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号称“四个坚持”,其中一个是坚持毛泽东思想。其实如今的中共当局早已把毛泽东第二次扔进茅坑了。

毛泽东说过:“从古以来,创新思想、新学派、新教派的都是学问不足的青年人,他们一眼看出一种新事物,他就抓住不放,向老古董开战,有学问的老古董总是反对他们。孔子从二十岁才开始,创学派,收门徒。耶稣有什么学问?他创立的基督教,还不是流传至今。释迦牟尼十九岁创佛教,孙中山年轻时有多大学问,不过是高中程度。马克思开始创立辩证唯物主义时,年纪也很轻,他的学问是后来学的。他写共产党宣言时,不过三十岁左右,已经创立了新的学派。他在二十九开始着书立说,他批判的人,都是当时一些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和哲学家,如李嘉图、亚当史密斯、黑格尔等。在历史上,总是学问少的人,推翻了学问多的人。”

类似的话,毛泽东还说过许多遍,但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居然没有一个人肯听的。现在就有一大批年青人是堪当大任的,可是中共不单不重用他们,连“轻用”也不肯,还把他们赶走,甚至希望“他们死在美国”,用心何其毒也。

比如说,李昌平是当总理的料,他对“三农”的了解、关切和决策,比朱鎔基和温家宝这班吹牛大王不知要强多少倍。但忌贤妒才的中共反动派竟容不下他,竟用流氓手段迫他挂冠而逃,以致流落海外,楚材晋用的去为“帝国主义的慈善”机关效劳,反过来与伟大的党争夺贫下中农,大挖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墙角。

焦国标也分明是中宣部长第一人选,但刘云山、吉炳轩之流,却死霸茅坑不挪位。四十岁出头的焦国标,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博士。焦国标以多产杂文闻名中国文坛,凭着“写杂文进北大”。特别《讨伐中宣部》和最近《中宣部猪嘴伸进了清水盆》的抛出,把中宣部骂得狗血淋头,使得他大名远播,天下震动。可见他不但比孔夫子、耶苏、孙中山、马克思高明,也比下笔不能成文,开口结结巴巴、不学无术的刘云山、吉炳轩高明得多。

对于焦国标的讨伐和臭骂,中宣部已经束手无策,方寸大乱,便知刘云山之流的黔驴技穷了。既不战,又不和,既不走,更不降。确实从阎王殿沦落为更不堪的又髒又臭的老母猪了。

一个有六千多万党员的执政党,对着一个文弱书生的挑战,居然不能出手应战。既不敢逞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之凶狠手段,也不敢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文明办法。只能用见不得人的下三烂流氓手法,一步步地把他阴乾、挤走。

中共权贵集团如果稍有羞耻之心,早该鞠躬下台,还政于民了。因为他们已经玩了几十年,事实証明他们这个集地痞、流氓、土匪、汉奸于一身的法西斯集团,根本没有治国的本事,也没有治国的愿望。这只要看看几十年来的无案不翻、无反不平的胡作非为,三年人祸中饿死四千万人惨剧,便知其天良尽丧了。

中共即使不肯下台,但为了保权计也应知收罗人才以为己用的道理。可是中共一小撮不此之图,偏要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把所有的人材、精英或投入监狱,或遗之山林,或高墙圈禁,或驱赶海外。再一次重複历代独裁统治覆灭的閙剧,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焦国标、李昌平、余杰、刘晓波、王金波、颜均、徐永海、杨靖霞、张林、赵昕、瞿延来、高智晟、陈光诚等千千万万知识精英、青年才俊成为共产集权的掘墓人!

23-nov-200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