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协宪法专委会选举违反民主程序,律协指定候选人,拒绝委员自荐】11月1日,北京市律师协会举行宪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的选举会议。会议开始后,律协确定的主任候选人田燕刚(北京律协监事)、副主任候选人韩映辉(北京律协女律师联谊会秘书长、西城律协副会长)发表了演讲,另一主任候选人董刚(北京律协理事、北京律协青工委主任、海淀律协副会长)因故缺席,但另有三名按照律协规定程序已经自荐主任、副主任的委员未能成为候选人。此三名自荐委员均为第八、九、十届北京律协宪法专业委员会连续三届委员,其中张鹏律师连续担任两届宪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曾被律协评为优秀委员;梁小军、杨航远律师为长期代理维权、公益案件的资深律师,多年来积极参加宪法专业委员会各项活动。现场,有部分委员对为何三位老委员未能成为候选人,而三位从未参加过宪法专业委员会的委员却成为候选人提出质疑。还有委员对选举是否符合差额选举提出质疑。对此,赵曾海副会长、张卫华监事长解释说候选人产生过程是按照《第十届北京市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主任、副主任选举办法》的规定,经民主推荐,由会长会议提名的。但他们没有解释“民主推荐”的程序及不推荐的理由,以及只推荐2名主任侯选人和1名副主任候选人的理由。部分委员因此退出选举会议,留在会场的委员不足委员总数的三分之一。会后,梁小军律师发布声明,认为北京律协违法渎职,必须重新确定候选人并进行选举,以使宪法专业委员会可以顺利开展工作。

【北京律师发联合声明,质疑律协宪法专委会选举公正性】11月1日,北京律师、北京律协宪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梁小军、李国蓓、丁锡奎、李方平、高福东、乔尊、王令、王耀刚、肖志宏、邢江峰、杨学林、张鹏、张文凯、赵建国发表《关于北京律协宪法委员会换届选举拒绝投票的申诉与声明》。声明对当天下午举行的宪法专委会的选举会议提出质疑:1、候选人的名单酝酿是否符合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为何三名自荐委员没有被列入被选举人,且未获得任何通知,无法获得权利救济。2、宪法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的人选,是否要考虑到工作的延续性。即未获推荐三名自荐候选人均为多届老委员,而新的推荐候选人均为第一次参加本专业委员会。3、专业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的选举应当是差额选举,而非等额选举,为何此次选举实质变为等额选举。4、对于田燕刚律师,我们依然不知道其执业处所、执业情况、执业方向,对此他本人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实难就此投下赞成票。声明中表示:面对此次违规选举中出现的情况,面对律协会员、宪法专业委员会委员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被变相剥夺的实际状况,我们深感悲哀、惭愧。同时鉴于,投票计票中实际无反对票,也无另选他人的选项,我们只能以拒绝投票的方式,明确表示反对此种只填选票却无选择的选举,反对此种选举情况下当选的候选人。当日,就此离席或明确表示反对的委员超过出席会议人数的半数。请律协及各位同仁予以重视,立即调查此次操纵选举的恶性事件。

【王宇辩护律师向办案部门提行政复议申请】11月2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文东海、李昱函向天津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确认河西分局将被该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监视居住的王宇在侦查期间的相关案件信息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环球时报公开播放和报道,同时却拒绝将有关案件情况信息向辩护律师公开的行政行为违法,同时要求责令河西分局立即纠正不安排律师会见、不向律师介绍案件相关情况、不安排律师和王宇通信的违法行为,并赔偿相应损失。

【会见权】11月3日,包龙军的辩护律师吕洲宾收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邮寄的书面决定,不准予会见包龙军。

【陈泰和律师被任职学校克扣工资】11月4日,广西陈泰和律师发布信息称,他虽然没有收到任何指定监视居住的法律文书,但学校却以他在监视居住期间为由给他按照基本工资的75%发放薪资。

