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
周润发饰演的电影《孔子》的剧照

在这个无厘头的时代,隔三岔五总会有那么一两条新闻能带给我们无穷的乐趣。前两天才有教授建议可以几个人“合娶”一个老婆,今天又碰上一个更搞笑的。

话说已经九十岁高龄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今天获得了2015年的“孔子和平奖”,注意,别看错了,诺贝尔和平奖已经发过了,这个是咱们孔夫子传人(发起人之一为北大某孔姓教授)颁发的东方“和平奖”。

先来看看这个“孔子和平奖”给穆加贝的颁奖词:

“鉴于罗伯特·加布里埃尔·穆加贝先生自20世纪80年代担任津巴布韦总统以来,克服重重困难,始终致力于构建国家政治经济秩序,造福津巴布韦人民,并大力支持泛非主义和非洲独立,为复兴古老而璀璨的非洲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尤其是他在2015年2月担任非洲联盟主席迄今,以91岁高龄往返奔波于世界各地,积极推动非洲和平事业,为21世纪人类和平历史进程注入了史诗般的活力。特此授予2015年第六届孔子和平奖。”

穆加贝这个名字我们并不陌生(以前推送过一篇介绍津巴布韦的文章,回复“津国”可查看),可以说作为一个非洲国家的统治者,他唯一做的比较好的地方就是经常到天朝来跑跑关系,成为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至于颁奖词中所说的是否属实,大家可以去看前面那篇文章,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我们今天主要还是要来说说这个“孔子和平奖”“史诗般”的历程。

首先,它的起源就是一个传奇!2010年,邪恶的挪威人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了我国一个刘姓“二进宫”男子,并让他成为了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籍人物,这充分暴露了他们想要撕裂中国社会和搅乱舆论的狼子野心。对此,《环球日报》当然看不下去啦,他们随即发表主题文章,号召设立“孔子和平奖”与之分庭抗礼。紧接着,一群中国传统文化和强国地位的“捍卫者”群起响应,就这样“孔子和平奖”正式设立了。

对于此奖的设立,有网络智者评论到:

俗语有云“美国有肯德基,中国有开封菜”;今又有“世界有诺贝尔,中华有孔夫子”。中国应有尽有,谁说中国“一直在模仿,从来未超越”?中国的孔子和平奖就远远地超越了诺贝尔和平奖,以其无比的正义和厚重的历史感,令它挖地自埋也无地自容!

真是把此奖的重大意义说的透透的!

当年,为两岸和平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国民党主席连战成为了第一个获奖者。不过,事情并没有组织者们想象的那么顺利,虽然他们认为自己的奖逼格极高,但是连前主席的高参们坚称不知道这个奖,并且说连战不会出席颁奖仪式。

 

孔子奖1
台媒对此事的报道

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来就随他去吧,组委会说,我们自己玩。为了更好的维护“连爷爷”的声誉,他们特意找来一位小女孩替“爷爷”领奖。

孔子奖2
有幸为连爷爷领奖的小女孩似乎不开心,眉头紧锁

到了第二届时就更绝了。由于这个高大上的名头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金钱和权力随即接踵而至。先是为了一些利益纠葛,这个奖项内部分裂为“孔子和平奖”和“孔子世界和平奖”;再是这个奖项的主体社团所挂靠的文化部,因为被国内外媒体记者追问到心力交瘁(关于此类奖项是否有官方背景等等),拒绝接受这个屎盆子,所以接连发文先后取缔了“孔奖”和“孔世奖”。

即便是这样也没关系,咱们东方人就是有这股子韧劲儿,只要脸皮厚,铁杵磨成针!大陆不让办,我们就去香港办。于是“孔奖”的主体由“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传统文化保护部”转变为了在香港注册成立的“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当然为了继续保持高大上的形象,平时宣传的时候他们都会把“有限公司”四个字去掉,变成“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

主体虽然变更了,但奖还是要照颁不误。而且既然研究主体有了国际视野,那获奖者就不能只限于中国人了。由于坚决反对西方轰炸利比亚的立场,普京总统有幸成为第一个获奖的外国人。孔子奖3

孔子奖4

孔子奖5
第二届“孔子和平奖”颁奖的册子

哪知这回还是“热face贴了个冷臀部”的下场,不知好歹的统一俄罗斯党(普京领导的政党)的网站还刊载了一位俄罗斯记者多连科的评论——这个奖“一钱不值”!多连科还说,“越来越多的一些不知名的小奖项‘死皮赖脸’地想尽办法黏上普京”。另外,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回答媒体记者提问时说,他并不清楚所谓的孔子和平奖在多大程度上拥有权威和知名度。

当然,这并不妨碍“孔子和平奖”的颁奖,他们找了个俄罗斯留学生代普京总统领奖,而且还是老办法,拿奖杯拍个照,之后奖杯、奖状和奖金都由组委会代管。

接连遭遇两次重大挫折的“孔子和平奖”并不气馁,还是一个届接一届的颁奖。袁隆平和安南、一诚法师、卡斯特罗分别在接下来的年份获奖,当然啦,除了中国大和尚,其他人都没有出现。至于大和尚为什么能获奖和出现,听听这个主办者谯达摩的名字就知道了。

谯达摩,原名谯伟,佛教思想史研究者,故改名为达摩,与中国佛教界的联系那肯定是相当的紧密啊。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更响亮的身份——“著名诗人”、“第三条道路诗歌流派”的创始人。据说这个流派致力于走出区别于一般诗歌创作的“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的第三种道路,追求的是一种后现代的写作范式,其理想写作是将诗歌的思想之道和艺术之道有机结合。

如果这段话太难理解,那我们还是直接看他的诗吧,比如《万箭穿心》这首诗中的这句——“我的心时而东,时而西,时而南,时而北”——就颇有后现代风格嘛!

孔子奖6
第三届评委与获奖者合影,有大胡子的就是谯达摩,他同时还是第一届的候选人。另外评委中还有大名鼎鼎的孔庆东。

一年复一年,一晃这场闹剧就已经五年多了,可以肯定的是,90多岁的穆加贝老大爷是不会出席颁奖仪式的。不过,未来真要有那么一天,只能说明他们的脸皮已经突破了政治家的极限,达到了天朝文艺顽主的新高度。

来源:火眼金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