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不存在的红衣少女

Share on Google+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我从来不会虚构,写的都是真实发生,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这个事情已经发生在我身上很长时间了。我相信她真实存在,所以我想写下来。我知道你们死也不会相信。

她有微信。她的微信名是“二八少女”,头像是一件飘在空中的红衣——相当的灵异。我最初不知道她是怎么加我的,或我是怎么加她的。当然,我也更无从知道她是十六岁,抑或二十八岁,又或者是八十二岁。她的朋友圈很少有更新内容,除了一件仿佛飘在欲望中的红衣。最初的聊天内容我也已经记不清了。我选录一些重要的聊天记录:

二八少女:“我知道你的灵魂不属于我,但我依然爱你软弱的肉体。”

我:“身体和灵及魂是一体的,我相信三者不可能分开。我不相信灵魂能独自成圣。”

二八少女:“我知道你属于上帝,但你也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软弱。我希望在你软弱的时候,能想起我会爱你的软弱。”

我:“是吗?我会软弱?我受洗信上帝就是想过一种全新的,圣洁的生活——包括肉体。”

二八少女:“我会等你。”

一天夜里,失眠,凌晨二点左右了。起床,开灯,翻开一本诗集,读不下去,打开《圣经》照样读不下去。仿佛十万只虫子在胃里爬,奇痒无比。我打开微信,看看朋友圈。二八少女有一个更新:“我会等你”,然后配了一张图——一个水中裸体的少女,仿佛漂浮在水中的丝绸,又仿佛千年以前从上游漂流下来的一个失信的诺言。我给她发微信,她很快就回复了。

我:“我们见面吧?”

二八少女:“好啊,就在你楼下,桂花公园,我等你,不见不散!”

我迅速穿好衣服,下楼,来到桂花公园。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一辆的士,像红了眼的蜗牛在道上爬行。桂花公园里也是空空荡荡的。我四下张望,又好奇又害怕又紧张。然而欲望驱使着我的脚步沿着湖走了一圈又一圈,正想是被人耍了,打算回去的时候,仿佛一套红色的连衣裙向我飘移过来。虽然是在夜里,但借着月光,也能感受到衣服里凹凸流畅的曲线。我定睛想看个清楚明白,但我始终无法看见她的脸,我再看地面,也看不见她的脚,就是一套空荡荡的红裙。

“我操,遇到鬼了!”我的腿一下子就软了,仿佛要瘫倒在地,却又直直地立在那里哆嗦。“怎么办?”“上帝啊,饶恕我的软弱,救救我吧!”我不敢再看那漂浮的红衣,闭眼:“我们在天上的父……”。睁开眼,一切正常。我打开微信:

二八少女:“你到了么?”“我在湖边!”“我穿着红色的上衣。”

我:“我没看见你啊!”“我刚才出现幻觉,吓死我了。”

二八少女:“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实存在的。”

我:“我体内的热,仿佛十亿只蝌蚪在透明的冰块里挣扎。”

二八少女:“你要放松,别紧张兮兮,疑神疑鬼的,活得那么累。别想上帝啊,救赎啊,什么圣洁不圣洁的。这夜里谁看得见你穿没穿衣服?你只要想着我丰满而带着温度的身体就可以了。我会让你快乐幸福。我会给你另一个世界。”

我:“也许是我每天绷得太紧了,都出现幻觉了。我该放松一下,你说得对。我什么也不想了。今夜我不关心人类,今夜我只是想好好地爱你。”

二八少女:“这就对了。我能满足你所有的想象。”

我:“我现在只属于你,只想属于爱情。”

她满足了我所有的想象。我想要的脸;我想要的胸;我想要的屁股;我想要的曲线;我想要的火一样的欲望。我和她很快就同居了。她总是穿着红色的丝绸般柔滑的内衣。她的乳房就像是柔软的锤子砸在我的脸上,让我失去了信仰,也失去了理智。她让我叫她“小妖精”“小妈妈”“女王”。我都是唯命是从。她让我相信今生只有她的身体能让我得救。而她有力的镰刀夜夜收割着我的欲望,让我一年四季为她劳动为她而活。她让我吻她的手,她的脚,她让我说这世界只有她最漂亮。她让我匍匐如她的小奴隶。我都唯命是从。她让我相信没有来生,只有她身体上的天堂。

就这样!故事如何结局我也不知道。

2015年11月24日 于长沙

阅读次数:7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