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共识网 作者:刘金鹏(韩国建国大学)

与保护公平、民主与正义这些价值相比,这些失败根本不值一提。她的目光超越了失败的风险,因为她一心一意地专注于缅甸的未来,不会让任何事妨碍她实现自己的目标,或动摇她的信念。

11月8日缅甸将举行全国大选。11月5日,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表示,如果她所属的全国民主联盟在本周末的大选中获胜,她将“超越总统”。按照缅甸宪法规定,昂山素季不能担任总统一职,对于这种已经板上钉钉的结局,缅甸的老百姓都能预测到,昂山素季难道真的还期待奇迹的发生?显然不是,昂山素季的这一表态折射了她推动缅甸民主化转型的信念,更是她对于政治理解的最强势表态。

因为,按照缅甸宪法,国会议席中有25%席位自动归军方所有。因此如果民盟和其结盟政党在选举中赢得了剩下席位中的三分之二,则能有机会推选自己的代表出任总统。但是同时目前的宪法也规定,凡是嫁娶外国人或家庭成员子女有外国国籍者无权竞选缅甸总统。而昂山素季的丈夫是英国人,儿子是英国国籍。此前缅甸议会拒绝了在全国议会选举之前修改宪法,因此昂山素季无法参选总统。

民主气息已笼罩缅甸

缅甸于1990年举行过一次全国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压倒性胜利,军政权一直拒不承认选举结果,导致民盟从未执政,而昂山素季在那一次大选后一直被军方监禁了20年。2011年10月12日,昂山素季获得了自由,甚至还应邀与总统吴登盛一家共进晚餐,并成功补选为国会议员。令人惊奇的是,昂山素季存在的这20年,已经无形中让缅甸政坛发生了变化。与其说是缅甸反政府领导人,不如说昂山素季是缅甸国内的一面旗帜,她的威望她的形象已经远远超过缅甸执政党领袖。

据悉,缅甸将邀请近千名国际观察员和超万名国内观察员监督本次大选,本次大选共有包括91个政党候选人以及独立候选人在内共6,040名候选人竞选330个下院席位,168个上院席位和644个国会和地区议会席位。博弈如此激烈的竞选场面不就是昂山素季历尽千辛万苦希望看到的吗?更有趣的是,大选之前缅文报纸可谓泾渭分明,官方媒体头版只见吴登盛,私营媒体则报道了无法参选的昂山素季的演讲。以11月2日缅文报纸为例,所有官方缅文报纸头版头条都是总统吴登盛11月1日视察伊洛瓦底省的消息,配有吴登盛与列队欢迎的小学生握手的照片。同时,几乎所有报纸都在头版头条报道了民盟主席昂山素季11月1日在仰光竞选大会上发表演讲之事,这也充分体现出缅甸正在逐步解除半个世纪以来最严厉的新闻审查制度进而向民主更进一步。

昂山素季的存在也打乱了巩发党的阵脚。首先,巩发党内部矛盾激化,缅甸巩发党现任党主席泰乌表示,“不为党服务的人不应该再做党员,前党主席吴瑞曼已经被逐出该党。”因为有传言说吴瑞曼正在和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商谈组成联盟的问题。另外,2013年以来,执政党就开始着手准备与缅北各少数民族势力签署停火协议,以在大选中获得其支持,该项停火协议最终于10月15日得以签署,但让执政党担忧的是,受邀签署协议的15支少数民族武装中,只有8支签署了停火协议。距大选不到一个月时也曾出现推迟选举的呼声,原因恐怕不只是单纯的自然灾害,有分析称,选举推迟背后有政治原因,“政治原因”可能是,在目前政治局势下,缅甸执政党巩发党对胜选并没有十足把握。

昂山素季已经在感染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据《美联社》近期报道称,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在大城市和遥远的乡村地区远比执政党受欢迎。她有望在11月8日的缅甸大选中带领民盟获得胜利,虽然按照宪法70岁的年龄会成为她担任总统的障碍,虽不清楚若民盟获胜谁将担任总统。考慕镇一位54岁农民说:“昂山素季是我们的英雄,我们想让她担任总统。”另一位村民说:“我们热爱她,是因为她是挚爱的(民族独立英雄)昂山的女儿,她已经为国家牺牲了很多。我们知道她上台的话一定会改善我们的生活。”著名仰光政治评论家阳苗灯(Yan Myo Thein)称很多选民并不接受对昂山素季的批评。缅甸大多数民众想要改变,对那些想要改变的人来说,昂山素季是唯一的选择。历史追溯到30年前的1988年,在国外生活近30年的昂山素季回到仰光,时值缅甸人民发起反抗军政权的游行示威,遭到军政府的残酷镇压,两百多名无辜民众死难,举国上下弥漫着悲愤的气氛中,缅甸人从那时开始就纷纷呼唤昂山素季站出来领导这场挑战暴政专制的民主运动。

