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王荔蕼1因病获准监外执行的中国知名媒体人高瑜,近日于中国全国两会期间,在两名北京国保的陪同下“被旅游”至云南,并在大理与两名异见人士会面。为防止高瑜与更多异议及维权人士会面,翌日凌晨,国保匆忙将她带往丽江、辗转香格里拉、昆明,日前返回北京。

中国知名媒体人高瑜被以“泄漏国家机密罪”羁押一年七个月并判刑5年后,因健康原因被批准监外执行。在刚刚过去的两会期间,和其他许多维权人士一样,高瑜也“被旅游”,去了云南。

在大理与高瑜会面的维权人士王荔蕻3月18日向本台表示,他们只在下午见了一面,吃了顿饭,第二天凌晨,高瑜就被两名陪同的国保带走了。她介绍说:
“她(高瑜)走到昆明的时候,我们联系上,来(大理)以后就给我发了个微信,我就过去了。他们在那儿吃饭,结果我一看,跟着的那个国保是我们开玩笑叫客户经理,就是在北京专门跟我的国保。我们就在一块儿一起吃了顿饭。本来我们还说给高大姐安排一个海景房,好好住两天,结果到凌晨的时候,听说他们接到北京方面的电话,知道跟我见面了,一早就把高大姐往丽江方向带走了,就不敢让我再见了。”

王荔蕻告诉记者,吃饭期间高瑜谈及被关了一年七个月,还因为案子连累亲人,不仅儿子一度被抓,连弟弟也因担心她而患病,令她感到十分愤怒。高瑜还谈到自己在被羁押期间曾四度心肌梗塞,但至今仍不被允许赴德治病:

“她精神还好,但是关了她1年7个月,肯定很愤怒。当局也没有任何她的证据,觉得她挺有影响力,要整她,所以最开始把她儿子也抓了,所以她没办法,她就那么一个儿子。而且这次出来是她弟弟陪着出来的,她弟弟在她进去以后,也是着急,一下得了肾癌。他们就姐弟俩,关系非常好,她就非常生气。高大姐说她在里面四次心梗,非常危险,雨桐也给她联系了上德国看病,但是当局就一直不让她出去。”

王荔蕻说,得知高瑜“被旅游”到云南,一些朋友也纷纷赶来想见一见高瑜,但未能成功: “有几个网友,像朱承志,还有郭联辉律师,他们几个从昆明就知道高大姐来了,就一路就追过来。本来想在大理见一面,追到大理,高大姐已经走了;然后他们又往丽江追,追过去但国保肯定不能让见了,最后也没见上。高大姐又到香格里拉,反正他们就一路急急忙忙的,然后又回昆明,又从昆明回到北京。”

据悉,目前高瑜已在北京,或会于当地医院住院治疗。

关注事件的德国媒体人苏雨桐3月18日向本台表示,虽然高瑜“被旅游”是当局一贯的维稳模式,但这样的行为事实上已经戳破了他们自称“自信”的谎言。

“高瑜本身就有疾病在身,可是因为担心她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或者媒体找到她家里,他们做了万全的准备,将所有进入他们名单的民主人士都送到北京之外,这就是他们要做到铜墙铁壁,防御这些人接受采访。虽然是常规的维稳模式,但我想对于她(高瑜)这样一个个案来说,他们更应该把她送到医院而不是带到云南。中共当局这样一个维稳模式下面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像他们所说的对政权的自信?我想透过这样一个不自信的行为已经把这个谎言戳破产了。”

苏雨桐又指,国保既然能把高瑜送往云南“旅游”,也能把她送去德国“旅游”,苏雨桐呼吁,当局应当尽快允许高瑜前往德国看病。

今年71岁的高瑜曾担任北京的《经济学周刊》副总编,于1989年6月3日被捕,1990年8月获释。1993年10月2日,她再次被捕,并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没收800元“赃款”;1999年2月因保外就医获释。2013年,当局指控高瑜将一份中共党内文件泄漏给境外媒体,一审判处她7年徒刑。去年11月26日,北京第三中级法院二审改判5年,同日裁定监外执行。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吴晶)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