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除夕那天我是与几个在纽约的朋友在一起过的,我们特别选了一家可以看到2004年中国春节联欢晚会的餐厅去搞除夕聚会,结果别提了,当然是边吃边骂。虽然我们已经是比在中国的家人更晚看到春节联欢晚会,但对这样一埸春晚的节目还是没有准备地失望,本来那天大家也不放假,有几个来晚了一点,起初还真为没有看到头而遗憾,可是很快就开始骂声连连了。据说在中国的当晚有5亿多观众收看了这台晚会,而春节晚会总导演袁德旺在接受访谈时称,今年的春晚是“基本成功”的,真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那么杂乱的现埸,像个“大杂烩”,感觉上是热闹的,可是也真有点过了头了,而后来在网上看到新京报报导说,在中央电视台2004年春节联欢晚会播出的同时,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对全国观众收看春节晚会情况进行了同步跟踪电话调查,整个调查持续了3个多小时。通过对全国100多个样本城市的2227个家庭调查表明,有2105个家庭收看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家庭收视率达94.5%,其中78%的家庭表示满意。尽管如此,今年春节晚会的到达率和满意度还是较去年分别下降了1.5%和5.6%.真怀疑这个数据的水份,难道中国的老百姓就那么容易满足、那么好懵吗?而我们这几个哥们一年也没有碰在一起了,好不容易地聚在一起,什么也没有顾上谈,尽谈“春晚”了,因为毕竟是中国人嘛!记得1984年那第一埸春节晚会,那么朴素,而又那么精彩,而在今年之前,我一直是春节晚会的忠实观众,尽管周围有许多人批评,我还是觉得很不错的。至少有那么一两个节目是能抓得住人的。唯独今年,简直是太太太让我失望了!什么节目都要来都要照顾到,可是没有一个节目突出,没有一个节目值得回味的,化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搞成这样,想当年哥们在地方台工作时,只化几十万搞的晚会也不比这台差呀!那钱到化到哪去了?以前我在家看春晚时,我们一家人也是边看边吃,一到戏曲节目或是要念贺电时,我妈就叫我去热汤热菜,我常是嘟着小嘴极不情愿地去服务;要不大家就英雄所见略同地齐齐去上厕所,就是那样,我还生怕错过了什么,总是会在第二天再看一次重播,而这一次我只看了一半,就犯困了。为什么?因为差不多全被大家猜中了,大家说,瞧瞧瞧,要唱了,民歌;瞧瞧瞧,要上相声了;瞧瞧瞧,要合唱、合说、合舞了;瞧瞧瞧,要念贺电了;节目取材面太窄了,都是新世纪了,新的生活有那么多的新内容,为什么节目的取材不能宽一些再宽一些呢?唯一大家没有猜对的是,今年春晚的新内容:短信息。因为咱哥们在海外少玩这个,还没有想到。从1984年到2004年,有二十年了,什么都变了,如今的春节已经不是昨天的春节。我看到网上一个人评论说,一切都变了味道,变馊了!埸面大了,制作手法新了,可是那欢乐已不是自然的流露,而是用几百人上一个舞台去制造出来的了,有些做作是必然的,而最近这几年的春晚,能想起来的就是赵本山的小品了,03年的也比今年的强呀,细想一下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春晚的支柱节目成了小品和相声,别的节目好象是凑个热闹,图图开心,帮共产党宣传一下每一年的好处。也好,从今以后,我再不会惦记着看春晚了,中国新年的过法已大变了,不再是一家老小守着电视机团园了,可以想出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而在海外过年的老中们也肯定能想出别的过年热闹的方法,明年就会知道了,也是呀,时代都变了,一切都在变,这中国人最后的豪华盛宴——春节晚会也一样该变变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