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
第二波是国企私有化。在“下岗分流”、“减员增效”、“企业重组”一类口号下,大小官员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花样百出。(资料图/Public Domain)

92年邓小平南巡后,中国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私有化经济改革热潮。由于缺少起码的民主参与和公共监督,中国的私有化经济改革不可避免地变成了赤裸裸的权贵私有化。

第一波是土地投机热。部分权势人物,主要是高干子女,凭借权力和关系,用极其低廉的价格买下大片土地,然后转手倒卖,一夜暴富,一批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乃至亿万富翁应运而生。

第二波是国企私有化。在“下岗分流”、“减员增效”、“企业重组”一类口号下,大小官员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花样百出。有的企业说是卖给私人,但却不是按照市场价格,而是会计事务所和国有资产评估所严重低估国有企业的价格,然后卖给当地的实权人物,并从中获取丰厚的中介费。有的国有企业宣告破产倒闭,但就在这家破产国企的旁边,冒出了一家生产同样产品的私人企业,而这家私企的老板不是原来那家国企的厂长书记,就是厂长书记的亲朋好友。更有大批的国有企业以MBO即管理者收购的名义,一步到位地把企业的所有权或控股权送到了原来的厂长书记手里。社会学家黄纪苏总结道:“书记变老板,是中国改革的根本机制和主要动力之一。”

与此同时,几千万国企工人失业下岗,理论上的“领导阶级”变成了实际上的弱势群体。在“关于中国工人阶级的观感与思考”一文,黄纪苏引用了网上流传的一段关于中国工人阶级的名词解释:本名“工人阶级”;假名“社会主义中国的领导阶级”;经济学定义“低收入阶层”;洋名“蓝领”;别名“体力劳动者”;昵称“弱势群体”;外号“蚁族”;社会学定义“生存性生活者”;政治学定义“社会不稳定因素”;经常性称呼“失业者”;政府给的名字“下岗工人”;民政部定义“低保户”;真名“穷人”。

中共的国企改革激起了国企工人的强烈反对。长沙市下岗工人陈洪在他的博客里写道:”对我们而言,改革意味着失业下岗,改革意味着我们昨天创造的财富和已有的福利被剥夺,意味着我们的生活负担在加重,意味着权贵和富人们对公共财产和国有财产的瓜分与掠夺.这种’伪改革’,我们凭什么要欢迎?”

有人说,因为实践证明公有制计划经济效益地下,所以必须改革。既然要改革,势必要有人付代价,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宣称:”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几千万老工人。”

陈洪反驳道:计划经济是应该改革。改革是免不了要付代价。但是计划经济不是我们工人发明的,是你们共产党发明的。要付代价,该你们共产党付代价,怎么叫我们工人付代价呢?凭什么你们共产党不下台却要我们工人下岗呢?凭什么你们大小官员们就成了资本家,我们就成了打工仔了呢?

对于国企工人的反对与抗议。中共采取了铁腕手段强力打压。我们知道,过去共产党镇压民众抗议,总是打出“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号。另外,中共扭曲人权的含义,声称“人权首先是生存权”。可是,下岗工人正是地地道道的无产阶级,他们正是为了基本生存权而抗议。因此,中共找不出任何理由去镇压下岗工人的抗议活动,所以在这里,它索性把“无产阶级专政’”和人权就是生存权“的一类基本教义扔到九霄云外,干脆赤膊上阵,硬是把人民--而且首先还是党章宪法上明文规定领导阶级--当作敌人。黄纪苏说他在九十年代后期参加过一个座谈会,“会上的主流经济学家、部长、省长们畅谈经济形势,他们对工人阶级可能的反抗毫不担心。我记得其中一位主流经济学家说,毛泽东当年井冈山造反,确实不容易镇压,现在高科技时代毛泽东一露头卫星定位导弹就下去了。”

(未完待续)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