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7

郭飞雄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

*4月26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在阳春监狱会见郭飞雄后呼吁关注他就医和生命安全*

北京时间4月26日上午郭飞雄(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在广东阳春监狱医院监区会见被判刑六年的维权人士杨茂东,她得知杨茂东消化道出血加剧后,与律师紧急呼吁狱方尽快将郭飞雄送医检查治疗,并呼吁外界高度关注郭飞雄就医和生命安全。

*杨茂平: 他说一年来间断有稀水样血便,近日加重,咽喉和口腔都有出血,走路摇晃*

26日当天杨茂平接受了我的采访,谈会见情况。

杨茂平:“进去时,我还没开口,就看到杨茂东的脸色……上次张磊律师不是说‘惊人的苍白’吗,我当时还不相信,现在我看比张磊律师描述的还要糟糕,还带着晦暗,比上次我见他更消瘦了。杨茂东说‘姐姐,我的身体出现了大问题’。

我说‘我一看你在医院监区里,就知道了你身体出现了问题’。

他说‘一年来,间断的有稀水一样的血便,但是现在严重了’。4月19日那天,他便血加重,并且咽喉部和口腔都有出血。他还说,在昨天有一个叫刘干事的人去跟他谈话……可能是我申请了星期二(今天)见他,刘干事跟他谈话时,他竟然站不起来,并且走路摇晃。”

*杨茂平:他向医院申请检查,医院说“只要刘干事同意”,但刘干事没同意他做检查*

杨茂平:“我说‘我给你寄的有钱,为什么不做身体检查?’他说‘人家不让’。他在监狱监区里有两个警察专门管他,他跟警察说‘我需要身体检查’,那两个警察说‘医院不归我管,我只管你这边’。他就向医院方面申请,医院说‘只要刘干事同意’,但是刘干事没有同意他做检查。

我听了这些,就知道问题有多严重。

他说‘假如我在这儿出了生命危险,要是得了绝症,要直接告发监狱领导’。

他说‘你要向外界说我的病情到了多严重的程度’。他怕我忘了,还赶快叫我走。监狱这边也不让我延长时间,我在那儿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杨茂平:联络律师并与狱政科交涉,狱政科不跟我正面谈杨茂东身体问题,老扯远*

杨茂平:“我出来了就给张磊律师打电话,我说‘张律师,有可能你们就提前来吧。我就把杨茂东的状况跟他说了。张磊律师说他跟李金星律师商量。

接下来,我就给狱政科打电话说‘我需要跟你们沟通’。狱政科第一次我见到的三个人同时来了,我跟他们说杨茂东的身体状况,他们就不跟我谈正面问题,跟我说‘杨茂东不剃头、不下楼……’这些问题。

我说‘我现在谈的是杨茂东身体状况问题’,他们老给我扯远,我就弄到正题上面。

他说‘杨茂东没跟我说他身体出现了问题’。我说‘我跟你说了。我2月29日就跟你说了’。

他说‘杨茂东有劳动能力不劳动。’

我说‘他没有劳动能力,你们查一查他的腰椎,确实没有劳动能力。我是个医生,我说话是有依据的。我现在说他的腰椎有问题,失去了劳动能力。你们就给他做一些物理检查,证实我说的不是谎话,我要求过’。”

*杨茂平:他们有摄像头对着我,我2月29日就申请给他检查治疗,今天再次申请*

杨茂平:“我跟他们说‘这次你说杨茂东没跟你说,我今天郑重地跟你们说,杨茂东出现了大问题,他那便血、间断的稀水样的血便就是大问题。我现在向你们要求,这可要负责任的。我弟弟要是出现大问题,你们都要负责任。前面孙志刚案件就在我们眼前,谁都难逃其咎。现在要把我弟弟的身体问题搞清楚。我建议,向上级医院转院,做一些具体的胃镜、肠镜方面检查。’

我说‘我是这样要求的,你们有摄像头对着我,这是最好,把我说的话都记下来。我们言行都一致,我申请了的。我2月29日就申请了,我今天再次申请。我弟弟要是出现什么事,当事人都要负责任。如果谁要再不做这事,这个责任……’

他说‘他没有晕倒’。

我说‘晕倒了就晚了。一个人晕倒了再去治疗,晚了,我不希望出现这种事’。

还有一个住的问题。杨茂东说‘我住的那个屋感到呼吸困难。四个人住7.5平方米房间’。我说‘杨茂东,你这种呼吸困难,一方面你贫血严重,呼吸就会加速……’;另外房间太小,连窗户都没有,这个问题我也跟他们说了。”

主持人:“您有没有问,他现在有没有放风?”

杨茂平:“放风半小时。他说‘(一天)有23个小时是在那个小黑屋里面’。我跟杨茂东说‘为什么不去检查?’杨茂东说‘人家不干,人家不给检查,刘干事……’。

我说‘这个刘干事也太胆大了吧,他担得起得这个重大的责任?’”

主持人:“他(刘干事)叫什么名字啊?”

