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2月17日,中国政府发表了《人权白皮书》。它的发表,表明中国开始与国际人权进行交流,承认人权具有世界普遍性。但它完全是为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断恶化进行辩护,并不全面和客观。它只注重人的吃,而不注重人的基本权利,特别是个人权利。它并没有提到1998年10月5日,中国政府在联合国所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人权国际公约。它不顾中国人权状况的事实,就中国人权状况大加赞美,而事实是中国人权近两年不断倒退和恶化。

共产党在49年以前,提出$%打倒国民党一党专制、军队国家化$$%的主张,在当时受到人民的支持。而49年以后,它令人民失望,继续搞一党专制,比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国民党政府还允许党派独立存在、有自已的政治主张,允许结社自由,允许舆论批评政府。例如中共的《新华日报》就猛烈批评国民党政府以及它的一党专制,反对国民党的新闻封锁。那时,《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就批评国民党所说的$$%中国穷不易搞民主$$%,主张中国实行民主。那么,今天中国的人权状况是进步了呢?还是倒退了呢?

1949年以后,中国共产党实施一党专制,各项政治运动迫害致死的人数就达4,000万,饿死的人口达4,000万。中共当局把它归于自然灾害。那么,打了那么多粮食,都到哪里去了?$$%亩产万斤粮$$%都到哪里去了?这两项死亡人数就达8,000万,相当于山东省的人口。$$%文化大革命$$%践踏人权达到极点,创世界之最。这又是世人所周知的事实。

就近两年的人权状况又如何呢?正如人们所耳闻目睹,许多人的生命和人身自由再次受到威胁,致使许多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善男信女被投进监狱,不经法院审判就被关进劳动教养所,被剥夺其人身自由。公民的权利受到严重践踏。公民批评政府和选择政府的权利被剥夺了。成千上万坚持信仰自由的人,近两年被投进监狱。《人权白皮书》只字不提这些事实,也从未向人民公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内容,也从未向人民公布联合国《人权宣言》之内容,就连中国宪法明文所规定的$$%公民有信仰和不信仰自由的权利$$%,也被撕毁、抛弃了。因而,《人权白皮书》再次欺骗和愚弄了人民。

50年来,人民的信仰自由过吗?新闻、舆论、出版、结社自由过吗?其他党派没有独立自主,没有提出自已的政治主张的自由,只能拥护共产党。一个连自已党都没有权利拥护的党,不就仅仅是些虚设吗?共产党所说的多党合作,不是欺骗人民、又是什么呢?在这种一党专制下,人权又如何能得以保障呢?

人的权利不仅仅是温饱。这不是人的标准,而是动物的标准猪的标准。如果这样的话,这与动物有什么区别?人需要思想、信仰、民主、自由等人的基本权利。把经济搞上去,人得以温饱。但是,这只能是民生范畴,而不是民权范畴。

原因乃是中国的制度出了问题,它的制度没有其它权力的制衡,人民没有选择领导人或政党的权利。例如:毛泽东出了问题,就没有一种制度去约束、控制;邓小平出了问题,也没有一种制度去约束、控制;江泽民出了问题,也没有一种制度去约束、控制。宪法对共产党没有约束力。共产党高于宪法,可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因而使得中国的人权状况堕入恶性循环。解决吃的,并不等于人权状况就好。不要把人和动物的要求标准等同看待。应该让人站起来,而有别于动物。这就要求中共首先向人民公开联合国《人权宣言》及《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国际公约》之内容,并切实地把它们付诸实践。

不稳定因素就在于一党专制,在于制度本身,在于没有一种制度可以对中共进行有效的制衡。怎么能把不稳定因素归于民主?归于信仰自由呢?归于用和平方式推进民主的民运人士呢?怎么能把不稳定因素归于$$%真、善、忍,做好人$$%的善男信女呢?$$%法轮功$$%百分之六十以上是老弱病残的离、退休人员,而且大部份是老年妇女。她们怎么会有能耐危害国家安全呢?为什么共产党对她们怕得要命、恨得要死呢?

