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校长沈祖尧撰文,指11月17日港中足球大战,中大直播赛事,有部份香港学生在内地同学起立唱国歌时报以嘘声,令他感「非常痛心」。他认为,「义勇军进行曲」在中国抗战时期曾大振国民士气,盛载着丰富的历史意义,而国歌是国家尊严及团结精神的象征。他引中大先贤钱穆讲最后一课时给学生留下的赠言,劝诫“不尊重国歌”的学生:「你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

沈校长大概只晓得钱穆的一些逸闻趣事,而没有研究过钱穆与共产党政权的关系。钱穆为何要离开中国大陆,只身漂泊到香港,然后晚年避居台湾呢?因为他不仅不爱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敌人。

毛泽东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中点名批判钱穆说:“为了侵略的必要,帝国主义给中国造成了数百万区别于旧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的大小知识分子。对于这些人,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中国的反动政府只能控制其中的一部分人,到了后来,只能控制其中的极少数人,例如胡适、傅斯年、钱穆之类。”若钱穆留在大陆,恐怕连性命都不保,哪里可能创办作为中大前身之一部分的新亚书院呢?

五十年代初,中共对钱穆展开统战工作,派其老师吕思勉和其侄子钱伟长给他写信,劝他回到大陆。钱穆在回信中说,他看见冯友兰、朱光潜这两位朋友,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当中被迫写自我丑化的检讨,那样做如同行尸走肉,丧失了人的尊严,这是他万万做不到的。他愿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传播中国文化,希望在南国传播中国文化之一脉。

同时,钱穆继续著书立说,严厉批判中共政权种种倒行逆施之行径。他在《中国思想史》中写道:“此刻在中国蔓延猖獗的共产主义,最多将是一个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尸。······大陆政权正如一块大石头,在很高的山上滚下,越接近崩溃的时候,其力量越大······三面红旗多恐怖,红卫兵文化大革命多恐怖,下面还有更恐怖的事。”可见,他热爱的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而对毁灭文化、扭曲人性的中共政权丝毫不抱幻想。

说到《义勇军进行曲》,就必须检视中共在抗战中的作为。中共跟日寇互通款曲、贩卖鸦片、扩张地盘,却毫无廉耻地以中流砥柱自居。毛泽东多次对来访的日本各界人士表示,感谢日本的侵华战争,让穷途末路的中共有了翻身夺取天下的机会。中共根本没有资格使用《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中大同学嘘的不是《义勇军进行曲》本身,而是躲在它后面的邪恶的中共政权。在这个意义上,中大学生的所作所为,正是钱穆精神的延续,若是一个蔡元培、胡适那样具有知识分子嶙峋风骨的校长,应当跟这些勇敢的学生站在一起。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