【通信权】11月4日,张凯律师的辩护人、北京张磊律师向温州市检察院递交控告信,控告温州市公安局局长及温州市公安局办理张凯案件的相关警员。控告信指出,被控告人涉嫌破坏《刑事诉讼法》的实施,非法阻碍当事人、辩护人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通信权利)。据悉,张磊及张凯律师的另一位辩护人李贵生律师已多次致信张凯,由办案警员转交,但他们至今没有收到张凯的回复,而张凯现在处于不知所踪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中。张磊律师认为,根据常识、常理、常情,不难推知:如果张凯确有收到两位辩护律师信则其一定会回复,一定会行使自己与辩护律师通信的权利,除非温州市公安局根本没有将我们的信转交给张凯导致其根本就没有收到我们的信,或者其被剥夺了与辩护律师通信(回信)的权利。不管是前述哪种情形,温州市公安局均已涉嫌非法阻碍辩护人、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通信权利)。

【会见权】11月6日,王全璋的辩护律师李仲伟收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不准予会见的书面答复。

【谢阳每天被三人看管】11月6日,处于失踪状态的谢阳律师的妻子收到谢阳11月2日写的信。谢阳在信中称,陆续收到了物品和书;有写出的信未被递交;每天被三个人看着,已习惯了。谢阳在信中没有提及收到了辩护律师的信。

【警方约谈陈泰和】11月6日,广西桂林警方“约谈”陈泰和律师。陈律师要求他们把账户解冻,让他去美国照顾快生育的妻子,警方应到他工作的学校澄清,给他发放全部工资。警方回复称:“决定权在公安部”。

【会见权、当事人被失踪】11月6日,温州严晓洁牧师的辩护人张培鸿、徐炜瑾律师致信温州市检察院,认为本案办案警察存在大量严重违法之处。信中指出,9月23日下午两位律师前往温州市看守所会见,严晓洁十分惊讶,称警方当日上午提审时曾说“不会让律师会见你”。会见仅进行了10分钟,看守所就以“承办不允许”为由强行带走当事人,无故中止律师会见。9月25日辩护人再次提出会见请求,但看守所称严晓洁已被释放。至今严晓洁下落不明已有月余,两位律师在此期间依看守所提供的本案承办电话,多次致电温州市公安局国保队、龙湾分局、蒲州派出所等办案单位,但警方言语隐晦、相互推诿,无人承认自己是本案承办。后辩护人又致电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了解到公安办案部门从未向检察院申请逮捕严晓洁,本案在检察机关全无记录。

【律师被限制出境】11月9日、10日,蔺其磊、张科科律师先后被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理由是他们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王宇辩护律师行政复议申请被驳回】2015年11月9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文东海收到天津市公安局11月5日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书》,该决定书称“你对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不安排你会见王宇、不向你介绍案件相关情况、不安排你和王宇通信等问题,于2015年11月2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经审查,你所申请事项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根据《行政复议法》第17条第1款之规定,决定不予受理。”11月13日,文东海律师收到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该决定书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具有行政机关和刑事司法机关的双重职能,其在履行刑事司法职能时所制作、获取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条所界定的政府信息。基于王宇已经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文东海律师所请求公开的王宇之相关信息,应依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加以知悉。故驳回文东海的行政复议申请。

【起诉】11月9日,湖南省长沙市律师蔡瑛因被限制出境而起诉湖南省公安边防总队、长沙边防检查站,法院受理该案。

【北京被失踪人权律师妻子赴北京律协维权】11月10日,李和平和王全璋律师的妻子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师权益保障部的付先生、赵女士接待了他们,表示会将其反映的律师失踪一事上报。11月11日,二人又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见到副秘书长,被告知律协根本不知道“709”被抓律师大多未收到通知书。

【被限制出境律师致信北京公安局】11月12日,梁小军、蔡瑛、张科科、游飞翥、李金星、李方平等17位律师就部分中国律师被限制出境事宜致信北京公安局。信中指出,北京市公安局无权以所谓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口头决定限制律师出境,这种滥权行径也是对公民人身自由权的严侵犯。

【709事件权益受侵犯律师统计】(法律工作者)被11月13日,截止到今日,共有至少至少30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踪。其中,40名律师(法律工作者)仍处于被羁押或被失踪状态。

