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家 古德明)

九月十六日,《大公报》报道:“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的宝藏,或将重见天日。”中共尊张献忠为“农民起义领袖”,大有“九原可作,斯无愧于典型”的异代相从况味。而张献忠之义,据史书记载,和中共相同者,至少有四点。

第一,中共以杀戮为耕作,张献忠也“嗜杀,一日不杀人,辄悒悒不乐”(《明史》卷三百九)。毛泽东夸言:“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张献忠则看不起唐末流寇首领黄巢:“我比黄巢杀人更多些。”(《明季北畧》卷十九)

第二,中共以残酷为戏谑,例如一九五二年发起五反运动,商店、工厂老板等被迫跳楼自杀者以万计,陈毅时任上海市长,每天都会含笑问下属:“今天又有多少降落伞部队?”文革期间,红卫兵有戏称为“坐喷气式”的酷刑。今天,高智晟、浦志强、滕彪等民权律师,也都受过电击、灌食、烟熏、烫伤、药物注射、摧残生殖器等法外之刑。张献忠的义军,攻占四川之后,同样以暴虐为游戏,例如断人手脚,戏称为“匏奴”;以烈火围炙小儿,称为“贯剧”;此外还有“抽善走之筋,斮(斩)妇人之足,碎人肝以饲马,张人皮以悬市”等义行,川民碧血染河山,后世因称为“蜀碧”(《蜀碧》卷三)。

第三,中共对不顺从的小民,格杀勿论。六四不必说,今天新疆、西藏以“反恐怖主义”为名的镇压,杀疆民藏民不知多少。张献忠的义军,丝毫不比中共逊色,见有川民逐杀其同党,忿然说:“川人尚未尽(杀尽)耶?”于是四出剿民,尸积如山。

第四,中共大小干部,无不金玉满堂。二零一二年,美国彭博资讯和《纽约时报》先后发表调查所得,力证习近平家族有至少三亿七千六百万美元,温家宝家族更有至少二十七亿。去年一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也发表报告,指出习近平、温家宝、邓小平、李鹏等家族,无不藏巨富于海外。这一切,当然都只能算管中窥豹。张献忠也不乏这样的正义之财。他在成都,听说明朝参将杨展率大军来犯,大惧,于是“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展决战,且欲乘势走楚,变姓名,作巨商也”。杨展接到消息,迎击于彭山之江口,火烧其船,张献忠大败,走还成都,金宝多沉江底。今天,中共以“盗掘江口宝藏”罪名,拘捕了二十五个川民;假如那些川民找到的金宝,真是张献忠当年到处抢掠所得,张献忠的宝藏自然就可重见天日。只不知百年之后,中国人能不能够捞回中共历届领袖私藏各地的金宝。

从前,中国人叫张献忠做“流贼”;现在,中共却尊张献忠为“农民起义领袖”,那应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张献忠和中共只有一点不同:他不会自称“正义”,更不会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

来源:苹果日报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