昂山带来缅甸实惠

多年来西方国家基本上与缅甸政府断了关系,但一直关注民主反对派的领袖昂山素季,也和她有充分的来往。美国的布什、克林顿、小布什以及奥巴马总统曾经多次给她致贺信或颁奖,她的地位和南非当年的曼德拉差不多。东盟国家、西方国家外交政策走向即使不会简单与昂山素季的个人魅力挂钩,但是他们已经被昂山素季感染。东盟成员国一直很关心邻居家中的事,在昂山素季被软禁的期间,他们就批评缅甸政府的错误政策,要求释放昂山素季,其中印尼、菲律宾、泰国、新加坡表现特别积极。马来西亚甚至以东盟成员国资格“威胁”缅甸,要求让昂山素季重归自由。除了东盟外,诸如日本、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也纷纷表示对昂山素季的支持,呼吁缅甸政府开始行动,解除对昂山的软禁。2011年12月20日,泰国总理英拉更特意前往仰光与昂山素季会面,成为20多年来首位会见昂山素季的外国领导人。

随后,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英国外交大臣黑格,各种各样的西方政要频频赶赴缅甸,重要的一个环节均是与昂山素季会面。尤其,2012年1月5日,昂山素季将在仰光会见到访缅甸的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作为半个多世纪来第一位访问缅甸的欧洲部长级外交官,黑格表示此行意在“鼓励缅甸政府继续改革道路、传递英国方面愿意支持缅甸改革进程的立场”。2012年4月13日,作为自缅甸1948年获得独立以来首位到访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在缅甸直接对昂山素季的功绩进行了肯定,“西方中止经济制裁是对缅甸民主化进程的积极响应,也能让反对改革的人意识到,制裁有恢复的可能。”2012年11月,就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亲自抵达仰光会见昂山素季。

美国白宫高阶顾问罗兹11月4日暗示,预定11月8日投票的缅甸大选若能公平进行,将可增进缅甸与美国的关系,并促成解除制裁,缅甸将可获得许多潜在利益。但是,积极推动民主化进程的昂山素季已经不是第一次让缅甸受益。美国于2012年7月与缅甸全面恢复外交关系,随后取消了包括投资禁令在内的一系列制裁措施。2013年1月16日,正在缅甸进行访问的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声明,俄罗斯一贯支持解除个别国家仍然保留的对缅甸制裁措施。欧盟27国外长2013年4月22日在卢森堡召开会议,会议决定取消对缅甸的制裁。欧盟决定解除对缅甸制裁的理由是,缅甸的民主改革与建设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进步。声明说,欧盟愿意与缅甸开启双边关系的新篇章。黑格直言,尽管缅甸还存在一些问题,但缅甸所取得的进步足以让欧盟解除制裁。由于长期制裁,使任何缅甸的原产地产品均无法出口到欧美,缅甸更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不能使用信用卡的国家之一。2012年4月1日的缅甸议会补选成为西方社会检验其民主改革诚意的一大指标,而昂山素季及其领导的民盟大胜使西方国家的信心大增。现在,包括泰国在内的一些东盟国家企业,英国在内的一些欧盟国家企业,甚至印度、美国等众多大型企业已对赴缅甸投资跃跃欲试,他们对那里广袤的土地和廉价的劳动力充满了兴趣。

昂山素季的挣扎让缅甸取得了一点小成就,但是她没有止步。2013年1月,昂山素季访问韩国“民运圣地”光州,并参拜了五一八民主公墓,表达了对于民主的渴望。2013年,昂山素季访问澳大利亚傲视,她在参加罗伊国际政策研究院举办的对话活动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她为推动缅甸国内改革所做的工作。2015年4月,荷兰王后马克西玛访问缅甸,并在内比都赞赏了昂山素季在追求民主方面的努力。尤其,2015年6月10日,习近平、李克强都亲自会见了访华的昂山素季。这种实属罕见的安排是中国向包括缅甸政府在内的国际社会传递出明确的政治信号:中国或将改变过往的政策,无条件或者有条件支持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参加即将到来的缅甸大选。因为中国清楚地认识到,无论中国是否支持昂山素季,昂山素季在缅甸的威望和形象都要远远超过任何一位军方领导人,与其僵持下去,不如改变,这对未来中缅关系有积极的影响。

她已经赢了

有人爱她,有人恨她,因为她是昂山素季。昂山素季已经对追求民主的自己进行了历史定位。2012年6月16日,昂山素季抵达挪威正式领取她在1991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时,昂山素季坦言,“诺贝尔奖使得国际社会意识到缅甸对民主及人权的追求,我们并不会被世界遗忘。”

眼下,昂山素季与民盟在修宪不成功前提下仍然接受并参加总统选举,这也就意味着昂山素季接受了更加现实的政治道路:通过渐进方式谋求实现民主化,而非将希望毕其功于一役地寄托在成为总统一事上。这种可能的结果与昂山素季和民盟多年来在无数场合一直强调的精神存在一致性:昂山素季是否会成为总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缅甸实现真正的民主与法治。

在领导民主运动的过程中,如果为了追求民主理想,需要以自己的声音、自由或安全为代价,但是昂山素季从来都不会犹豫。她承担着巨大的风险,要忍受迫害和无数次失败。但在她看来,与保护公平、民主与正义这些价值相比,这些失败根本不值一提。她的目光超越了失败的风险,因为她一心一意地专注于缅甸的未来,不会让任何事妨碍她实现自己的目标,或动摇她的信念。昂山素季具有一种“缅甸民主转型成功不必在我”的高尚情怀,无论11月8日的缅甸全国大选结果如何,昂山素季已经赢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