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存在,使处在黑夜中的人们见到希望。中国律师仍在黑夜中走着,在恐怖中前行,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直至踏出中国民权的小径,步入法治的明天。

9月13日,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两周年,我和276位成员发表了共同声明。两年前,由江天勇、唐吉田和王成三位律师发起的人权律师团,走过了两年的风雨路。在今年7月9日凌晨,中共发动第一轮全面围剿维权律师行动中,人权律师团276位律师几乎大部份被涉及。9月20日,在习近平访美的前两日,中共领导的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安全部和司法部紧急发布《关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决定》,这是为应对海内外舆论,送给奥巴马的「礼物」。9月19-20日,有43万人参加国家司法考试,或许这也是一种人心向背。

人权律师团276人共同声明

两年前,中国公民社会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压,众多公民因为践行自己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而身陷囹圄。有鉴于此,两年前的今天,多位律师联名发起成立中国人权律师团,为遭遇人权践踏的公民提供法律帮助,捍卫基本人权。其后,全国各地律师陆续声明加入,至今已达276人。

两年来,中国人权律师团以捍卫基本人权为宗旨,关注人权事件,介入人权个案,发表共同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尊重和保障人权,为推进中国法治建设,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而一直努力着;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律师们夙兴夜寐、孜孜不倦地奔赴在祖国各地,以天生良知与血肉之躯阻挡着人权状况的持续恶化,其中,唐荆陵、陈树庆和余文生等多位律师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酷刑、囚禁和审判。

2015年7月9日凌晨,以王宇律师一家三口被无端抓捕为起点,中国警方对中国人权律师展开全国范围的抓捕、抄家和恐吓。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谢阳、刘四新等多位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被警方借口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阻止律师会见,又以指定监视居住的非法强制措施强迫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全国两百多位律师(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遭各地警方约谈、传唤、威胁和恐吓。中国警方对中国人权律师的残酷打压严重背离了本届中国政府所倡导的依法治国的理念,更对中国现存的律师制度造成严重破坏。中国法治尚存的一丝微光也终于被这浓重的黑暗所掩蔽了。

暴力和谎言绝不会让我们的良知屈服,民主和公正永远是我们共同的理念,捍卫人权一直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依法治国是我们心中不灭的梦想——我们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声明如下:

值此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两周年之际,我们共同敦促:

中国警方立即无条件释放被以各种莫须有罪名强迫失踪的人权律师及人权捍卫者,并追究造成此次人权灾难的决策者、实施者及其它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我们共同强调:

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是神圣的、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也是我国宪法所尊重和保障的公民的基本权利;法律的灵魂是对公权力的约束,而不是专政的工具。

我们共同声明:

我们将会继续关注中国的人权法治事件,介入中国的人权个案,为落实「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规定而努力,为捍卫人权而尽职!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15年9月13日

附一: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名单(略) (截至2015年7月5日)
附二、中国人权律师团曾经发布的部分共同声明
1、中国「保障人权」律师服务团成立公告;
2、中国人权律师团关于废除劳教、保障人权的共同声明;
3、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对多名女性权益捍卫者被羁押一事的声明;
4、法律人就《刑法修正案(9)》的法律意见联署;
5、我们终将拥抱自由——中国人权律师团2015年新年献词;
6、呼唤「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春天——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批准《公约》、践行宪政的新年献词;
7、中国人权律师团关于唐吉田等四律师被拘的声明;
8、法律人联名要求国务院修改《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 374条,对国家安全犯罪严格范围;
9、声援失联律师王宇;
10、中国人权律师团评选点评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事件;
11、中国人权律师团评选点评2014年十大人权法治案件;
12、中国人权律师团强烈谴责广州警方迫害刘士辉律师的声明;
13、关于北京益仁平中心3.24被搜查事件的法律人声明;
14、撤销《黑龙江省垦区条例》的联署;
15、中国人权律师团支持香港真普选,要求尽快释放大陆声援公民的共同声明

附三: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介入的人权案件:
1、建三江四律师被酷刑案;
2、郑州十君子被任意羁押案;
3、余文生律师被酷刑案;
4、谢阳律师执业中被殴打案;
5、709律师被非法抓捕强迫失踪案;
6、崔慧律师被通州区法院殴打案;
7、征地拆迁案;
8、基督教信仰案;
9、天主教信仰案;
10、法轮功信仰案;
11、信访人员被侮辱、伤害、任意羁押案。

附四、采访联系电话(略)

为习访美准备召开820全国律师会议

自7月9日,中共在全国打压律师来。四十天后的8月20日,突然召开全国律师工作会议,官调突变。会后二十天的9月9日,习近平的特使孟建柱访美,结束访美仅三天,9月15日上午,习近平主持中央深改组会议,通过了《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等八个《意见》。《意见》刚通过五天的9月20日,在习近平访美的前两天,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安全部、司法部紧急发布了《关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决定》,作为习送给奥巴马的「礼物」,表明中共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决心和诚意。

