除教堂十字架,遭到信徒们的坚决抵抗,其中一位老人抱住十字架,以死相拼,强拆人员最终知难而退,当日强拆失败。然而,在七月二十四日晚二十二时三十分至次日凌晨二时三十分,强拆人员每人领了三百元的好处费后,就再次强拆,此时维持秩序的警察溜之大吉,长臂吊车也隐身而去。若不是信徒们的坚守,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很快就被拆除。七月二十六日,浙江省湖州金家兜教会十字架遭拆除。此前,信徒们连续多日轮流守护十字架,但最后寡不敌众,在大批的强拆人员强迫下,十字架失守。

  香港“占中运动”与基督教

  二○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香港市民为争取“真普选”发起的“占中运动”,是由戴耀廷宣布正式启动。“占中三子”其中两人是基督徒,法学教授戴耀廷是虔诚的基督徒,而朱耀明牧师是香港久负盛名的牧师。学生领袖黄之锋也是虔诚的基督徒。香港一些教会也积极参与了“占中”,教堂为“占中”提供了大量的休息点,关怀代祷,发表联合声明等,使这次被称为“雨伞运动”的民主运动有着基督教色彩。“占中运动”开始前,众多的教会及神学院组织论坛和会议,讨论基督徒与“占中”的关系。教会机构出版了《公民抗争与占领中环》等书,收入了多位牧师、神学院教师从神学、社会公义、基督徒使命等多个角度探讨“占中运动”的文章。

  “占中”开始,一些基督教的教牧人员、同工成立了教牧关怀团,以基督徒进入群众中关怀和牧养群羊的心态,为在场的行动者、执法者、围观人群以及在危机中的香港社会祈祷,并为需要的人们提供心灵牧养和辅导。“占中”爆发后,教牧关怀团在众多的抗议现场出现,举行礼拜、探访、代祷、安慰等大量事奉工作。“占中”期间,一些教会对外开放作为市民临时休息、祈祷的场所。“占中”开始后,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等多家神学院宣布罢课,抗议中央政府在香港搞假“普选”。

  对香港教会、神学院和信徒在“占中”中的影响和作用,中共高层是十分清楚的,这就是为何七月以来加快拆十字架的原因。人们称,股灾显现出中国大陆一亿股民的人心向背,也决定着中共政权的稳固;一亿信徒一亿兵,人人都是“十字军”。维权律师其中一半以上是基督徒,他们被中共视为政敌,这或许是今年七月以来引起股灾、抓律师和拆十字架共振的深层原因。

来源:《争鸣》2015年9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