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旁
一定有条老河
流了几十年的愁泪
一定有条老街
响着几十年的趸音
一定有个老外婆
同你讲外婆挢的故事
一定有个老外公
陪你在小书摊看小人书
一定有种打更声
抚你睡进甜甜的梦乡里
一定有群蛐蛐声
伴你在夜灯下赶作业
一定有支邓丽君的歌
在你少女的心里憧景着爱情
一定有位帅气的高个男孩
走进你默默含情的热恋里……

终于你长大了
你嫁人了
老屋哭着送你上了婚车……
中年了
你婚变了
老屋又在街口迎候你的归家……

去年
老屋被强制拆迁了
光剩下一棵老树了
你同老树留下一张影
哭倒在老树下
…………

谢谢

我死的时候
不要立碑
因为碑会挡住风的行走
风活着
呼呼地喊着我的中文名字
她们几个多到了
她把一生的爱洒在我的墓前
明年的祭日一定情花芳香……

我死的时候
不要读诗
因为诗会挡住夜的飞翔
夜死了
静静地摟着我的英文名字
他们几个多到了
他把一瓶白酒洒在我的墓前
明年的生日就在土中许愿……

我死了
你们要活在阳光里
顺便把我的诗行也晒一晒
还有这罪恶深重的世界
谢谢

中华民国104年於立多顿小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