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时代早已告别了中共夺取政权时的那种旧式革命,需要进行的是《零八宪章》所倡导的符合现代文明潮流的宪政革命,这一革命需要我们把自己塑造成具有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治、宪政等基本价值观的现代公民,而不是打江山坐江山的绿林好汉。不管是早先兴起的公民维权运动,还是最近几年崛起的民间维权团队和社运团体,都已经把目光聚拢在自己身上,回归本原,建设好自己,做自己该做的,能做的,做得好的事,这既是对“三民主张”的积极回应,也是中国民主转型往良性有序的方向演进的历史需要。对于中国的民主转型而言,本世纪第二个十年无疑是最为关键的时间段,自2011年至今的5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与以往任何时代不同的中国,这也在客观上要求民间民主力量努力行动起来,不断壮大自身,加快集合速度,从而能够真正引领时代潮流。

最近几天在网络上看到两个分析中国政局走向的座谈会或讲座,一个是海外民运人士搞的“习近平的混乱棋局”座谈会,座谈会的参会人员大多为久居海外的民运人士、异议人士、学者、政治评论家、媒体人士等;另一个是北京天则研究所搞的“政治合法性与中国政治发展”学术论坛,参与讨论的大多为体制内的高层知识分子,有的还来自中国社科院。这两个会虽然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但也有共同的地方,那就是除了个别曾深度介入过中国公民维权运动的维权律师之外,几乎所有人不管是国内的或是海外的与会人士,都把目光聚焦在习李政权身上,而对中国民间社会应如何成长壮大则鲜有提及或语焉不详。

中国正处在由极权统治向民主转型的最后阶段,与世界上任何其他已经经历过民主转型的国家不同,中国的社会转型从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算起,到现在已近二百年,其间历经坎坷与挫折,甚至还出现了大的逆转,比如早在1911年中国就建立了亚洲第一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但几十年过后,竟然被一个极权主义政权替代,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处在这一政权的蹂躏之下。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糟糕的局面,是因为一百年前中华民国的建立不是以价值多元的公民社会为基础,而是以几个推翻清王朝的利益集团的临时结盟为依托,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更多停留在纸面上而没有得以循序渐进地实施,加之苏俄极权主义势力的急骤入侵,历史逆转也就再所难免。

虽然现在我们已能看到宪政民主时代的曙光,但如果我们不能从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中吸取教训,那么重蹈一百年前的覆辙也并非危言耸听。就拿当今的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的民主转型来说,由于那里原先并不存在以普世价值为宗旨的健康多元的强大公民社会,而只有一些由伊斯兰地下宗教团体甚至极端主义教派转型而来的民间组织,导致这些国家虽然在短时间内建立了民主政权,但很快就被国内的教派冲突、民族仇恨乃至恐怖主义所吞噬,有的重燃战火如利比亚,有的重蹈覆辙军人政权重新粉墨登场如埃及,而叙利亚则一直陷入战争的深渊不能自拔,国内民众流离失所,并由此引发震惊世界的难民潮。

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中国的近邻俄罗斯,1991年苏联解休,俄罗斯及其他14个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但由于当年戈尔巴乔夫为了挽救联盟免于覆亡只进行了一些自上而下的改革,而没有民众参与建设公民社会,民间力量非常脆弱,有的加盟共和国甚至根本没有出现过民主运动,导致苏联解体后,独立后的大多数国家仍然是极权或威权体制。象纳扎尔巴耶夫,苏联解体前是苏共的党魁,独立后自1991年至今一直是哈萨克斯坦的独裁者,而俄罗斯的普京,2000年上台后搞起了二人转,国家宪法只是维持他威权统治所需的工具。当然,二十世纪末的民主转型中,也有非常成功的例子,如台湾和韩国,他们之所以成功,就在于由专制政权向民主政权更迭之前,社会转型早已潜移默化地进行,以普世价值为宗旨的健康多元的强大公民社会也逐渐形成,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治,宪政的观念早已为绝大多数民众所接受,并在日常生活之中身体力行,因此民主转型在这些国家就变得自然而然,水到渠成,而且不可逆转。

要想使中国的社会转型能汇于符合现代文明的世界潮流之中,笔者以为形成以普世价值为宗旨的健康多元的强大公民社会,是中国民间力量需要努力奋斗的主要目标,甚至是唯一的目标。

较早提出中国民主转型需要培育强大成熟的公民社会比较完整理论的,是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张祖桦先生于2000年写成《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中国大陆的宪政民主道路》一书,在书中明确提出中国要走向宪政民主道路,实现民主转型,必须先培育公民社会,树立公民意识,积累民主实践,张祖桦先生的新“三民主张”无疑是对民间七九民主墙运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九八组党运动失败后经验教训的总结,是对极权主义严酷环境下如何培养和促进中国民间力量成长的极为有益的探索,十五年来中国民间力量自我完善自我成长的事实,也充分证明张祖桦先生的主张是有说服力的。张祖桦先生还在2002年撰写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兴起》长篇研究报告,详细论述了中国公民社会的产生;中国公民社会的现状;中国公民社会的前景;中国公民社会的意义;中国公民社会的建构。(全文请参见:博讯新闻网(张祖桦文集):http://blog.boxun.com/hero/zzh)

