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3
12b3eff5-fd19-4d7d-bee8-f02930c8169d2015年10月12日,香港有团体发起活动,希望把收集到的慰问,于”709事件”发生第100天的时候,转交给被捕者的家属。(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推特)

被捕维权律师王宇失踪儿子包卓轩,被公安遣返内蒙的消息传出后,有驻北京外媒记者周二(13日)上门采访时,被监视的警察强行带走,同日遣返北京。至于包卓轩在天津生活的祖父和祖母,也同样受到骚扰或监控。官媒《环球时报》周二发表署名文章,反指包卓轩被骗到缅北,被作为成人政治的一个筹码。(文宇晴 报道)

有消息指,在缅甸边境被截的包卓轩,已被送返内蒙古乌兰浩特,与外婆佟彦春一起被软禁。澳大利亚《悉尼先锋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记者温先生(Philip Wen)周二早上上门采访时,佟彦春不敢开门,于是该名记者就一直在门外等候。不过约两个小时后,当地警察把记者带走。

ab681257-9bb4-472c-a204-8eed5712be472015年10月13日,纪念北京世妇会20周年大会上,有与会者用文字声援王宇律师。(周封锁推特)

本台成功与温先生联络上,对方说被带到派出所扣押,未等记者向他了解包卓轩的情况时,对方称不方便接受采访,然后立即挂上电话。

温先生说:现在也不太方便说话,但没有什么问题吧,只是他们在耽误我们的时间。在中国大陆报道,是常发生这样的事。
本台记者问:就是现在你还在派出所?
温先生回答:对。
本台记者问:有说什么时候会离开?
温先生回答:就是在耽误时间,其实已经问话了,就一直在等。通常就要等几个小时,然后就直接把你送到机场之类的。现在我还不清楚,反正我们晚上坐飞机(离开)。有人来了,不方便。

至傍晚五时半左右,六四幸存者唐路在推特上称,《悉尼先锋报》记者温先生已被押送至机场,遣返回北京。他曾经采访过包卓轩,他未被警察带走前,表示在门外听到包卓轩的声音。而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另一家外媒的记者。

包卓轩父亲包龙军的代表律师黄汉中对本台表示,未成年的包卓轩没有任何犯罪事实,当局无理由把他拘留,因而相信包卓轩应该已回到内蒙。

黄汉中律师又透露,在天津居住的祖父和祖母,也经常受到骚扰或监控。同时,自从10月1日后,祖父和祖母每次打电话到内蒙,包卓轩都没有接听电话,而外婆亦只是简单说两句便挂线,估计外婆受到了压力。

黄汉中说:9日、10日开始传出(包卓轩失踪)后,一度连他姥姥的电话都打不通,所以非常焦急。10日以后又能联系上,但(佟彦春)每次都不说具体情况,也不让包卓轩亲自接电话。我们分析,因为没有任何理由羁押包卓轩,应该是已经回到他外婆家。但是否有人贴身在他们家限制自由,这个情况我们不能证实。

黄汉中又提到,包龙军已被带走三个月,至今家属和律师仍然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件。周一和周二,他再次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要求会见包龙军遭到拒绝。黄汉中认为,接下来再申请会见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不排除展开控告,希望能责令执法部门依法办案,为目前这困境带来一点突破。

周六(17日)是大规模抓捕律师一百天的日子,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发起活动,在网上徵集一百个信息,然后一并转交给被捕律师的家属。

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表示,事件发生已将近一百天,仍有至少二十六人遭到监视居住,或其他刑事强制措施。特别是被捕人士的家属,除饱受与家人分离外,也受到当局不同程度的打压,身心受到极大的煎熬。因而希望透过收集外界的慰问和祝福语,再透过不同方式转交至家属,能让他们感到并不孤单。

何俊仁说:希望被捕人士的家人收到这些慰问后,感到安慰,知道他们的状况,是受到外界关注。大家都在争取他们(被捕人士)能得到合理、合法的对待,以及早日获释。

何俊仁亦希望,大陆当局能依法办案,尽快释放所有“709事件”中的所有被捕人士,停止任何政治打压。

官媒《环球时报》周二发表署名文章,质疑包卓轩离奇遭遇的真实性。文中称,很难理解境外的力量,为何要直接把孩子带到缅北动荡地区,让他走这样的惊险一步。作者更说,外媒的所有报道都主要来自周锋锁的单方面描述,他提供的情节多少有点像好莱坞拍的电影。 反指包卓轩可能是被骗到缅北的,被作为成人政治的一个筹码。

参与协助包卓轩赴美的八九学运领袖周锋锁反驳,指《环球时报》的说法欲盖弥彰、掩耳盗铃,反而更加无事实根据。

周锋锁说,自从王宇和包龙军被捕后,包括他在内的一些朋友,已开始有协助包卓轩赴美的想法,然而经过长达两个半月的周详计划下,终于开始实际行动。先是由幸清贤和唐志顺陪同包卓轩,从内蒙前往泰国。然而包括他在内的另一批朋友,则在泰国协助包卓轩取得难民身份。继而就是成功抵达美国后,在旧金山的领养家庭提供最后的协助。

周锋锁坦言,计划周详,而且开始的时候也很顺利。但最后因在缅北逗留的时间较长,因而被发现行踪,这种始料不及的状况让大家都感到难过。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