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京城的冰雹车城的狂风大作迎来“64”纪念日来临之时

我躲在黑暗的角落之中独自一人拷问我自己

当先驱者大脑中的骏马冲出花岗岩设计的跑马场时

我的思维是否仅仅冲动焚烧羁绊便恒久僵化不已

当青春的生命与死亡的兵器相碰撞的声音远离现实时

我的记忆之河是否已经冰封不再汩汩流淌

当殷红的鲜血与燃烧的烈火相交融的画面被尘封时

我的血管之液是否已经梗塞不再热血沸腾

当烈士的灵魂与孤独的黑夜相伴随无法摆脱的时候

我的目中之光是否已经落叶不再凭高远视

当千古奇冤被黄土深深的掩埋得血淋淋的时候

我的良知之手是否探进涌入空气和阳光的细管

当乾坤被铁手倒转人世间指鹿为马从善如流难上难的时候

我的大脑和身体是否像秋天的落叶随风飘落走向腐败的归宿

2005年6月1日于吉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