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庚子北京之战:俄军何以迅速瓦解清军防御(上篇)

Share on Google+

2015-07-15

庚子北京之战:俄军何以迅速瓦解清军防御(上篇)

却说庚子春夏之交,北京城风雨变幻,义和团如火如荼,焚教堂,斩来使,围攻使馆,杀声震天。八国联军,大沽登陆,直捣天津,清兵奋起抗之,联军副将系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Edward Seymour),边决战天津,边遣兵驰援北京解围。熟料联军半路遇伏,来者恰是清廷将领董福祥,奉旨抗敌,他联手义和团,军威大振,联军初战不利,退守天津,改变策略,先肃清天津之敌,再解救北京之急。双方激战至七月十四日,天津失守,清兵与义和团溃败,随后天津全城告陷,致联军分区而占。

慈禧闻讯,大惊失色,加紧备战京城。七月十三日,慈禧招长江巡阅水师大臣李秉入宫,李秉衡力主动武,面见太后,慷慨陈词,声言既已开战,不能言和。慈禧闻罢,心中欢喜,遂降旨,命李秉衡全权督办办武卫军事务,京城所有勤王清兵,统归其调遣。同日,袁世凯率部,监运弹药入京。十四日,慈禧再降旨,编义和团为义勇军,协同清兵,共御外敌。二十二日,李秉衡率军开赴前线,与宋庆部十三营协同,排兵布阵,迎战联军。

再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计划,此刻已拟定完成,初始决定,英军主攻,武力解决所有问题;俄军配合,做政治努力,与清廷外交对话。史书所记,率军发兵北京者,乃德军元帅瓦德西(Alfred Heinrich Karl Ludwig von Waldersee),然俄国学者,心存不服,至今仍连篇累牍,将攻陷北京之功,归俄军中将李涅维奇(НиколайПетровичЛиневич)。

八月二日,联军一万八千余人,携火炮八十余门,猛攻清军北仓和杨村阵地,一周之后,清军不支,联军得到增援,火力更猛。八日,李秉衡率勤王之师一万五千多人驰援,双方决战仅一昼夜,清军亦死伤惨重,弹尽粮绝,全军溃败。宋庆所部,乃衰兵不战,临危逃逸,沿途抢掠百姓,恶名千里。十日,李秉衡退兵张家湾,深感清军战力孱弱,军心溃散,乃天下哀兵,嗟叹实难帅其御敌,故败局已定,北京不保,遂仰天长叹,吞金自杀。而联军八日之内,连克北仓、杨村重镇,不费一枪一弹,打开京东门户通州,军心大振,士气正高,遂稍事休整,进发北京。

却说马玉昆和宋庆残部,溃逃途中,遇见董福祥,遂加盟之。福祥乃甘肃提督,一八九七年,他奉旨率甘军防卫京师,编入荣禄所辖武卫后军。随后,慈禧谕旨,令清军官兵,停止溃退,绝地反击,尽忠大清。暗地里,她却秘密致函联军,乞求停战和谈。然一切均为枉然,清军既不懂组织防御,慈禧亦不擅与洋人谈判。然联军全心作战,八月十三日,俄军统帅李涅维奇,召列强军事首领议事,制定强攻北京计划,还派出哥萨克实施抵近侦察。

是夜,落雨纷纷。联军一万五千余人携火炮百余门,分三路挺进北京,其中“俄军三千四百八十人,携火炮二十二门,沿通惠河北岸经八里庄、八王坟、郎家园,十四日黎明前抵近东便门”。俄国第一西伯利亚军军长,瓦西列夫斯基少将,派遣侦察小队,冒雨前往侦察,悄然抵近东便门。话说东便门,乃京城东南外城唯一座城门,建于明朝嘉靖四十三年(一五六四年),初建时,仅为防御蒙古骑兵,增强北京城防。那夜,俄军侦察兵走坑洼,踏泥泞,过小桥,抵到城楼下,但见四野静谧,城门紧闭,远处偶闻狗吠。城门左右,篷帐座座,悄无声息,清兵六十余人,尚在酣睡。俄侦察小队,遂以短剑匕首,刺杀了帐内哨兵,守桥兵士也未幸免。嗣后,瓦西列夫斯基命炮兵跟进,将两门火炮,架设于东便门外十五米。瓦西列夫斯基令下开火,城门即刻洞穿,烟火弥漫,城楼守军,私下奔逃,俄军遂登城升旗,昭示胜利。

然而,东便门仅为外城之门,俄军之目标,乃位于北京内城,东直门一隅之北馆,欲解北馆之围,俄军需再破内城。俄军沿外城而行,再攻东直门,遭遇董福祥所部顽强阻击,董福祥待俄军抵近,一声号令,排枪齐射,火炮猛发,哥萨克死伤一片,马弁及跑车之军马亦不能幸免。俄军兵士冒枪林弹雨,手拽肩抵,将火炮拖回安全之处。正值此刻,京城东南角,鼓号骤起,此乃清军增援之号,俄顷,枪弹蝗虫般飞向俄军,城墙之侧,流星乱坠,直打得火花四溅,俄军拼死抵抗,双方直杀到天明。不久,瓦西列夫斯基少将率援军赶至,俄军方占领东直门城楼,于其上架设火炮,猛轰清军,董福祥进攻方止。

八月十三日之夜,日军进攻北京之兵,乃七千二百人,火炮五十四门。日军从通州出发,经八里桥、定福庄、红庙、关东店,其先导,于十四日早七时半,抵达朝阳门外东岳庙,遂架炮狂射齐化门(朝阳门),这齐化门,史上乃运粮之门,南粮北运,门内九仓之粮,皆从此门运至。日军开火之时,俄军亦前往助阵,试图破门而入时,遭布防清军阻击,日军俄军均有死伤。上午十时,俄军炮兵上尉斯克雷德洛夫,率炮兵连,加盟日军,同攻齐化门,直至掌灯时分,亦未破城。而在此时,联军其他部队,部分已入城。

再说美军,十三日之夜,一路尾随英军,沿通惠河南岸经苏家沟、关厢及广渠门,进抵北京。当时,美军有兵一千八百人,火炮六门。话说广渠门,乃北京外城城墙东侧唯一城门,又称大通桥门,或沙窝门。十四日上午十一时,美军开炮攻城,久攻不下,即请俄军炮火援助,俄炮兵中校梅斯杰尔,率炮兵驰援,集中火力狂轰,将齐化门城墙打出巨洞,清兵守军被迫放弃城楼,退守城内。英军拥兵两千二百五十人,火炮十三门。英军趁董福祥调广渠门守军驰援之时,从城南沿枯涸水道,不费一枪一弹,轻松进城。午后两点,进入英国传教团。美军亦随英军进城,午后十七时进入使馆区。

十四日午后二时,北京东部外城,为俄军攻破,清军全部投降,除角楼尚有零星抵抗,持续夜晚方休。下午三时,俄军进攻前门,为美军打通道路。午后四时,李涅维奇中将,率部进入北馆,即俄国传教团所在地,此地被清兵及义和团,围困达两月有余。

至此北京之战,已经结束,联军战况统计称,俄军战死二十八人,伤一百零六人,日军死三十人,伤一百二十人。英军不战入城,仅两名印度兵负伤。美军有二十人负伤。法军亦有小规模伤亡。中国史书统计,北京之役,清兵死伤人数高达四千余众,为联军十倍以上,义和团之伤亡更甚,尚不记其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762
Pin It

关于 “孙越:庚子北京之战:俄军何以迅速瓦解清军防御(上篇)”的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