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一个中国,两个政府』

习近平在新加坡会见马英九,是一九四九年以来两岸关系中的重大事件。这一事件,不仅会影响到台湾明年总统大选,也将会为未来的两岸关系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

政治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艺术

在两岸关系上,胡锦涛的对台政策,是他十年中唯一『有作为』的『政绩』,但这个『政绩』,实际上是他接受了马英九的前副总统萧万长的『两岸共同市场』构想的结果。『两岸共同市场』构想是『欧洲共同市场』在台海地区的模仿,由於『两岸共同市场』的成长,两岸关系越来越密切,以至於今後即使民进党上台,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两岸关系的大趋势。
总的说来,胡锦涛是一个庸庸碌碌的人。政治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艺术,庸庸碌碌的国家首脑,得过且过,居然能在长达十年的时间中,屈辱地被一批违抗他的贪官污吏包围。在胡锦涛当政时,胡锦涛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会见马英九,但是,胡锦涛前怕狼后怕虎,怕自己被周永康之流轰下台,作为国家主席丶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竟然『无所作为』,最多是『小有作为』。
对一位政治家或政客来说,政治的作用就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十一月七日,马英九和习近平在新加坡,两人在一起『制造』了一场一九四九年以来『不可能』事件,这就是中华民国总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首次会面。

中国的『两大循环』

中国五千年历史,不断重现『分裂统一循环』和『王朝循环』,

『战国』时期丶『魏蜀吴三国』时期丶东晋政权与北方多个政权的并存时期丶南北朝丶五代十国丶南宋与西夏丶金的对立并存丶元末丶明末农民起义时期,也是农民武装力量丶军阀势力混战和分裂割据时期。其中一个政权,通过多次战争,实现全国的统一,建立新的王朝。

大清王朝灭亡後,中华民国建立後九十五天,大清王朝的末任总理大臣袁世凯,摇身一变,成了中华民国的正式『大总统』。袁世凯後来又改称皇帝,在他死後十年期间,中国进入了军阀混战时代,这一时期中国政治是不受一个『最高权力』控制的『多中心政治』,北洋军阀与地方军阀之间丶北洋军阀直系与与皖系之间丶孙中山和流动军阀之间,国民党的不同派系之间,一片混战。共产党这时还没有武装力量,影响有限,蒋介石作为黄埔军校校长,不断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一九二七年後,中国的政治秩序也是『多中心』的。一九四O年三月至日本投降,『一个中国』的土地上存在着四个『政权』,即国民党政权丶汪精卫傀儡政权丶共产党政权和在东北的溥仪傀儡政权,形成多个政权并存的状态。每个政权都有军队,汪精卫傀儡政权也有七十万军队。就像『魏蜀吴』三国并存一样,这是『国共溥汪』四国并存。

北京把两岸和平统一提上日程

一九四九年,毛泽东统一了中国大陆,建立了一个新的王朝,这就是『共产党王朝』或『红色王朝』。远一些看当代史,会容易看出,『中华民国』时期,与『五代十国』时期一样,是两个大一统『王朝』——『大清王朝』与『红色王朝』之间的一个短暂『过渡时期』。在『五代十国』时期,既没有『国际法』,也没有什么『国家承认』问题。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华民国政府得到了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承认,除了日本以外,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承认溥仪和汪精卫傀儡政权。

一九四九年後,中国的国土上事实上存在两个敌对的政权,这两个敌对政权。因为有国家承认问题,开始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承认中华民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美国承认在人民共和国後,愈来愈多的国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今天,仍有一些国家承认中华民国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就是『一个中国』的含义。

反分裂法 反分裂法1

男儿敢做就敢当

习近平在新加坡会见马先生,并不是会见了一个『外星人』马先生,全中国丶全世界都知道,习近平在新加坡会见的马先生,是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习近平敢于拔周老虎嘴上的毛,证明他是一个『男儿』。男儿敢做就敢当,习近平将会公开承认,他会见的马英九是国民党政府的首脑。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不承认另一个政权的存在,不会见蒋介石丶蒋经国丶李登辉,就是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这包含着随时用武力来消灭敌对政权的意思。江泽民丶胡锦涛,长期说要实现和平统一,但就是不敢迈出关键的一步,会见中华民国总统。连两岸首脑人物都不敢握手,还谈得上签署两岸和平协定吗?毛泽东丶邓小平时期,没有能力用武力统一中国,而江泽民丶胡锦涛想到的是自己,怕与李登辉丶马英九一握手,自己就会被共产党赶下台。所以,新加坡的『马习会』是没有实现完全统一的中国的两个区域的两个元首的会见。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无论是国家的统一,还是国家的解体,只能用和平方式,这是国际法的根本原则。习近平会见马英九,标志着北京大幅度改变对台政策,向全世界宣布,北京正视两岸的现实,是『一个中国,两个政府』,北京把和平统一中国提到了日程上来了。

