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09242015我读书多,常常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而且不分场合不分季节气候,甚至不分南半球北半球,给读书不多的同志造成心灵不适,为此深表歉意。

记得小时候偶遇毛主席。毛主席他老人家摸着我的头说,听说你小小年纪已经读了很多书,中外古今都有涉猎,真是不简单啊!我低着头摆弄衣角羞答答地回答道,没办法,俺就喜欢读书,爹娘打骂也改不掉这个坏习惯。还记得当时我天真地问毛主席,您老人家都看哪些书?毛主席犹豫着吐了三个字:近平煤。不知是听错还是没听清楚,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书名是《近平煤》的书。可能是与煤炭矿产地质勘探有关的专业书吧。

长大后好读书的习惯一直保持未改。是书陪伴着我从正定县委书记走到国家主席党总书记,是书陪伴着我从工农兵大学生到清华博士,是书陪伴着我从北京中南海到华盛顿白宫。即便这次对美国国事访问,我也是书不离手口不离书,走到哪儿都报一串书名作者名。因为我认为,读书的人,才是有智慧的、有修养的、有自信的、有力量的,和有文化的人。

尤其是当上总书记后,会议不论大会小会,演讲不论美国法国,采访不论纽时新华,会见不论外宾同胞,嘴角难免像清泉像音符流淌着曾经读过的古今中外名著里的经典名句。

如访问美国时,我自然而然会说出美籍作家和他们的名著,如汉密尔顿、约翰·杰伊、和詹姆斯·麦迪逊的《联邦党人文集》,潘恩的《常识》,梭罗的《瓦尔登湖》,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踏上俄罗斯国土,我记忆深处的俄罗斯作家一伙一伙涌现出来,如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等。到了法国巴黎,我曾当场背了一串法国作家的名字,我说“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

有人嘲笑我是在表演相声《背书名》。哪儿呀,我背的是作者名好不好。

中国古代作家名字我也能背一些,什么孔子孟子荀子老子孙子浪子什么的。中国现代作家么,我知道很多,但我的书《习近平论治国理政》出版之后,就很少再读他们的书了。不瞒你们说,写得一般般。包括莫言的书。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