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2

image

“康国雄故居”为鲍彤所题字。(记者乔龙提供)

北京、重庆等的民众数日前举行纪念康国雄逝世一周年追思会。1月30日在北京,有康国雄生前好友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学者盛禹九,刘家驹等近五十人参加纪念活动,回顾康国雄先生一生的坎坷,他对生活和民主的执着。在重庆,1月29日中午,有数十位公民纪念康国雄逝世。

1月30日是被人称为蒋介石“干儿子”的康国雄一周年忌日,中国民间多地举行小规模的纪念活动,有的以茶话会形式进行。康国雄的儿子康宏通2月2日告诉本台,当天有近五十人参加纪念父亲的追思活动,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等人也参加了活动并发言。他说:

“邀请的都是生前好友,有四、五十人,在一个地方。在北京,我们大家搞了一个简单的纪念。我父亲的同学刘家驹先生,特别要发言,他们有七十年的友谊,他把(康国雄一生)整个过程追忆了一下,非常动情。因为是追悼,大家主要围绕我老爸的情况谈了一下,后来鲍彤也说了一下。在此之前,我老爸住的房子,我请鲍彤先生写了‘康国雄故居’,我非常感激”。

学者盛禹九在康国雄逝世周年追思会上称,康老在文革中受到批判和冲击,最主要的一个罪名是“蒋介石的干儿子”。这是一个“莫须有”的伪命题。康老和蒋介石交往时,只有12岁,那是抗战期间在重庆郊区的一次偶然的邂逅和交谈,这个聪明、口齿伶俐的孩子得到蒋介石的喜爱,有过接连几次的散步和闲聊。老小两代人之间的玩耍互动,没有、也不可能有政治和经济上的内容。恰恰相反,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学生运动中,康国雄是当地参加和领导“反蒋”活动中最积极的一分子。没有确切的证据,康老在五十年代,硬是被人们说成是“蒋介石的干儿子”,在文革的“暴风骤雨”中,成为被打倒、受批判、被抄家的“罪人”!

康宏通说,担心追思会被取消,因此只邀请少数人参加:

“北京这边有四、五十人,没敢多请,因为怕官方不高兴。鲍老只是谈了一下,说他这次来,没有盯梢的,因为是(北京)开两会吧,恐怕他们也顾不上”。

在康国雄的出生地也有纪念活动。1月29日中午,重庆公民数十人举行追思会,纪念康国雄逝世一周年,参加者每人胸前都佩戴白花,一起在康老遗像前默哀,鞠躬。参与者代表在会上齐读齐英俊写作的《康老,我们心中一面抗争的战旗》,赞扬康国雄一生追求自由、民主、宪政。

信奉三民主义的大陆泛蓝联盟重庆成员张起,曾与康国雄有过多次接触,他2号对本台说:

“这两年,大陆的民国热和对康老先生的追思和纪念,表达了共同的情绪或盼望。就是对中国两百年来的近代史有一个反思。归根结底是对当下政治的反思,是对台湾政体历史地位的评价的一个反思。到了21世纪的今天,中国大陆面临各种社会问题的时候,台湾的政体会成为他们(民国粉)的一种对中国大陆未来的展望、盼望”。

去年1月30日,康国雄因心脏衰竭在北京辞世,享年86岁。北京各界及康国雄生前好友约三百人到八宝山殡仪馆出席遗体告别。康国雄的父亲康心如是位大银行家,早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参加过辛亥革命,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嘉华)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