8月20日至21日,中共突然在北京召开律师工作会议。与以往由司法部单独举办不同,此次会议由中共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和安全部联合召开,六部门的首长均出席,前四个部门的首长在20日上午的讲话,下午便在网上传开。当晚中共所有的宣传机器都公开了四部门一号首长的讲话,要保障律师执业权。

国务委员、公安部长郭声琨从天津港爆炸事故处理的现场赶回北京开会;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北京机场被请回,推迟了对保加利亚的出访。在会议室,300多名参会人员分8排而坐。每排40人,各省级高级法院第一副院长,检察院第一副检察长和公安厅(局)第一副厅局长几乎全部与会,个别无法与会的,由同级其它副职替代。律师工作会,律师代表却很少,全国各地司法行政机关领导、律协领导和律师代表,加起来不超过70名。主办方还第一次请来14位法学教授到场。

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会上讲:「我国律师队伍的主流是好的,是一支党和人民可以信赖的队伍。」 在7月9日打压、抓捕律师的前线总指挥、公安部长郭声琨在会上表态:「要大力推进执法制度改革,依法充分保障律师接受委托、案件知情、会见通信、提出意见等执业权的落实」。

最高检察长曹建明在会上强调,认真听取律师的辩护意见,认真履行对其他执法司法机关妨害律师依法执业的法律监督,更好地保障和促进律师依法执业。最高法院周强院长,在会上事无巨细依次点到律师的知情权、阅卷权、庭前会见权、发表意见和质证、辩论意见以及发问权利,以及出庭律师的人身安全。曹建明则列出资料,称2013年1月至2015年6月,检察机关共受理律师控告办案机关阻碍刑事诉讼权利案件4109件,通知有关办案机关纠正3372件。

中共打压律师并将维权律师当作「五黑势力」之首,为何在8月20日变调?其原因是孟建柱作为习近平的特使,于9月9日至12日访美,为9月22日习访美作准备。中国臭名昭著的人权、打压律师等问题,加大了孟访美的难度。

在8月20日的律师工作会前,中国并不缺乏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2004年2月、2006年2月、2014年12月,最高检察院曾经三次发文保障、加强律师执业权利;2008年5月、2015年1月,最高法院两次要求在办理死刑案件、死刑复核案件中充分听取律师的辩护意见;2013年司法部领导下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维护律师执业合法权益工作的意见》,但都属说一套而做一套的「官样文章」。

在8月20日下午和8月21日上午的议程中,三百多名与会者被打乱职业和地域,分到十个小组对孟建柱讲话和四份保障律师执业的文件进行研讨。在小组会上观点不同形成对立,一些省级政法委、公检法领导提出疑问?这些规定符合法律吗?保障律师权利的观点是不是比法律法超前?但遗憾的是这些现行法律有关保障律师执业的规定,很原则、很难操作。而司法机关及人员即使违反了上述的法律规定,也没有任何的惩罚措施,任何人都可我行我素。

全国律师27万人今年报考律师43万人

据新华社9月20日电: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安全部、司法部,9月16日联合出台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在律师事业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

这一规定共分49条,其中包括「办案机关作出移送审查起诉等重大程序性决定的,应当依法及时告知辩护律师。」

律师李方平向BBC中文网表示,这些规定有一些微小的进步,但是却存在巨大的退步,「很多是违反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所谓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必须经检察院、法院同意才允许阅卷,这导致只要它说这些案件涉密,律师就可能不能阅卷,那么就不能展开有效的辩护。」李方平说,规定对申诉案件,「现在又设了一个坎,必须检察院、法院同意立案以后才能阅卷。这无形中也是剥夺了律师的阅卷权。」律师张星水则对新出台的规定表示欢迎,他认为「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新规定进一步强化和细化了对律师权益的内容。对进一步保障律师权益是有好处的。」

截至2014年底,中国律师人数达27万多人,律师事务所达2万多家。孟建柱曾在2015年8月20日的全国律师工作会议上,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对律师队伍中极少数害群之马的依法处理说成是对整个律师队伍的打击,这完全是颠倒是非、不符合事实。」

尽管律师在中国大陆的社会、政治、经济地位十分低下,但在今年9月19-20日举行的国家司法考试,参考人员还是达43万人之多。其中广东有3万4千人参考,广州就有1万多人参考。广东考生中有博士生71人,硕士2057人,大学本科学历25802人,本科在读生2057人,双学历学士学位199人,法院1477人,检察院552人,公安警察1516人,司法官779人,政府机关干部1635人。证明中国大陆律师服务市场还十分巨大,

目前的27万律师还是杯水车薪,中国至少缺400万合格的律师。届时工程师治国的路将转型为以律师、法律人为主治国的路,专制就缺乏生存的土壤。

韩国电影《辩护人》的光盘,已经在中国流传十分广泛。这部描写韩国民主转型血泪史的影片,以一个原先充满铜臭的商业律师,成长为人权律师,最后走上街头抗争的故事展开,实际是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成长史为基本素材而拍成的影片。

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存在,使处在黑夜中的人们见到希望。中国律师仍在路上,他们仍在黑夜中走着,他们在恐怖中前行,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直至踏出中国民权的小径,步入法治的明天。

来源:《开放》2015年10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