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欧阳小戎,失踪已经40余天了。自从他写下那首《妈妈,让我去绝食吧!》那首感人的诗篇,远涉千里来到高智晟律师身边,体验他的正义人生与文学人生至今,已经40余天了,而他则仅仅在那个著名的为我们的好政府视为危险人物的人身边呆了一天时间就失踪了,而且,此种人间蒸发式的失踪状态仍在持续状态中。

我很欣赏这位青年的才华与勇气。我曾为他写过一篇文章《欧阳小戎,一个勇敢的青年》,现在我只得变换我的写作主题了。

欧阳小戎,一个不幸的青年。他的不幸就在于他的无辜受害。他作为一个年轻的诗人、写作者去参与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维权活动纯属出于个人良知而为的正义举动,从中我们看不到任何过错或有违法律的东西,可是,他却显然是为当局带走了,然后失踪了。40余天的失踪,40余天的毫无音信,40余天的令人担忧,还有什么呢?还有可能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家人对他的遭遇或者一无所知或者无可奈何。这位出生于云贵高原上的俊秀的青年(在这里我仅此是指他的文章俊秀,我没见过小戎的面及照片),他的父母及其他亲人朋友,谁不在为他的安危担着心呢?

40余天失去自由,完全处于与外界隔绝的状态,他面临的是一些什么东东呢?那些与他相伴的人是一些什么人呢?他们将对他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这位勇毅无畏的青年又在想着什么与做着什么呢?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在猜想着,只是在让想象力穿过重重的障碍物而达于小戎所在的地方作充满着关切之情的搜寻。

当然,我从不怀疑,欧阳小戎会自近乎荒唐离奇的失踪状态之中重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重回到他的亲人与朋友之间,但是,时间呢?在一个怎样的时点之上,他能够重获自由呢?那些有权力决定一个无辜的青年的人身自由的人们──他们的决定权是以粗暴非法的剥夺人的最基本的权利为前提的──他们将如何作出他们的决定呢?我不乞求,我不哀告,即使我之于小戎具有着他的亲人一样的情感,我也不会为了小戎去向什么人什么势力什么东西乞求宽恕以还小戎自由,我将高叫,我将喊呐,我将向伟大的正义与悲悯之神呼吁,我将向这世界上尚有良知的人们呼吁,关心这个青年,关心欧阳小戎这个仅仅凭着良心去做一件他想做的事情的可敬的青年。为了他,让我们同声呼喊:还他自由,还这位自由的写作者、思想者,年轻人以他应有的自由。

那些有权决定他的失踪同时有权决定他的自由的人们,如果,你们还知道人类的最基本的生活准则的话(那些最基本的生活准则保障着人们最基本的自由与权利),如果,你们还能够尊重现行的法律与道德规范的话,如果,你们还不至于荒谬到无视人类一切合理正义的规范的程度,你们应该立即恢复欧阳小戎的自由。要知道,一个只运用强权就可以胡作非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人民已经醒来,人民已经初知他们的权利──包括他们的自由。所有粗暴地无理地违反人权法律的行为都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受到主持正义的人们的同声谴责,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荣誉可言,除了与荣誉相反的东西。

我所以写下以上的这些文字,归根到底系出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遭遇不幸的人的关切,我并认为,这样的关切是符合人类的正义与良知原则的。

民主论坛2006-04-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