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重重迷雾找出红色间谍

金无怠
这是1981年在中情局退休Party上开怀大笑的金无怠。三年后,联邦调查局“鹰爪行动”的目标锁定了他。

上次说到联邦调查局经过和潜伏在中国的线人秘密联络,拼凑出了这名红色间谍的一些行踪线索。那么接下来该如何查出他的身份呢?联邦调查局首先想到的突破口是查询泛美航空公司的旅客名单。可是事情远比他们想像得复杂。泛美航空并不保存旅客名单,也没有储存任何电子数据。更蹊跷的是,泛美航空公司在2月6日这一天根本就没有任何抵达北京的班机。

史密斯开始怀疑“舵手”情报的准确性,可是中情局担保“舵手”非常可靠。

在纽约,协助调查的联邦调查局探员在查阅了密密麻麻的航空公司飞行记录后发现,中国民航有一条和泛美航空一模一样的航线,同样从纽约肯尼迪机场出发,途经旧金山飞抵北京。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另一位联邦调查局探员在对中国驻美大使馆的监听记录中发现了一通不同寻常的电话。

IC·史密斯:“有一个讲中文的人给大使馆打电话。他说,‘我的飞机晚点了。我只想要有人知道这件事。’”

一位普通旅客为什么要将自己航班晚点的消息报告中国大使馆呢?这位长期从事对中国反间谍调查的探员提高了警觉。经过核实,打电话的那个男子因暴风雪而延误的航班实际抵达北京的时间,正是那架中国民航航班抵达北京的时间。

IC·史密斯:“北京的那个‘舵手’搞错了情报,因为泛美航空和中国民航使用的是同一个出闸口。”

接下来的事情相对顺利了许多。联邦调查局查阅了2月27日中国民航的返程记录,又请旧金山海关调出当天的入境信息,根据线索一一核对:2月6日抵达中国,2月27日返回美国,华裔,男性……,有一个名字从重重迷雾中显现出来:金无怠(Larry Chin),美国公民,61岁。

IC·史密斯:“我们给中情局打了电话,问他们,你们有没有一个叫金无怠的雇员?他们说没有。我说,回去再问他们,你们以前有没有一个叫金无怠的雇员。有,他1981年退休了,目前还在以合同工身份工作。”

1983年4月14日,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庭授权联邦调查局监听金无怠的电话,并且对他的信件、住所及行动进行监控。代号“鹰爪行动”的调查正式启动。

来源: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