所谓$$%中国是一个大国、人口众多和经济不发达,因此,不易搞民主$$%是没有道理的。俄罗斯、美国、法国、加拿大这几个国家大不大?印度、日本人口多不多?孟加拉国、印尼、东帝汶这几个国家发达不发达?俄罗斯不稳定的原因是在斯大林时代、还是叶利钦之后?印尼不稳定原因是在苏哈托专制时期、还是之后?南非是在白人统治时期、还是之后?斯大林式的专制稳定吗?朝鲜成千上万的人被迫害致死、饿死。它稳定吗?布尔布特屠杀自已的同胞三分之一。它稳定吗?中国50年来非正常死亡达4,000万人,饿死达4,000万人;1998年游行抗议示威达6万起,1999年超过10万起;成千上万的人被无辜地投进监狱,随意剥夺人身自由,贪官腐败再一次成为中国的头号问题。因而不稳定因素就在于专制制度本身。

南非社会转型迈向民主。它不稳定了吗?印尼社会转型迈向民主。它不稳定了吗?台湾社会转型成功。它不稳定了吗?东欧各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国家社会转型成功。它们不稳定了吗?韩国社会转型成功,它不稳定了吗?专制社会转型迈向民主,是人民的选择。这是人类文明社会发展的趋势。因此,中国人民应当有自已的选择权。政府应当由人民自已来选择。政党应当由人民自已来选择。国家领导人也应当由人民自已来选择。稳定,而不是把要求当家作主的人民投进监狱,不是剥夺个人权利自由,更不是把人民迫害致死,更不是以坦克、枪炮对准人民。所有这些都与现代化民主大趋势背道而驰!

把不易搞民主归于文化的不同,也是不合理的。上述几个社会转型成功的国家,与现代化民主国家的文化相同吗?我国在经济方面一步步与国际接轨时,很少提到国情及价值观不同;一旦涉及到民主和人权方面与国际接轨时,却大谈特谈国情及价值观不同。每当我国向资本主义靠进一步,总发生一些变化,又靠进一步,又发生一些变化。但那些顽固者们说,这是在一个中心下取得的,靠的乃是$$%三个代表$$%.其顽固的原因,就在于一党专制本身。

政治体制改革,没有反对派的参与,是不可能成功的。而政治改革不能到位,民主及人权就不能得到保障。

什么主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采取什么样的制度。一党专制就是中国的国情。现代化民主国家无论是三权分立、还是多权分立,它有一整套权力制衡的有效机制。人民有选择的权利。贪官腐败有传播媒介予以监督、爆光。人权切实得到法律的保护。所有这些,乃是一党专制所达不到的。人权状况也不是哪个党所能随意下结论的。

中国政府1998年10月5日,在联合国签署了《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国际公约》与《经济、社会、文化国际公约》。我被非法关押,原因就在于我提出了仅仅签署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实施;还要求全国人大应将这两项国际人权公约尽快立法。既然签署了,就要取信于国际社会。签约就是一种承诺。但遗憾的是,中共当局再一次欺骗人民,又一次在国际上失去信誉。这两年来,中共当局违背国际人权公约之规定,也违反了中国宪法公民权利的基本规定。一些民运人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受到非法的待遇。

中共当局应面对中国民运存在的事实,从国家长远着想,与中国民运开展协商、对话、谈判,向政治改革、民主和解迈进。中共当局能张开口与大陆以外的国民党(现今已经变成台湾的在野党)坐下来、什么都可以谈。为什么就不能张开口与大陆内的反对派坐下来、什么都可以谈呢?这是让中国人权状况走出困境的唯一机会。中共最高当局如果抓住这一机会,就会令世界刮目相看。

(2000.2.20)

[作者车宏年是中国山东省济南市的民运人士。转自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