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去世时给夫人留下遗嘱,说等她死后,她可以把家里的黑奴解放掉。华盛顿去世第二年,夫人就解放了黑奴。有人问她为什么这么急着解放黑奴,她说:“我不想活在那些盼望我死的人当中。”中国的权贵则相反,好像他们最大的快乐和胜利就是尽可能长地活在盼望他们死的人中间。

我说雷锋是皇帝的新装,是五毛的鼻祖,有网友纠正道:“别这么说,雷锋未必就不好,只是被坏人搞变形了。”我回道:“我说的就是被坏人搞变形的雷锋文本。谁读过天然的雷锋文本?”

汪洋说:“改革实际上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这话不彻底。实际上,割的不是“自己的肉”,而是此前多吃的人民的肉(长在了利益集团身上),今天要把它割掉还给人民,这叫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必须有这个高度!要以赎罪、愧疚之心割肉,而不是怕疼舍不得割肉,更不应拒绝、反对割肉,甚至拼死抗拒割肉。

我发一微博:“温家宝当了十年总理,我当了九年无业游民加政治贱民。他的总理任期满了,我的无业游民加政治贱民的任期何时满呢?”有网友跟帖说:“焦老师你讨伐宣宣得罪上面了。”我回帖斥责:“什么上面下面的!我在上面,他们在下面。知道吗?不是我得罪他们,而是他们得罪我,得罪人民,我才翻脸讨伐他们。你这气概不行。我无业加政治贱民,只是一个事实而已,并不可怜兮兮。我快乐极了,可怜兮兮的是他们。”被我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一激,这位网友立马也昂扬起来,回道:“你的不羁,造就了内心国王般高贵。无业游民又如何?你是中国民主自由皇冠上一颗明珠!”

河南周口市长岳文海推行平坟激起民恨,民间自组平坟团,在岳家祖坟上插上铁锹,打起横幅“岳文海,你要叫你回去平坟!”并把照片发到网上,引起网络轰动。这种做法非常棒。河南应该多出有血性,有理性,有行动力的活动家,让河南人无血性,无理性,奴性,官本位等等劣根性见鬼去。有网友说,还应该盯住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祖坟,要挖掉,要用火烧掉。我回帖表达看法:这是发泄仇恨,不足取,还是平坟团做的对,铁锹插上他的祖坟就差不多了。假如他怙恶不悛,不知收敛,继续与民意为敌,再采取进一步行动不迟。暴戾之气非社会之福。也有网友支持平坟,反对土葬。我回应道:“可以呀,你把你爹你爷的坟平了,没人管你,那是你的自由。别人家的坟,你无权处置!这两者要分清楚。卢展工若平他自家的祖坟,河南人屁都不会放一个,可是他要平河南人的祖坟,河南人就不能不说话。他没这个权力。”另有网友支持平坟的理由是,认为坟地糟蹋大好河山。我骂他:“你这么说,真是罪孽!你是坟里躺的人的儿孙,你家祖坟里埋的不是你家的死狗死猫,是你的死爹死爷。你的死爹死爷糟蹋了你的大好河山?你的大好河山哪来的?你的大好河山本来就是从你死爷死爹手里继承的,他们就是死了也该占块地儿。坟头它不仅不糟蹋大好河山,反而点缀大好河山,我看坟头很好看,令生者参透生死。有网民说:”平坟复耕,利己利人。“我回道:”你娘屁股上那道沟也应该平掉复耕,种一颗小麦,利国利民利你家!“《人民日报》、新华社都反对河南的平坟运动,而河南省的几家报纸《河南日报》、《大河报》、《河南商报》、《东方今报》等竟然刊发同一篇文章,为平坟辩护。河南是河南人的河南,不是浙人卢展工的殖民地,决不允许卢展工践踏一亿河南人的民意。河南媒体的总编们是河南人,不应该做殖民者卢展工的傀儡孙子。如果让民众投票决定是否平掉自己的祖坟,他们绝对不赞成平坟,可是一个卢展工发号施令,河南全省一亿人的民意就全他娘的作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决策机制?!只有地方高度自治,才有合民意的政策出台。

今年植树节期间我将回老家栽树,造一片三亩地的白皮松林。这可能是全国最大一片个人造的白皮松林。白皮松是长寿树,我将这片松林作为心礼,献给我们百年千年后的后裔,以迎接他们接续我们来到这个令人留恋和热爱世界!我爱你们,我看不见的子子孙孙!这片松林,是我伸开的双臂,伸向未来深处,去拥抱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后人!我甚至希望自己化成一棵松树,被人植在那里,那么长寿,看人事代谢。有网友问我:“回家植树要不要帮手?如果人人都有如此情怀,何愁祖国大地不绿水青山!”我说:“谢谢你的理解!家里有帮手的。等我栽的松树长成森林,再请你去听松涛。”绿色在心中,自然清静,造一片绿荫,覆盖人间。我鄙视名车,鄙视名牌,我爱森林,我爱我们每个人的后裔。一位年轻的女性网友回应我:“你三分钟看透庸碌人的一生,而我们用一生也无法看透你的三分钟,去爱远到看不见的未来后裔,去爱脚下幻境里失真的土地。我们爱你,焦老师!”另一位网友女孩跟帖道:“我也爱你。不过我更愿意叫您先生!”

第一,执政党下台了,不执政了,不等于亡。第二,执政党亡了也不等于国亡,比如今天的俄罗斯。第三,国亡了也不等于民族亡。犹太亡国几千年,民族还在。大元灭亡了,蒙古族还在。大清国灭亡了,满族还在。

一个大二学生网友如此谈莫言:“爷不喜欢莫言,他刻意逢迎西方,刻意逢迎崇洋媚外的西方狗狗,刻意逢迎所谓的普世价值。”我问他:“你一个大二学生,谁教你的这套说辞?还是你自己脑子里长出来的?”他说:“我个人觉得的。莫言作品的低级趣味迎合了资本主义腐朽没落的一些东西,甚至他的获奖也掺杂了很多政治成分,这只是我个人肤浅的见解。我是个学生,有说的不当的地方,请老师见谅。”我不客气地教训他:“你见过资本主义吗?世界上还有比你身边的社会主义更腐朽没落的东西吗?孩子,要多多看,快快想,慢慢说,别整天拾人牙垢!”

我写了一幅书法:“诗意地安居于绿窟黛海。”有网友问我:“焦老师是在偷诗?”我回道:“怎叫偷诗?这真正是我自己的创造。绿窟黛海这个词根本就是我的发明。你去查工具书,词典,词源,辞海,绝对没这个词。这是我造的。2005年我客居华盛顿DC,郊区的房子就像在森林里伐木掏个窟窿然后塞进一座房子。对此森林环境,我发明一个词,叫做绿窟黛海。”

有人抱怨中国人的生活中求人的事太多了:孩子生得好要求人,病了治得好要求人,死了烧得好埋得好要求人,上好学要求人,找好工作要求人,职务职称晋升要求人,求人成了生活常态。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到哪个关口都是共产党把持。一党独裁存在一天,中国人就不得不到处求人一天。有人说求人的都是老百姓,有权有势者不用求人。错!一党独裁天生就是一个求人的体制,不在你是普通人还是权豪势要。在这个体制之下,人人都得求人。李鹏想要李小鹏晋升省长,得求人。薄一波想让薄熙来进中央,同样得求人。

《纵览中国》首发:Sunday,August 17,201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