【解除委托】11月13日,温州市公安局通知李柏光和刘培福律师:张凯律师的助理刘鹏解除了李柏光和刘培福律师为他辩护的委托,并称刘鹏本人写有解除委托的书面文件,随后将会把该文件寄给二位律师和刘鹏母亲。

【控告】11月13日,谢阳律师的辩护律师张重实就办案单位不依法安排会见、不依法告知案情向湖南省检察院寄出控告书。

【会见权】11月13日,赵威(网名考拉)的辩护律师任全牛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要求侦查机关履行职责申请书》,要求告知办案人员的姓名、办公地址及联系方式。同时提交的还有《律师会见申请书》。

【解除委托】11月13日,温州市公安局警察通知张磊律师:张凯本人解除了(张凯母亲委托的)张磊律师为他辩护的委托,并称张凯本人写有解除委托的书面文件。

【幸清贤被抓捕后无音讯】11月13日,幸清贤的辩护律师高承才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了解案件情况,赵旭称“对于幸清贤的事一无所知,连名字也没听说过。”

【约谈】11月13日,河南任全牛、常伯阳律师分别被河南警方第二次约谈。

【会见权、行政复议】11月15日,包龙军的辩护律师吕洲宾向天津市公安局提交《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不准予律师会见包龙军、不准予律师与包龙军通信的行为违法,并要求立即责令河西分局安排会见、保障通信。

【张凯所在律所被查账】11月16日上午,7名警察到张凯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查账,4人是温州公安局的,3人是北京市公安局的,他们复印了很多涉及张凯的文件、资料,给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兴权律师的助理小孟做了笔录。

【会见权、解除委托】11月16日,张凯案件,温州市公安局第五次作出《不准予会见决定书》,理由仍然是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同日,辩护律师张磊收到温州市公安局邮寄的《暂时解聘张磊律师》的书面文件。该文件的标题为“暂时解聘张磊律师”,正文为“因个人考虑,暂时解聘张磊为我的辩护律师”,落款为“张凯2015.11.12”,为复印件。

【北京被失踪人权律师妻子赴北京律协维权】11月16日,李和平、王全璋的妻子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协答复“司法局说人在天津,具体哪里不知道。建议同时去找司法局的领导。”家属再次提出要求保障家属知情权、律师会见权,并要求律协履行自身职责,陪同家属去司法局。11月17日,他们再到北京律协,要求见会长,律协答复要先递交书面材料再决定是否让他们见会长。11月19日,律协告知两位受难律师家属,已上报秘书长、会长,争取尽快开会商议。

【警察要求被抓律师家属保持沉默】11月17日,据自由亚洲报道称,广州警方多次要求隋牧青律师的妻子孙女士,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保持沉默。

【律师法院内被拘禁】11月17日,福州邹丽惠律师到福州鼓楼法院起诉该院法官侵犯名誉权,立案庭拒不接收起诉材料,邹律师寻找负责人交涉,被法警强行架离办公区,拘禁在一间办公室内,之后鼓楼区法院决定对邹律师司法拘留15天。消息发出后,全国律师致电鼓楼区法院抗议,邹律师于晚上八点左右被释放。

【安检】11月19日上午,崔会芳的辩护人张科科律师到佳木斯市前进区法院阅卷,进入法院时被法警要求安检、出示身份证等,被张律师拒绝。之后,张律师前往佳木斯巿中级法院投诉控告。

【起诉】11月19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文东海、李昱函向天津市和平区法院递交起诉状,起诉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区分局、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环球时报》。请求法院确认天津市公安局不予受理原告行政复议申请,不对原告的具体申请事项进行实体审查的不作为行政行为违法。;撤销天津市公安局津公复不受字[2015]14号不予受理决定书并责令被告继续审查本案并作出复议决定。起诉状中指出: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以下简称河西分局)在办理王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中,无任何理由拒绝原告会见王宇,并拒绝原告依法要求了解涉案相关情况及要求与王宇通信的执业权利。另一方面,河西分局违反中国保密法的规定,先后多次将王宇案侦查期间的案件情况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网公开播放和报道。