『习马会』的三大效应

习近平会见马英九,也是向台湾未来的领导人宣布,谁当中华民国总统,北京的领导人都会见丶都握手丶都对话。

马英九以为,他会见习近平,可以假共产党的威胁力量,吓唬民进党,但事实上是大错特错。『马习会』是向台湾公开宣布,北京用行动支持蔡英文当选。

当习近平与马英九握手的时候,习近平说『九二共识』,实际上成了『一个中国,两个政府』,马英九还在喋喋不休地谈他的什么『一中各表』那种自我安慰的东西。习近平走出会见马英九这一步,与台湾的大选形势有关。台湾大选,民进党与国民党竞争,国民党不是必然失败,这要看国民党有没有『男儿』,勇于挑起领导国民党走出困境的决心和毅力。因为没有『男儿』,心中有大爱的洪秀柱,代国民党『男儿』出征,飒爽英姿丶正气凛然。宋楚瑜把个人『恩怨』放在台湾人民利益之上,加上国民党『换柱』,明年台湾的大选,谁都看得出来,只要『搅局大王』宋楚瑜不退选,预测国民党将失去政权,看来是不会错了。

今年五月,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在北京会见习近平,是台海两岸党与党领导人的会见,与中华民国总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元首的会见,不可相提并论。当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以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全力为国民党的生存赴汤蹈火时,马英九会见习近平,对明年的总统大选,将会将产生三大效应:

第一,向台湾透露一个重要信息,就是北京将大幅度改变对台政策,承认『一个中国,两个政府』。

第二,国民党的连战和马英九对北京的『倾斜』,使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在即将进行的总统大选中,功亏一篑,以败选告终。

第三,马习会为未来的蔡习会铺平了道路,证明蔡英文关于『两岸关系』政策主张,与未来北京『一国两府』的新政策,并不冲突。北京的报刊电视,还会不断批评民进党的所谓『台独』倾向,但『习马会』用行动表明,北京实际上支持蔡英文当选。

一九四九年後的中国,一直就是『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从国际法上说,对苏联丶南斯拉夫的解体,外交上有一个『国家承认』问题。对一个国家发生政变後产生的新政府,或者对一个国家内战出现多个政权,外交承认有『政府承认』的问题。现在,全世界所有国家,都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不过,包括美国在内的极大多数国家承认,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中国。而还有十多个国家,承认只有中华民国政府代表中国。对中国来说,外国政府选择承认北京还是台北,是国际法上的问题,而北京与台北承认『一国两府』,不是国际法问题,是中国内部的问题。

政治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艺术。在今天,对许多台商丶对许多居住在大陆的『中华民国公民』来说,中国已经和平统一了。两岸的敌对状态不发生在两岸人民之间,也不发生在两岸不同政党之间,而发生在两岸两个政府之间。结束敌对状态就需要两岸的政府的相互承认,承认两岸是『任何一方的法律以及政府的行政权力无法施行到对方的区域』,承认『北京政府和台北政府是同一个中国丶以不同制度治理着两个区域的政府』。蔡英文明年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後,由于北京开始承认『一国两府』,在不远的将来,蔡英文,也许她的后继者,将以中华民国总统的身份访问北京,习近平或他的后继者,也将会踏上台北的土地。两岸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将把结束两岸敌对状态丶签订《两岸和平协定》提上日程。

政治也是把可能变为不可能的手段

政治也是把『可能』变为『不可能』的手段。李登辉使国民党执政的『可能』变为『不可能』。蔡英文如果当选,北京和台北只要在一个问题上处理不当,就可能使『两岸和平』的大好前景毁于一旦。

最後不得不说一句,政治是人的活动,人心叵测,因而政治千变万化。政治既简单,又复杂。政治是一个『迷宫』,当迷宫中的人看到出口并往前踏出一步时,『迷宫』的墙就变了。在这次中华民国总统大选中,亲民党的宋楚瑜如果退选,国民党就可能胜选,『习马会』的后果将是『朱习会』,《两岸和平协定》看来仍然会签订,与比较强硬的民进党不同的是,北京早就看出国民党的软弱,还是念念不忘的要向国民党推销邓小平老掉牙的『一国两制』。当然,『一国两制』可以做出新的解释,包含『一国两府』的含义,北京会要求朱立伦的国民党政府做更多让步。

(题目是新加的,副标题是《前哨》文章原题目,写于2015-11-7 下午6:00Washington DC近郊, 『马习会』当天)

来源:香港《前哨》月刊2015-1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