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空了
超市空了
股市空了
都市空了
广场也空了
纸做的坦克
压过儿童节的笑声
向六月盛开的花朵冲去
一字排开
……
今年的六月
又从裝修过的巷尾走出
送记忆一程
我的心长满苔菁(又一年)
没人的巷口
正写给六月一封长长的用白花做的私信
六月 我的城也空了
……

谁来投递你的信笺

~江南【六月】

严格意义上江南的诗是一种陈述,他从不抒情也没那么多叽叽喳喳的小情调,光怪陆离的现代诗意象大轰炸几乎和他无关。如果江南是女人,他一定算不上一代荡妇。准确说江南的诗没老酒葫芦诡异色欢,也没病中的阿钟那么飘忽不定,更没京不特那么佛法无边。但江南的文字是包罗万象的,打开他的诗集几乎没他文字涉及不到的角落,大至天地良心小到无家可归的祖国,江南的文字无处不在,一如他日夜渴望的自由。

种直觉告诉我江南虽人在美国但他的诗情却在中国,而且是几十年前的中国,他诗章中常出现当年的土插队细节和年少时光秃秃的上海马路还是记忆中的电线杆变成的枕目伸向远方。他似乎还活在过去,一个长不大的老男人,尽管他来美二十载,他的诗中满满的装着过去,一种抽干了情感添加剂的文字过去式,被悄悄抹去的岁月痕迹。

江南的诗的确很政治,一支入世之笔书写的不那么直白的民运另家。他不同于一些个老民运烈火熊熊的诗句,但他点到为止却也效果正好,比如8964或那年六月的枪声。

其实远在美国的江南和我们没时差,他一直在等雨,在西塘等雨……

2015-11-27——深夜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