杨茂平:“他们统统不跟我们说名字,只说姓氏。这个刘干事是杨茂东最接触多的,才知道他叫刘干事。

我还跟他们说‘你们如果搞不定这件事,向你们的上级反映,向广东省监狱局反映。”

主持人:“你们会见是隔着玻璃吗?”

杨茂平:“隔着玻璃用电话通话的,到时间他们自动停止了。”

*郭飞雄和郭飞雄案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今年50岁,。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经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酷刑,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2006年9月他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2011年9月13日郭飞雄五年刑满出狱。

2013年8月8日又被抓捕。案涉郭飞雄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和“八城快闪”,呼吁新闻自由,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2015年9月11日总部设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将“2015年人权卫士奖”颁给郭飞雄。

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2015年11月27日上午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开庭。郭飞雄被法庭临时增加一个罪名“寻衅滋事”,判处有期徒刑共六年;孙德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二人当庭表示上诉。

2016年1月22日,郭飞雄、孙德胜的辩护律师拿到郭飞雄、孙德胜案上诉二审裁定“维持原判”裁定书。

郭飞雄被羁押在天河区看守所两年半时间里,一直没得到过放风。2月21日他被转到广东阳春监狱服刑,他和律师正在准备申诉。

*张磊:现在最重要是要挽救郭飞雄的生命,需外界非常多、非常大关注,甚至外交出面*

2016年4月26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得知郭飞雄消化道出血加剧后,联络了张磊律师。

我当天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张磊律师。

张磊:“从郭飞雄的姐姐跟我谈话中了解到他的身体状况,我们也是今天刚知道他这个情况。

其实以前会见时感觉他身体状况非常差,这次他姐姐去,知道他已住进医院监区,目前身体有几个部位出血这非常严重的状况,我们计划近期去会见。

我们提出给郭飞雄做检查治疗,与家属提出的要求都一样,因为这是基本要求。即使没有家属要求,没有人来要求,监狱也应当主动做。

我们会尽快去会见,了解他在狱中身体状况、治疗状况,怎样服药……根据他的情况,在法律上为他争取更人道的待遇。

郭飞雄案的申诉状正在准备中。他目前这个状况肯定需要外界非常多、非常大的关注,甚至需要外交出面。如果是这么严重的情况,说不定他就很危险。立即要求给他监外执行,送医院进行抢救性治疗,都是马上应当做的。

郭飞雄身体几个部位出血,确定非常严重不适合关押的话,监外执行肯定是应当的。我觉得现在其它情况(读书等)一点都不重要了,现在就是要挽救他的生命。

我今天听到他这消息心急如焚,在想包括家属律师外界朋友怎么做当前最紧急的这件事。有什么消息和行动我们都会主动公开。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附录】

关于立即对杨茂东进行诊断治疗的家属要求书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李景言局长:
我是被迫害于广东省阳春监狱服刑的杨茂东(又名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2016年4月26日上午10:00,我在广东省阳春监狱见到我弟弟杨茂东。我看到杨茂东比2月29日我见到他时更加苍白、消瘦,并且面色晦暗。不等我开口,杨茂东就告诉我他的身体出大事了,由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极其恶劣的羁押条件,他近一年来断续便血或稀水样血便,到监狱后,间断咽部和口腔出血,四月七日住进了监狱医院,四月十九日大出血,行走不稳。昨天和狱政科刘干事谈话时几乎站不起来。他在监狱医院被和四个人一起关在一个7.5平方米的没有窗户的房间,而且每天有二十三个小时都被关在里面。他要求进行相关身体检查,但是看管他的警察竟然说他们管不了。他向医生要求,但医院说必须要由狱政科刘干事批准了才行,而狱政科刘干事却就是不批准!

就杨茂东身体健康的事,我在2月29日和阳春监狱狱政科领导见面时就请求过,请求给杨茂东做一个身体检查,包括腰椎MR检查,因为杨茂东面色不正常。今天我再一次向阳春监狱狱政科领导请求,把杨茂东转到上级医院,做胃镜、肠镜、肺CT、血液化验,明确诊断及治疗。但狱政科领导说杨茂东没和他说,杨茂东要是晕倒了,会马上送医院的。这样的推诿答复让人无法接受。我说,任何一个人看到杨茂东现在的面色都会认为不正常,如果等一个人晕倒了再送医院恐怕就晚了。

作为杨茂东的姐姐,我强烈要求:
一,立即把杨茂东转到广州的大医院进行诊断和治疗;
二,对杨茂东进行胃镜、肠镜、喉镜、腰椎MR、肺CT、血液化验检查;
三,调查和追究阳春监狱狱政科刘干事及相关人员的渎职罪或虐待被监管人罪的责任(杨茂东病情恶化到这样的程度刘干事等人难辞其咎);
四,作为杨茂东的姐姐,我将保留进一步追究有关领导及直接责任人的各种责任的权利。
此致!

杨茂东姐姐(副主任医师):杨茂平

2016.4.27.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