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0

舒心:范炎培、张森根主编《岁月时时有光——110岁老人周有光访谈录》

范炎培、张森根主编《岁月时时有光——110岁老人周有光访谈录》

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生于常州,原名周耀平,起先“周有光”是他的笔名,“有光”后来成为他的号。他是一位著名的中国语言学家、文字学家,通晓汉、英、法、日四种语言。周有光青年和中年时期,主要从事经济、金融工作,做过经济学教授,1955年,他的学术方向改变,开始专职从事语言文字研究,曾参加并主持拟定《汉语拼音方案》(1958年公布),在他主导下,建立了汉语拼音系统。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中国大陆的语文改革。作家沈从文是他的连襟。

今年元月,周老就满一百一十岁了。他虽身居斗室,对天下大事、社会态势却了如指掌。无论是文字语言学、文化学,还是世界史或当代科学、人类发展及世界经济发展的规律,关系人类命运、中国命运的大问题,他都能深入浅出,尽抒己见。此书是第一本收录海内外采访周有光先生的文章合集。

舒心阅读这本书时,深深感到这位世纪老人能看透世事,是真正的大彻大悟。他身历四个朝代、精通四国语言,一生不做官不搞政治,但是,对政治问题仍有洞若观火的敏感。他在访谈中说,自己每天都读书。他说:“我是八十五岁才离开办公室,在家里以后,就不做学术研究了,随便看书、随便写杂文,主要是看世界历史还有文化,中国人不大懂文化学。现在很多人说,中国了不起了,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文化的中心跑到中国来了。这都是胡说八道。我就根据国际文化学者的研究写了篇文章。杨振宁他搞物理学的嘛,他这个人人缘不好,在美国大家都讨厌他,他觉得在美国没有趣味就回来了,先到香港,香港请他演讲,他不讲物理学,他讲文化、讲语言文字,讲了一大堆错误的东西,一个大笑话!”

他又谈到在文化大革命被三次扫地出门的悲惨遭遇时说:“我们这种知识份子是共产党不要的…我们家两次被扫地出门。什么叫扫地出门呢?就是家里面什么东西都搞光了。”

他还说:“我是搞经济学的,马克思主义它不要经济学家,只有政治经济学,最讨厌经济学家,经济学家知道共产主义的缺点。上海经济研究所的所长,我的好朋友自杀了,我在复旦的学生、好多博士生都受牵连,有一个博士生好得不得了,也自杀了。我都不知道,那三年时间是不能随便通信的。但我在北京改了行,不算我的帐了,上海好多经济学家没有讲错一句话,可是也变成大右派,因为你作教授不可能不写文章。你一篇文章,就是二十年监牢。所以,我逃过了一个反右。四川话这叫‘命大’,我的确是命大。”

对于现时的中国经济问题,他也有自己的看法:“今天许多人讲中国好起来了,经济好起来了,这是完全错误的,GDP不能讲总数的嘛。这就类似于毛泽东讲,我们一个人炼十斤钢,就比美国人多了嘛。我们人多,总量当然大,那有什么稀奇?(人均,每个人的平均)我们的平均比台湾四分之一还不到,差得远得很。稍微好一点点就拚命瞎吹牛,这是很可笑的。现在问题就是中国反对民主,共产党说民主不适合中国的国情。”

周有光老人的政治智慧和大胆敢言风格,在这本书中处处可见,的确令人钦佩。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