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_2016-03-04截至2016年3月4日18:00,至少317名律师丶律所人员丶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丶传唤丶限制出境丶软禁丶监视居住丶逮捕或失踪

*说明:王宇丶包龙军被带走始於2015年7月9日,全国律师遭大规模约谈始於7月10日。另,2015年7月9日之前抓捕的,但与“709大抓捕”密切相关的吴淦丶翟岩民丶张婉荷丶刘星丶李燕军丶姚建清案亦包括在此。

【317名分类统计】(317人名单下载PDF

·已批准逮捕:19人

·刑事拘留:2人

·强迫失踪:2人

·刑事强制措施不明:5人

·监视居住:1人

·取保候审:9人

·软禁:1人

·限制出境 :36人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 (已获释):266人

*注:其中22人同时被归类在两个分类;1人同时被归类在三个分类。

【28名仍被羁押或失踪的名单】(个案详细资料下载PDF

·已批准逮捕:19名

10名律师:①周世锋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谢燕益⑥谢阳⑦包龙军⑧李春富⑨李姝云⑩刘四新

2名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②高月

1名律所人员:①吴淦(屠夫)

6名其他公民:①勾洪国(戈平)②刘永平(老木)③林斌(望云和尚)④胡石根⑤尹旭安⑥王芳

颠覆国家政权罪:①周世锋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李春富⑥李姝云⑦刘四新⑧赵威(考拉)⑨勾洪国(戈平)⑩刘永平(老木)⑪胡石根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①谢燕益②谢阳③包龙军④吴淦(屠夫)⑤林斌(望云和尚)

帮助毁灭证据罪:①高月

寻衅滋事罪:①尹旭安②王芳

·刑事拘留:2名

1名律师:①张凯

1名公民:①张崇助

·强迫失踪:2名

2名公民:①幸清贤②唐志顺

·刑事强制措施不明:5名

5名公民:①翟岩民②张卫红(张婉荷)③刘星(老道)④李燕军⑤姚建清

709_2016-03-04【具体进展通报】(2016.02.20-2016.03.04)

【解聘】:神秘的“字条”
1.李贵生律师收到张凯的字条“你不适合做我的律师,故予以解聘”。
2.赵威母亲两次从官派律师董亚南手中看到赵威的字条“我不要我父母找的律师(意)”及“转告家属不要律师(意)”。
3.李斌要求高月家属来天津当面明确是否承认後介入的天津律师。
4.赵威母亲与官派律师董亚南见面2次,
5.就解聘律师一事,李和平妻子发表声明,李和平的辩护律师丶高月的辩护律师均提出控告。
6.截至目前官方称“被解聘”的律师:文东海(王宇)丶蔡瑛和马连顺(李和平)丶覃臣寿(张凯)丶尚宝军(刘永平)丶王磊(刘四新)丶李柏光(谢燕益及胡石根)丶杨金柱(周世锋)丶陆智敏(李姝云)丶任全牛和严华丰(赵威)丶王飞(高月)丶纪中久(勾洪国)丶李贵生(张凯)。

【承诺】:官派律师可以办取保

2016年1月29日与2月22日,天津市公安局员警李斌告知赵威母亲:家属要好好和律师董亚南沟通,理解她丶依靠她,保证对赵威有好处,估计不到一个月就能出来。可以为赵威办理取保候审。

【舆论】:播放“认罪”视频;律师界及宗教界组织“学习”

2016年2月26日,浙江省温州市地方媒体(温州网丶温州电视台)发布《温州“张凯案”真相》一文以及播放张凯“认罪”视频。温州市律师界丶宗教界人士当天迅即组织观看“张凯案”相关纪录片。

【羁押】:监视居住→刑事拘留;秘密→公开

在秘密羁押6个月後,张凯律师的强制措施於2016年2月26日21时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更为刑事拘留。

【会见】:仍然“有碍侦查”

2016年2月24日,谢阳律师的辩护律师张重实丶蔺其磊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因谢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於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决定不准予申请人(张重实丶蔺其磊)会见谢阳。”

【株连】:12名辩护律师被限制出境
1.2016年3月2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文东海被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
2.截至目前,共有12名“709”系列案件的辩护律师被限制出境,分别为:文东海(王宇)丶蔡瑛(李和平)丶李方平(吴淦)丶李国蓓(高月)丶燕文薪(吴淦)丶葛永喜(陈泰和)丶刘正清(王芳)丶葛文秀(刘四新和翟岩民)丶蔺其磊(谢阳丶张皖荷和尹旭安)丶任全牛(赵威)丶冉彤(幸清贤和隋牧青)丶覃臣寿(张凯和唐志顺)。

【监督】:检察院称“你反映的问题不属实”

2016年2月24日,就张重实律师控告“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未告知家属及辩护人指定监视居住场所及案件有关情况,并阻碍辩护人依法行使诉讼权利,请求检察机关依法监督”一事,长沙市检察院《答复函》称:“你反映的问题不属实,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没有违反法律规定。”

【公开】:公安称“你申请的资讯不属於政府资讯”

辩护律师吕洲宾曾於2015年12月14日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申请政府资讯公开:①包龙军的身体状况;②监视居住的地点丶居住生活条件;③包龙军的伙食状况;④包龙军的衣物丶着装情况;⑤案件里不涉及国家机密丶他人隐私丶商业机密的资讯。随後收到的回复是:“你申请公开的资讯不属於政府资讯,我局对你申请公开的资讯不公开。”

【过节】:家属于高墙外喊了亲人的名字

2016年2月22日元宵节,赵威父母,王全璋律师的夫人丶孩子和姐姐,李和平律师的妻子和女儿,以及戈平的夫人,在看守所接待大厅陪亲人过节,并在看守所高墙外面喊了亲人的名字。

【银行卡】:不同意给的,是丈夫还是公安?

2016年2月中下旬,王全璋太太向天津市公安局提交申请,要求取回身份证丶户口本(小孩要上学)丶银行卡(生计所迫),同时也给王全璋写了一封信。终於在3月4日,天津市公安局李斌给李文足出示了一张王全璋写的字条,大意是银行卡交公安机关保存。不允许李文足拍照。李斌表示:这是他本人的意思。

【人道】:妻子临产前索要丈夫授权书被拒

因2016年3月2日是预产期,谢燕益太太原珊珊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及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提交家属会见申请,希望可以让谢燕益承担作为丈夫丶父亲的责任,拿到一份授权委托书。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推诿。天津市公安局员警李斌则要谢燕益太太“找亲属”,後打电话给谢燕益哥哥,最後称“谢燕益的授权委托书绝对不会给”,然後避而不见。

来源: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