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三山五岳之主
王国
永恒的宁静
骄傲,和
秩序
被从身後打来的
那老谋深算的文明
击中,你没有时间舔舐伤口
羞辱与慌乱,奔突
甚至含恨背弃世代的领地

逃逸,是唯一“生还”的出路
耻辱丶悲愤与仇情
都淹没在剧痛与硝烟之中

血,侵染所有的山麓
你无奈地趴下,争取
最後呼吸的那一次机会

伸出尖长却乏力的爪子
在空中摇拽,像根娇小的草芥

那拿枪的高大身影
和她最现代的全副武装
罩住
你整个 的世界,你
不知道她从哪里来,以及
到底有何打算

她把你扛在枪筒上
再扔进油锅
却不真心品尝和体会

你,永远只是个靶心
画板或练拳的沙袋

用尽最後的一口气
你竖起那满是血痕的伟岸躯壳
呐喊——却失去咽喉与一丁点的声音

那雄性十足的远古长鸣
再也不会在山间河谷回荡

啊,好疼!好疼!

我一直目睹
你这狼狈屈辱的全过程

2016/2/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