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歌辞作协副主席惹联想
荊歌2014年曾在港當訪問作家,並接受電台訪問。(香港電台網頁)。图片RFI/麦燕庭提供(DR)

在中国言论自由日益收紧之际,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荆歌以公开信形式在个人微博请辞,声言作协副主席之职令他产生「不洁之感」,既有愧疚感和污浊感,于是请辞。网友对此多表支持,但亦有人冷嘲热讽。

作为体制组织,苏州市作家协会日内将进行换届改选,该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荆歌昨(12日)在微博贴出发给苏州市文联、题为「辞职声明、广而告之」的辞职信。但有趣的是,中国百度搜寻器上,荆歌的介绍,只余「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没有他的作协职务。

在辞职公告中,荆歌声言,当上市作协副主席「匆匆已十多年」,最初新鲜,「渐渐审美疲劳」,如今只想「弃之如敝履」,因为该职一无工资、二无权力,更不能为文学事业效犬马之劳,「于人于己,全无益处」,只是浪得虚名,常常深夜想起便羞愧难当,近来「突然对这个职务(仅限于我)有了不洁之感」,但他随即补充,这感觉「纯属主观,与事实无涉。」他续称,既然有了「愧疚感、污浊感」,便要解决,以免得上强迫症。

荆歌其后意有所指地说,曾梦见自已当上主席,吓醒「一身冷汗」,现在回想,实在可笑,因为职位并非洪水猛兽,反正正副主席都只是一个职位,「当便当了,不当便去」。

在中国当局一面大喊「文艺复兴」、一面大力打压敢言者的情势下,荆歌高调请辞引发不少联想,他过去的帖文只有个位数的转发量,但辞职声明则有四百人转发,亦有一百多人评论,当中,大部分人予以支持,「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人」,称赞这才是「真正作家」,而网友「王雪呆呆」更留言:「君言不涉事实,观者也无纠是非,然文人存留些许任性、些许清高、些许不羁、些许豪迈、些许骨气,千年文脉不断也!」;不过,亦有少部分人发出嘲讽,认为辞职不应高调公开,网民「秦岭山娃一声吼」说不评论,但又写道:「还是不言的好。即使言,要么婉言,要么直谏,还算对社会有正能量。」

至于在风急浪高之际公开请辞,会否被指添乱?荆歌认为,若中国当局讲理,便不会乱扣他帽子。

现年五十五岁的荆歌,生于苏州,曾任职教师,其后专注写小说,着有《枪毙》、《鸟巢》、《爱你有多深》、《八月之旅》等小说。2014年曾经以访问作家身份留港。

来源: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