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迹象表明,台湾地区新当选的领导人蔡英文女士将于5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只字不提台海两岸和平基础和维持现状的前提“九二共识”。

我打电话责问蔡英文女士,为何不提“九二共识”?她说那是你们与国民党政府的共识。看清楚了,我们是民进党。我说你们要有信用,前后政府的基本政策必须继承和衔接。蔡英文说,习总你存心为难我,是不?我反问,此话怎么讲?蔡英文说,你可知道民进党的党史么?我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我回答,嗯,你们是以台独起家。蔡英文乐了,说,唉,这就对了。既然知道我们是台独起家,却要求我们承认主张“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你这不是存心为难我么?我说,那也倒是,都是我的不是,在这里向你赔礼道歉。蔡英文说,没事那我就忙去了。拜拜。没等我反应“咔嚓”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于是我召开政治局特别会议,讨论台湾地区新任领导人蔡英文不甩“九二共识”的问题。

我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大家听好了,都把手机关掉,认真听我讲话。”

五分钟之后,我说:“对岸蔡英文就职演说将放弃宣示‘九二共识’。大家有什么好主意?”

李克强还惦记着4斤肉的事情,说:“那个卖肉的也真小气。他随手扔一块肉给我就完了嘛,偏偏要说没刀。”

张德江说:“听说他是武警扮演的。”

李克强说:“武警扮演的就更应该拍我马屁了,否则怎么在武警混。”

俞正声说:“我却听说是莆田系的人冒名顶替的。”

李克强醒悟:“怪不得那么不懂规矩。”

我没好气地:“聊完了没?我在火里你们在水里,我急你们一点也不急。”

刘云山说:“哪里,我们也急。虽不至于烧死,但会淹死。”

众人笑。

王岐山看不过去了,说:“你们再不开会我走啦。我很忙,没功夫陪你们开玩笑。”

张高丽不满意了:“不就是双规抓人嘛,难度系数为零。”

眼看又要吵起来,我制止道:“每人讲一句,谁说完就放谁走。”

王岐山说:“我先讲。跟对方谈判,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愿意承认‘九二共识’。”说完就走了。

刘云山说:“想办法弄到她的讲演稿,我们根据她的讲演稿模仿她的声音事先录音,然后结合画面,把‘九二共识’塞进去。”

李克强说:“她不承认‘九二共识’很正常,承认反而不正常,就不是民进党。不承认就不承认。但仍然可以找到新的共识,寻找新的平衡点,以维持两岸不独不统的和平现状。”

俞正声说:“根据我的经验,先要搞清楚对方要什么,然后这不损害我方利益不丢我方面子的前提下,寻求共识。”

张德江说:“维持一定的武力威慑,有利于在谈判桌上取得有利地位。”

张高丽说:“他们把我的话都说完了。”

我想也是。便宣布散会:“会议到此结束,祝观众们晚安。”

By editor