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押夏霖称是政治迫害 王宇至今未有消息

Share on Google+

84bac536-41b3-4eac-89cd-10253651b7f3北京律师夏霖(左)被指涉嫌诈骗罪,案件二度退回补充侦查。(照片来自阿潘茶馆微博,拍摄日期不详)

被羁押近一年的北京律师夏霖,被指涉嫌诈骗罪一案,检察院二度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夏霖称没涉及诈骗,事件属政治迫害。另外,被监视居住的北京律师王宇,其代表律师近日到天津,向有关部门提出控告被剥夺知情权及通信等权利。(海蓝 报道)

夏霖代表律师莫少平周二(6日)表示,九月中旬案件第二次退回补充侦查,这次是最后一次退侦,检察院要在限期内决定是否审查起诉与否。他又指,十•一假期前,他与丁钖奎律师曾到北京巿第一看守所会见夏霖,他的健康及精神状态很好,对于被指控诈骗,他不认罪,但承认曾向朋友借钱,并归还了部分,实属民间借贷,夏霖指称是公安机关对他的政治迫害。

莫少平说:分岐在是一个民间借贷还是一个诈骗的问题,夏霖始终坚称是朋友之间的借贷,然后他自已称公安机关实际上对他是一个政治迫害。

记者曾致电北京巿检察院,由于假期,电话没人接听。

去年11月8日,夏霖被警方从家中抓走,其后被指涉嫌诈骗罪被正式逮捕,案件于今年6月30日首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夏霖被捕时是郭玉闪案的代表律师,郭玉闪于9月15日取保获释。

另外,北京维权律师王宇被指定监视居住﹐但当局未肯透露她监居地点,其两名代表律师文东海、李昱函申请会见一直被拒絶,9月21及22日他们再到天津提出控告。其中文东海律师指,他们曾到河西公安局、河西区检察院、区政府及天津巿检察院提出控告,关于律师会见权、通信权及知情权。河西公安局指,王宇案涉及煽颠罪,所以不准会见,但律师指可以不会见,但法律规定有知情权及通信权,并向各部门交涉,检察院说稍后答覆,但至今没结果。

他又指,律师至今没有王宇任何消息,监居期间有可能被刑讯逼供。律师相信王宇及其他维权人士均被关押在天津,可能为方便当局秘密羁押。

文东海说:这么做他们肯定不行,我们分析的话,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如果在北京,他们被监视居住的话,他就必须在家里监居,但在天津的话,当地没有居所的话,他们可以秘密羁押。

记者曾致电河西区检察院,电话没人接听。

王宇在7月9日凌晨被廿多名公安从北京家中带走,其丈夫儿子当天亦离开北京,在机场被带走,其子包蒙蒙其后获释。8月5日,文东海、李昱函律师到天津巿公安局河西分局查询,警方告知王宇被指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指定监视居住,律师申请会见,两日后收到“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通知,指案件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此外,王宇丈夫包龙军律师,亦被指涉及煽颠罪及寻衅滋事罪被监视居住。

王宇近年代理敏感案件包括建三江案、范木根案及屠夫案等。

此外,在国庆前即上周二(29日),国保曾到北京维权律师黎雄兵新居查看。黎雄兵表示,早前他从通州搬到朝阳区,通州国保不管了,于是朝阳区公安为落实维权律师的居住地及相关管辖情况,当天曾与地产公司到家中查看,他一家人刚好外出,地产中介有门匙。他又指,这在北京经常发生,一些维权律师是国保的管理对象,公安要确定他的居住位置以便监管。

黎雄兵说:通州那边不管了,朝阳这边搞不清楚,他们便要落实维权律师居住地,落实这个管辖辖区派出所,相关的国保人员谁管,这种情况在北京是常见的。

黎雄兵曾代理多宗维权案件,协助三鹿毒奶粉案受害人时,被公安骚扰。每逢敏感日子受到监控,国保亦向其房东施压,曾令他四处搬家,近年比较低调。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阅读次数:6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