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27日(日)

中国民间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香港民主自由不保,中国民主化将异常艰难.

刚来香港时,别人问我香港好不好,我脱口而出:当然好了,因为这里没有地沟油,没有防火墙,没有国保。来这儿快两年了,一边做研究、一边做人权,脚踏两只船。香港在做中国研究方面的优势自不必说:两文三语,资料丰富,学术自由,人才济济,教学相长.

但对於人权工作的优势就更突出。一、没有安全问题,不会被喝茶、被取消会议、被软禁、被失踪、被劳教、被寻衅滋事、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二、没有时差。人权工作有时需要最快的反应,几个小时的延误就可能大大影响营救效果。我在美国开会时,中国抓人了,那边是睡觉时间;等起床了,中国又该睡觉了。三、空间距离近。就隔一条深圳河,从广东省内说来就来了,从其它地方来也不算远.来香港比去欧美省时间、省钱多了。回中国搞调查、搞活动,道理一样。四、基本没有语言障碍.五、言论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集会游行示威自由。搞组织、搞会议、转资金、出版书、举标语、发传单,和中国大陆比起来,简直就算没啥限制。六、国际化。这里有大量的国际性、地区性、地方性的人权组织,有各国领馆,有色彩纷呈的媒体,有数不清的国际会议.七、关心中国人权民主的泛民派和伟大的香港市民。从25年来纪念六四的烛光纪念晚会,从港人对李旺阳、赵连海、刘晓波、高智晟、艾未未等人的呼籲,就可以感受到香港的力量。

但这最后一点,其实是香港人的焦虑.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香港有民主、有自由,不必担心会有什么大的人权问题.其实不然,香港的民主,除了存在“功能组别”、“分组点票”这类变态的东西之外,还被北京当局明里暗里地操控和干涉。香港的自由,已经被蚕食、污染、掺沙子,媒体被中共资本渗透开始变色,明报刘进图被刀砍、新闻工作者多次被暴力袭击却几乎没抓到凶手,王丹、吾尔开希、杨建利等大量民主人士无法来港,一些人权斗士被当作麻烦制造者取消回乡证,杨匡、姚文田等人被判刑,中共操控的“爱”字头流氓团体污染香港自由,几家出版社受到威胁不敢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专制淫威之下,一些记者、学者、社运人士不得不自我审查……。而《白皮书》横着出世,野蛮霸道,什么“全面管制权”之说,基本等於撕毁了《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关於“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规定。这一切的背后,当然是敌视自由民主的北京政权。专制力量今天可以渗透议会、政府、媒体、公司,明天就可能渗透学校、司法、教会,那样的话,香港就离大陆化不远了。“佔领中环”运动就反映了港人深深的危机感。

自由从来都不是一个礼物,而是一个任务。香港人最清楚这一点.纪念六四、七一大游行、反23条大游行、撑伞撑普选大游行、反国教运动、新闻界反暴力游行、法律人黑衣静默游行、622民间公投等等,香港人走上街头不断地呼喊。没有这呼喊,香港就会出现因言获罪的法律、强制洗脑的教材,也许还会有城管、国保、广场舞和红袖箍。

自由繁荣的“东方之珠”必须有高度的自治,香港的命运应该由港人决定。我不反对香港独立。但如果认为港人的自治或独立,可以不观察、不关注、不思考“中国”,那就大错特错了。没有中国大陆的民主化,香港人不可能有真正的普选、真正的自由。我的这个说法,曾被一些人误解。我当然不是说,香港的民主抗争只是大陆民主事业的手段;也不是说,大环境不变的话,香港人的抗争没有意义.香港民主不是什么其他目标的手段,它本身就是香港人的权利。即使香港民主真的不利於什么大陆民主,或者祖国统一,或者经济发展,或者什么民族感情、地缘政治,那也必须争取香港民主。

但香港无法独善其身。即使香港明天宣布独立,北京对香港的强大影响还在,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日常生活。单靠香港也难以中共专制政权。中国民间应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香港民主自由不保,中国民主化将异常艰难.在支持大陆民主和人权方面,香港人长期以来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香港已经开始处在新的危机中,现在到了中国民间社会行动起来,和香港人一起捍卫香港民主自由的时候了。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