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4月,杨建利先生利用他人护照,闯关回国考察大陆工运,被中共当局以“非法入境罪”和“间谍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2年6月,王炳章先生二度闯关,被中共当局以“间谍罪”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两位先生为了探索中国民运的出路,以飞蛾扑火的精神,用自己的自由为代价,为2002年沉闷的中国民运,刷上了最为亮丽的色彩。

杨建利、王炳章、1998年闯关的王策,以及“把牢底坐穿”的魏京生等先生,是我最钦佩的部分海外民运朋友。这些先生,本来都有舒适的工作、生活条件,他们为了理想,为了中国的前途命运,舍身犯险。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俄国“十二月党人”的影子,我们看到了久违的“贵族精神”,看到了蕴涵希望的人性闪光。他们不顾安危以身赴险的悲壮事例,给蒙着投机成风、光说不练阴影的海外民运,吹进了清新的空气。

最近,因为中共(我不想用他们盗用的中国名义称呼他们)总理温家宝的引用,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名言,穿着中国方块文字的衣裳在文坛上徜徉: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温家宝或许已经看到,中共对人们思想的钳制,迫使人们“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对民族精神的危害,或许已经意识到“关注天空的人”对民族未来的重要。

杨建利等民运朋友,就是那些一面“仰望星空”,一面披荆斩棘干着“脚下的事情”的践行者。我身处穷乡僻壤,少有与朋友们交往,只能从网上或常见面的朋友那里,了解其他朋友的情况。我是因王金波、姜福祯的介绍,知道杨建利先生。后来,杨建利先生闯关入狱,又从其他朋友文章里,零星了解一些情况。我钦佩杨先生为了正义,为了“头上的星空”,抛弃自己的前程,背叛自己的阶级,在险恶的民运事业里艰难跋涉的精神和襟怀。

最近,我从王金波信中得知,《议报》宋永毅、张伟国等朋友,在王金波身系囹圄、母亲又遭遇车祸的窘境中,捐助1000美圆,帮王金波家庭度过危机。王金波四处打听,直到最近因偶然原因,才得知捐款出处。此种让人久违的古人情怀,让人感动,让人难以忘怀。

近观杨建利先生的介绍文章,深为他的精神、人格所叹服。杨先生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当是我们民运人心中不灭的精神火炬。“我们与专制政权的较量是人格的较量”,杨先生此话揭示了民运最为重要的所在。民运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几千年来,尤其是中共建政后严重扭曲的人性恢复过来,去假归真,弃恶从善,让自由、平等、博爱驱除心中的自私、残忍、卑鄙之贼,有了这块基石,体现公平、正义的价值体系社会制度,才能牢固地建立起来。

综观中国情势,民运的任务任重道远。我们这些敢于反抗暴政的民运朋友们,观点不可能完全一致,但只要把健全的人格基石牢固的根植心间,民运的力量就会不断壮大,自由、民主的未来,就会早日来临。

愿杨先生、《议报》朋友,及海外其他民运朋友,一切都好!

祝与我同年、同乡的杨建利先生合家团聚欢乐之余,早日抚慰伤痛,高扬风帆!

2007-9-19

原载《议报》第321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