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说
我的诗是高尚的
像北方岛上的一盏灯塔
《回答》着时代涌起的波涛

有的人说
我的诗是低崇的
像乞丐手里的一只臭皮蛋
在《大树》的根下吸咬树的精液


诗人们 你们说错了
其实
我的诗
就是一只臭皮蛋
没有骨头
咔不住中国的咽喉
可我一定能臭死中国
…………

还有我尸臭般的鄙视

2015年冬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