作为对新“三民主张”的积极回应,2003年,中国公民维权运动开始呈现,现在一般把2003年称为中国公民维权元年。而第一个高潮则是2005年7月广州市番禺区窝头镇太石村村民罢免村民委员会的罢免事件。罢免事件因有很多有影响力的人士和学者的参与,大量媒体包括国内媒体的曝光评论与当地政府使用武力而引起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是中国公民维权运动走向成熟的经典案例。这些年来,随着公民维权运动的开展,维权群体的权利意识和尊严意识复苏,公民社会有日益壮大的趋势,各种公民维权团体的自组织不断涌现,而且各种公民团体之间也自发地开始走向联合。

2008年12月,鉴于维权运动已经在中国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民众的公民意识有了很大提高,张祖桦、刘晓波等人又起草并发布了《零八宪章》这一中国的人权宪章和民运政纲,并与国内300多位各界公民一起首批联署,在海内外引起极大反响,迄今已有1万3千多人参加签名联署。《零八宪章》无疑是对当下中国公民运动经验的及时总结,是中国民主转型最终的目的所在,她的发布标志着中国公民维权运动向着一个更高层次的目标在逐渐演进。

在培育公民社会的民间力量中,新公民运动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这一运动是《零八宪章》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张祖桦先生新“三民主张”的积极践行群体。2010年6月,新公民运动的倡导者许志永等人在网络上发出《公民承诺》倡议书,倡议书说:鉴于民主法治已为本时代国民共识,依法治国已写入宪法作为国家基本方略,而损害法治的特权腐败几乎无处不在;鉴于建设、坚持乃至捍卫法治,改造人治文化扭转社会风气缔造法治信仰需理性公民之浩然担当;追求法治正义的中国公民,决心共同恪守良知、责任、民主、法治现代公民理念,维护民权民生,推动良法之治,为民有、民治、民享之现代国家,为公义、仁爱、幸福之公民社会,为中华民族法治文明之未来,愿付出辛劳和代价,成为基石和道路。倡议书提出了多项承诺,这些承诺无疑是一个正常的民主社会公民的行为准则,在极权社会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做公民的事情,学习像公民那样行动而最终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正常意义下的公民。

而在此前后兴起的公民同城聚餐,南方街头运动,教育平权运动,要求中国政府官员财产公示行动,都是《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表述感召下的伟大公民权利运动,这些运动的出现,为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和强大,作出了切实可行的路径探索。

中国的公民运动虽然屡遭打压,其中的代表性人物也大都被现政权投进监狱之内或软禁在家牢之中。但是中国民众争取自由和人权的行动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在残酷的打压中力量越来越大,参与其中的人员成份也越来越广泛。2015年9月13日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成立两周年,在十多名维权律师被抓捕,数百名律师遭打压的大背景下,该服务团发表了一份以《风雨中我们一路同行》为题的声明,回顾2015年7月9日以王宇律师一家三口被无端抓捕为起点,中国警方对中国人权律师展开全国范围的抓捕、抄家和恐吓,并指出中国警方对中国人权律师的残酷打压严重背离了本届中国政府所倡导的依法治国的理念,更是对中国现存的律师制度的严重破坏。声明同时指出会继续关注人权事件,介入人权个案,并敦促中国当局释放被强迫失踪的人权律师及人权捍卫者,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于2013年9月发起成立,它旨在为中国大陆公民提供及时、有效的法律服务,促进大陆的人权发展。中国人权律师团只是人权律师之间基于自由、平等、民主、法治、宪政、人权等基本价值观认同而建立的一种联系与协作,而并非政治结盟。人权律师团的成立,是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公民社会成长过程中一个标志性事件,律师群体是法治社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律师群体中人权律师的大量涌现,正是他们良知的回归和责任感,使命感觉醒的体现,到目前为止,参与人权律师团的律师已达千人之众,人权律师们秉持的价值观正是《零八宪章》所宣示的政治主张的核心内容,也是公民社会价值观的基石所在。

我之所以列举上述种种出现在当今中国大陆的公民运动,是想说明我们这个时代早已告别了中共夺取政权时的那种旧式革命,需要进行的是《零八宪章》所倡导的符合现代文明潮流的宪政革命,这一革命需要我们把自己塑造成具有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治、宪政等基本价值观的现代公民,而不是打江山坐江山的绿林好汉。不管是早先兴起的公民维权运动,还是最近两年崛起的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都已经把目光聚拢在自己身上,回归本原,建设好自己,做自己该做的,能做的,做得好的事,这既是对“三民主张”的积极回应,也是中国民主转型往良性有序的方向演进的历史需要。

中国将要建设的宪政民主国家并非哪一个人或那一部分公民所能独自享有,而是所有中国公民在完全平等的基础上享有权利和义务,行使统治和被统治,因此,公民社会的建设,需要各个阶层的人一起参与,公民没有新旧之分,公民社会也没有敌人朋友之别,公民社会与山头意识,帮派意识,打江山坐江山这些极权主义意识完全不相容。由此我们也可以推断出《零八宪章》“一切具有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的倡导已经成为一种可能,越来越广泛的社会阶层,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包括中国政府官方人士,都有可能参与到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之中,为中国民主转型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对于中国的民主转型而言,本世纪第二个十年无疑是最为关键的时间段,自2011年至今的5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与以往任何时代不同的中国,这也在客观上要求民间民主力量努力行动起来,不断壮大自身,加快集合速度,从而能够真正引领时代潮流。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