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32317pubvp1
网络图片

时光如白驹过隙,时至今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已经入狱七年之久。12月28日是刘晓波的60岁生日,由于刑期未满,刘晓波只能在狱中度过人生当中的这一重要环节。按照民间的习俗,60岁是值得庆祝的,而很多地方讲究“男做虚、女做实”,倘若刘晓波没有再度入狱的这段经历,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就可以和亲朋好友一道庆祝60诞辰了。

依照中国的法律,已经尘埃落定的案件,家属具有对被判刑者的探视权,只要探视次数不超标就应当被允许。然而,在刘晓波年满花甲之际,当局拒绝了其家人的探视请求。刘晓波的生日和服刑地对于公众而言已经不是秘密,在他生日前夕,社会各界人士寄送给他的生日贺卡以及礼物如雪片般飞向辽宁锦州监狱,遗憾的是,这些均被当局截留。

七年前,刘晓波因为参与《零八宪章》的起草和征集签名,结果未等《零八宪章》公开发布,便被警方拘捕。一年过后,刘晓波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刘晓波不服判决,遂提起上诉,二审仍维持原判,之后,刘晓波被送往遥远的锦州监狱服刑。

当局并不以对刘晓波以言治罪为满足,而是大行株连政策,对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进行长期严密监视和软禁,另外还对刘晓波的小舅子以经济罪名进行构陷。刘晓波家族的遭遇充分说明,中国的政治再度步入到了一个黑暗的时段。事实上,在继刘晓波之后,又有数不胜数的仁人志士被以五花八门的罪名拘捕和判刑,可见,在经济上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在政治和人权上却在倒行逆施。

互联网时代为中国民众,尤其是渴望自由的民众开启了一扇窗。对于中共当局而言,互联网既可以为其发展经济、宣传意识形态服务,同时,也让其感到不安,因为资讯的传递相对传统媒体自由,管制相对困难。早在21世纪初期,当局就打造了防火墙,将一大批包含敏感信息的境外网站屏蔽,在开奥运会前后,部分屏蔽暂时放开了,但那之后,又恢复常态。

不难看出,在金盾工程竣工过后,当局的网络封锁和屏蔽技术更为高明,相关设备可以及时检测到敏感网站和敏感内容,并做到第一时间将其拒之门外。有些境外媒体网站,信息总体而言并不算敏感,但是,偶尔还是会触碰到“六四”、“零八宪章”等敏感话题,这个时候,当你试图点击标题进行浏览时,具体页面却无法显示,而要等到5分钟之后才能查看该网站的其它不敏感内容。

在奥运会之前,刘晓波时常借奥运的东风,和其他仁人志士一道,发起各种签名活动。不可否认,当局为了争取国际社会,尤其是外国元首对北京奥运会的积极参与,当时并未对民间的这类活动进行大肆打压,不过,未打压并不等于是当局宽宏大量,实际上,当局将这些旧账一笔笔记录在案,准备等到奥运过后再秋后算账。

刘晓波作为八九民运的绝食四君子之一,虽然几度入狱,但一直矢志不渝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受捷克《七七宪章》的启示,他跟其他学者在能预知到存在巨大风险的情况下,仍然毅然决然地起草《零八宪章》,并让各界人士联署。然而,因为通讯工具受到严密监视,使得刘晓波不待出师便身陷囹圄。

当局对刘晓波的突然抓捕并不能阻挡《零八宪章》的发布,事实上,正因为刘晓波等人的被捕,《零八宪章》反倒比预期提前一天横空出世,声震寰宇。《零八宪章》行文温和、高瞻远瞩,汇聚了体制内外各界人士之共识,使得各界人士可以在其勾画出的政治蓝图下团结一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去从事一切争取宪政民主以及各项普世价值的活动。

在继刘晓波之后,《零八宪章》的联署者纷纷遭遇当局骚扰和打压,然而,由《零八宪章》所引发的《零八宪章》运动却如火如荼,呈现出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态势。虽然“零八宪章”被当局设置为敏感词汇,但是,这一文本和具体内容却广为人知,很多维权运动的参与者其实都是在践行《零八宪章》精神。也只有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各种社会运动才能走得更稳健,并长足发展。

刘晓波于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不仅是刘晓波的荣誉,同时也是千千万万追求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者的共同荣誉。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讲,这又恰恰是中共当局的耻辱。然而,无耻者无畏,刘晓波案一审的宣判日期,当局故意选在圣诞节当天,这明显是在向西方社会公然挑衅。那之后,当局在抓捕和判决各类敏感人士时,已经毫无顾忌,而被捕者的刑期也动辄十年之久。

在以往,被抓捕的敏感人士一般都是言辞比较激进的,如今,温和的异见者同样具有被抓捕的危险,如浦志强、许志永、信力建等等,还有一大批遵纪守法的律师,因为仗义执言,也被一一关进大牢,让一部分希望加入抗争队伍的人士不寒而栗。不过,再严厉的打压,也终究无法战胜抗争者的坚定信念,前赴后继的景象因此洋洋大观。

刘晓波获刑11年,这对于一个渴望自由的人而言是极度残忍的,诺贝尔和平奖花落刘晓波算是给了他莫大的慰藉。不过,因为当局的严密控制,刘晓波可能至今仍然不知道《零八宪章》的巨大影响力和对现实社会的指导效果。倘若他知道了,应该会倍感欣慰。

刘晓波60诞辰之际,国际社会继续对他表示声援。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全球会员在这一天举行聚会,遥为刘晓波庆生,并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他家人的骚扰。最为让人击节叹赏的是,在刘晓波生日这天,广州数十位公民大胆聚餐,穿上印有“寻人启事”文字和一大批被捕入狱良心犯的头像的文化衫,倡导自由与和平理念,并遥祝刘晓波60岁生日快乐。

刘晓波身在狱中,必须与狱友一道同吃同住,不可能有像样的生日庆典,监狱管理者也不可能为他的生日特别准备什么礼物,否则,就不会拦截别人寄去的礼物和贺卡,也不会阻止刘晓波向外寄送信件以及家人的探视。

有多个消息来源称刘晓波在狱中身体状况欠佳,然而,当局并不打算让他保外就医,而是准备将他一关到底,直到刑满出狱的那一天。当局对刘晓波长期关押,会暗自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而高兴,然而,殊不知这是自毁形象,不仅有民间形象,还有国际形象和历史形象。这个时代的统治者注定被唾弃,他们既不能厚德载物,也不能雅量容人。

刘晓波被判重刑,完全是冤案,他的60岁生日在狱中度过,连家人都不得探视,贺卡和礼物都不能收取,只能说明高喊依法治国、以德治国的中共当局依然在开历史倒车,他们所谓的改革、反腐其实都不是为了中华民族能有一个美好的明天,而是为了长远维护自己的独裁专制统治。刘晓波狱中度花甲,是当局的耻辱,是法治的耻辱。只要当局不彻底地改弦更张,顺应民心和潮流进行脚踏实地的政治改革,这耻辱就将永无洗刷之日。

2015年12月30日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