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藏:小情歌(四首十四行)

Share on Google+

雪必定是上苍流的血

夜必定是雪的骨肉,我在肉中
随时吞咽下自己的呕吐,可以显得安静且低调

烟头可以是时代的肺癌,也可以是草药
肺癌和草药可以是失落的龟头或仅存的光

其实光也不过是被刑法冤死的小贩
被抛弃的怨妇所恐惧和厌恶的一把复仇的匕首

尘世必定是摇头丸做成的
免疫力必定是被操出来的

婴儿必定是强制流产出的
梦境必定是裤裆里喷射的

屁股与夜拥有同一个鼻孔
与现实隔一层呼吸

雪必定是上苍流的血
血必定是未来某夜的庆祝之泪

2015双十节後一天,离乡旅途火车中

 

墓碑无声撕咬众生的骨头

废墟即故土
一群人在强拆一群人的生存依据

我想更直白地写:除了死亡我们一无所有
除了灰烬我们一无所剩

为了迎合一种世界性的默契
中国特色式的装逼,更文艺些,更商业些

——如与魔鬼冠冕堂皇的交易
——如恋父的人质混淆言辞的暧昧

我这麽说:墓碑也是风景
粪坑中也有做中国梦的蛆

我更想说:墓碑无声撕咬着众生的骨头
骨头只是本诗的一个虚词

而更接近真相的是
——除了泡温泉和交配等死我们一无所乐

2015双十节後一天,离乡旅途火车中

 

小情歌

无处可逃亡,火葬场是头颅里的唯一意象
谁再也找不出与这裸体匹配的事物和式样

一切在火的中央,残忍地看着灰烬的纷扬
确实已没有比焚尸工更廉价和享福的职场

亮堂堂,眼睁睁看着活生生的命运都下葬
这是短暂而持久的审美是青春无悔的山岗

不用多想,不必躲藏,思绪任随浓烟流浪
大街小巷,雪域村庄,红布比经幡更飘荡

麦子被写得枯黄,人工稻米照样填饱肚肠
姑娘十八一朵花你不上总有别人疯抢着上

制服捆绑手铐震动棍再加上一根根狼牙棒
送爱人带刺的玫瑰不如送带颗粒的杰士邦

火葬场最性感它是一座淫民银行,在身旁
一个鸟人翘着屁眼吸着粉尘边咳嗽边说唱

2015双十节後一天,离乡旅途火车中

 

一头雪狮,一盏酥油

一头雪狮看到比死亡更青春的腐朽
而你却看不到祂

就算全身起火火焰冲天
你也看不到

你或许只是一个火上浇油者
也或许只是一粒粒弹头

这头雪狮不需要同情
甚至不需要倾听

你尽可挖走祂的矿藏,连草根拔起
尽可在其头上拉屎,撒尿,放屁

祂,在硝烟中,有比钻石刺眼的刀疤
还有只属於太阳的荣耀

雪狮流出酥油,祂点起的这盏灯
却能照亮你的心眼,照暗你与机器同构的傲慢

2015双十节後一天,离乡旅途火车中

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1,2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