【会见申请被办案部门邮寄退回】11月19日,赵威(网名考拉)的辩护律师任全牛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的《要求侦查机关履行职责申请书》、《律师会见申请书》被邮寄退回,邮递员称“本人拒收”。

【律师了解案件情况,办案部门称无可奉告】11月19日,李和平助理高月的辩护律师王飞和李国蓓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再次就该局严重侵犯律师辩护权的问题要求约见局长赵年伏,信访接待人员李姓警察(警号:290797)称局长不会就此事见律师,并称关于此案,河西分局的统一答复是:无可奉告。律师问这是其个人意见还是局长意见,其称是代表局长答复的。同日,两位辩护律师还向天津市检察院提出控告。

【官方强推律师分级制度,意在分化、瓦解律师群体,严控人权律师】11月份,律师等级制度改革有可能在2016年推行的消息在律师界和法学界引起激烈讨论。参与鼓吹、论证的陈卫东、任永安发声回应(据悉,他们从官方获取不菲的项目资金,专门对律师分级制度进行了长期的立项研究,并以一篇发表于司法部官方杂志的陈词滥调的论文来交差——编者注),激起新一轮更大的舆论反弹。中国政法大学的王建勋副教授在《财经》撰文认为:企图通过律师分级搞所谓的匹配是一种计划思维在作祟,仿佛决策者知道完成这种匹配所必需的所有信息,这是一种理性的狂妄。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指出,此举不仅禁止了一定级别的律师从事某些法律事务,与《律师法》相冲突,而且限制了当事人选择律师的诉讼权利。上海律师协会副会长王嵘认为,“律师分级出庭”是以等级为门槛对律师的出庭权限进行差别化对待。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原民事法官程屹认为制度设计者不考虑基层环境,不考虑实务需要。更多的律师发文质疑分级的动机:这个级谁来分?担心名为分级,实为分化律师群体。

【遭受酷刑律师提起刑事自诉】11月22日,北京余文生律师通过EMS特快专递方式向北京市大兴区法院递交了对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察冯盛名、韩超的刑事自诉状,依法追究冯盛名、韩超对他实施酷刑的刑事责任。

【会见权】11月23日,张凯的辩护律师张磊、刘鹏的辩护律师李柏光分别致信温州市公安局,要求该局安排两位律师会见自己的当事人,以确定由办案警察出示的他们解除对两位律师辩护委托的复印件材料是否真实,是否是他们的真实意思表示。

【会见权】11月26日,李和平律师的妻子及其辩护人马卫、蔡瑛律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及其辩护人余文生律师一同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区分局,要求见预审支队赵旭队长。接待警察称赵旭不在,任何负责人都不在。经律师们据理力争,赵队长突然出现,三位律师与其交涉,要求会见李和平、王全璋,确定他们被监视居住的地点,赵旭称会向办案单位转达律师们的要求。

【湖南律师为被失踪的谢阳律师发声】11月27日,为维护谢阳律师的诉讼权利,湖南17名律师发布联名公开信。信中呼吁:为维护谢阳律师的合法诉讼权利、为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我们支持谢阳律师的辩护人张重实律师提出的控告,同时严正要求长沙市公安局立即停止违法、依法保障谢阳律师诉讼权利,并呼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对长沙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予以监督,责令纠正,以切实保护谢阳律师的法定诉讼权利,以维护法律正确实施。

【律师因代理信仰案件被布控】11月27日,到黑龙江办理信仰案件的任全牛律师,在哈尔滨机场被机场安检部门的警察反复盘问、调查。他们称任律师是黑龙江公安厅的布控人员。

【会见权】11月30日上午,张磊律师接浙江省检察院电话,称他对温州市公安局在办理张凯等人案件中存在违法不告知案情、剥夺通信权利、非正常解聘律师、滥权不许可会见、强迫失踪等违法行为的控告,他们经过调查确认张凯已经解除了对我的委托,故不再处理。张律师回应,根据两高三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规定》第八条专门对此情形规定的会见权,应当安排他会见张凯,以确定是否是其本人解除委托。

——律权关注发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