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非法集资,相信大多数读者并不陌生。因为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曾经发生了两起重大的非法集资案件,一起是北京沈太富集资案,另一起便是无锡郑斌集资案。由于这两起集资案,涉及金额特别巨大,涉及的人数异常众多,涉及的地域也相当宽广,因此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不禁震惊全国,同时也引起海外的关注。尽管后来主要当事人被绳之以法,但所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对整个社会以及受害者的家庭带来的损失与痛苦,至今让人难以忘怀。唯一感到庆幸的是,这两起案件并没有对社会稳定带来大的冲击。按理说,在经过这么两起重大的非法集资案之后,中共应该对这一类型的案件引起重视,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将之杜绝于萌芽状态,遗憾的是,这类现象不仅没有得到有效的遏止,而且还出现了一种越演越烈的态势。2008年9月5日发生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自治州的非法集资案便是中共对经济领域维稳的一个重大失败。

有关这起非法集资案的详细过程,笔者不想在这里赘述了,因为海量的网络资源已将这一过程揭露得淋漓尽致。在这里,笔者所要追问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非法集资在中共的统治下,愈演愈烈?到底又是什么原因,使得一个普通的非法集资最后演变成一个震惊全世界的政治事件?

首先,毫无疑问的一个答案便是中共统治下的金融体系,其结构极其的不合理。在以四大国有控股商业银行为主的金融信贷体系中,由于受中共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意识形态的桎梏,对国有企业一直给予积极的信贷支持。而对民营企业,尤其是民营的中小企业,银行在审发贷款时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信贷顾虑”。这种“信贷顾虑”,说穿了,其实就是一种极左思想在作怪,害怕民营企业最终发展壮大,从而危及以公有制为主的国有企业地位。以公有制为主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说到底实际上是为了中共的利益而存在的。因为假如失去这一模式做支撑,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也就会受到质疑。所以,中共宁愿地下非法集资活动泛滥,也不愿改变现有的金融体系。

其次,受巨大经济利益的蛊惑,相当一部分政府官员或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到了非法集资活动当中。此次湘西非法集资案,之所以吸引数以万计的老百姓参与,其中最重要一个原因便是当地的政府官员公然参与了进来。政府官员作为公权力的执行者,本身便具有一种比普通人更高的权威性,他们的参与,带给老百姓一种“这样的集资很安全”的错觉。如此一来,如果谁不参与,谁不就是大傻瓜了吗?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经济案件,湘西的非法集资案很可能会在雪球崩溃后,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进行解决,如枪毙几个非法集资的带头人,抓几个贪污腐败的政府官员。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一个普通的非法集资最后居然演变成万人游行示威堵火车道的政治事件,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唯一的解释便是,当今的老百姓对现有的政权充满了不满。尽管由于5.12汶川大地震及京奥的圆满举行,部分转移了民众对现有政权的敌视目光,但只要有一丝火花,便可能将这种对立情绪重新燃烧起来。典型的如瓮川事件,仅仅一个女中学生的意外身亡,便可以成为民众攻击县一级政权的借口。而湘西的非法集资,牵涉数以万计百姓的身家性命,他们因此更有理由联合起来向政府发泄了。当然,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所谓“数以万计”的统计数据夸张了一些,但如此庞大的人群聚集起来向政府发难,其中必然会有其他一些遭受不公平待遇的人。譬如房地产的拆迁,譬如个人生活的社会保障,譬如工厂的不正常倒闭。诸如此类,他们以此次非法集资为契机,发泄自己的愤怒,表达自己的不满,这实际上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在中共大力宣传下的歌舞升平背后,是一座怎样危险的炸药库。

中共前党魁毛泽东曾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可否认,在对待星星之火的问题上,中共如同消防队一般不遗余力地四处进行扑灭,但是,如果不从体制上解决问题的根本,更多的星星之火点燃了,还有没有时间来得及扑灭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